• 第九章 谈崩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1445字

    余音走到天阑宫的时候,夏至已经吵着要见余音了。

    听见里面小娃娃吵闹的声音,余音急忙进去,一眼便看到了小娃娃哭的满脸的鼻涕泡儿的样子,东陵在一旁黑着一张脸,恼也不是,怒也不是。看到东陵与往日稳重所不同的一面后,余音一没留神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来了。”东陵在余音进来的那一瞬间便察觉到了,见她笑的开心,便也没有在意,开口问道。

    “娘亲今日来的好晚啊!”一旁的夏至见余音的注意力全被他父皇吸引过去,便张嘴奶声奶气的叫道。

    余音的注意力立刻从东陵的身上下来,几步走进夏至,放下手中的点心,一把抄起小娃娃,揉搓着他肉肉的小脸,笑道:“你个小东西,到底是着急我的人,还是我带来的吃食儿啊?”

    夏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咯咯直笑。

    等到夏至吃饱喝足,余音便哄他睡下。之前的毒性虽是除的干净,但是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夏至需要多多的休息。

    和东陵悄悄的退出来,余音偷偷地打量东陵,心想要怎么和他说宜生的事情。

    一旁的东陵看了余音的小动作,严肃的面庞有了些微微的松动。

    “想要和我说什么?”终于,东陵看不下去余音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了,便开口问道。

    余音想了想,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咬牙的说道:“是这样的......嗯,上次在落允山庄伤我的人——”

    “他又出现了?”东陵眼神一眯,打断余音的话问道,那语气中的担心并不做假。

    余音一窒,东陵对自己的这番,她都已经快要分不清,道不明了,那种两个人之间淡淡的牵连、悸动......

    “他又出现了?”东陵见余音不答,便又问了一遍。

    余音摇摇头,说道:“你听我说,他......他现在在保护我。”

    东陵盯着余音,明显是没从这话中转过弯来。

    “他保护你?”东陵缓慢的问道。

    “你知道至儿为何中毒,因谁中毒的对吧?”余音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东陵一愣,深深的盯住余音,“我......”

    “我不是要怪你没有为我出头,你我都知道她是谁,你不能动她,而我则是动不了她。”余音一看东陵的表情就知道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于是便解释道,“上次的杀手被她威胁,我已经和他谈好了,我同你说清楚这件事,是为他求一个赦免,他则保护我直到我身体恢复。”

    东陵听了,眉头立刻皱起,“谈好?是在你来天阑宫的路上吗?以后一定要有宫女跟着,实在是太危险了!”

    余音一愣。

    “我们已经谈好条件了——”

    “你们?你知道他的衷心与否?若是他想要取你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东陵脸上隐有怒气,气余音的不谙世事,气她擅自做主,更气她不相信自己。

    “宜生他不会对我不利——”

    “宜生?”东陵眼中寒光闪过,“什么时候你与要杀你的人这般的亲近?”

    余音愣在原地,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

    “你想离宫。”不是问句,而是肯定。东陵紧紧地盯着余音的眼睛,突然缓缓的开口道。

    余音对上东陵的目光,他的眼中情绪翻涌,都是余音所不解的感情,那感情叫她害怕,叫她想要逃离,若是深陷下去,余音怕自己会沉沦,万劫不复。

    慌张的移开目光,余音讪讪的说道:“我......”一个字出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还不够吗?”东陵望着余音轻声问道。

    余音疑惑。

    “这些日子,我对你的这些还不够吗?你怀念山庄,我便叫绿笑进宫陪你,你喜欢孩子,我便默许至儿同你亲近,你想要自由不被拘束,我便不赐予你封号。这些还不够吗?我只是想要你留在宫里陪着我,为什么你总是想着要离开?”东陵低声的说着,面无表情,但是余音仿佛能感觉到他的无力。

    “你知道我不属于这皇宫的......”半晌,余音轻声愣愣的说道。

    东陵看着余音,像是要将她的面容深深地刻在脑海里,抬手轻轻地抚摸着余音脸颊上的浅浅的伤疤,嘴角勾出一丝苦笑。

    “罢了,你还是不懂,如你所愿。”

    如你所愿,我并不会勉强你,既然留不住,那就放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