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为什么不相信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1946字

    自从上次东陵和余音谈过后,他已经很多时日没有出现在余音的面前了。这几日,茹皇后那里也是风平浪静,余音难得可以用闲暇的时间来养伤,这几日东陵虽然不再踏足束流宫,但却不断地派人送来上好的丹药,余音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正在缓慢的恢复,回归天池的希望总算升起了一点。唉,若是天池的人来寻自己便好了,但是谁又会想到天池的余音上神如今却是如此的狼狈呢?

    宜生进来的时候,便是看到余音呆坐在椅子上,无奈的拉下唇角,宜生晓得她又在忧愁出宫之事了。

    自那日余音从天阑宫回来之后,她便对自己说皇上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叫自己即刻起便跟在她的身边。宜生在她身边这些时日,发现这位女子除了时不时的呆一点之外,人还是不错的。

    “你在发什么呆?”余音的声音唤回沉思的宜生。

    宜生脸上一僵,谁发呆?明明是你发呆!

    “近几日,茹皇后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宜生摆正表情,说道。

    余音点点头,不以为意的道:“也许她放弃了,毕竟东陵已经好些天没有来过我这里了。”

    “你失宠了?”宜生有些讽刺的问道。

    “是他决定放我自由了。”不知为什么,余音在话出口的那一刹那心中竟有些不是滋味儿。

    宜生冷哼一声,“你莫要太天真,茹皇后是不可能放过你的。”

    “所以你要好好地保护我的安全啊!”余音一脸笑眯眯的说。

    宜生弯起嘴角,假笑一枚。

    余音最见不得宜生脸上的假笑,这让他像一个假人一样。

    “做我的护卫,你应该对我发自肺腑的笑,对你的雇主真心一点好不好?我给你的报仇可是你的一条命呢!”余音上前,双手一边扯住宜生的双颊,使劲儿的拉扯着。

    “哟!妹妹同这位护卫可真是亲近呐!”一个女声出现,语气中尽是讽刺与得意。

    余音朝声音的方向望过去,只见茹皇后朝自己笑的妩媚。

    “皇上,臣妾可没骗您吧?据臣妾这几天的观察,妹妹同这个护卫可是亲近的很呐,这要是传出去......”茹皇后突然转身朝后方道。

    阴影处突然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余音有些茫然的望着茹皇后身边的男人,那个人,平日的温柔不复存在,如今满身只是冰冷与暴戾。余音突地打了个冷颤,这样的东陵让她无由的感到害怕。

    “啊......如今报酬没了。”宜生低声的自嘲。

    在余音反应过来的时候,宜生已经被侍卫拿下了。

    “你就这般回应我对你的信任?你不接受我,却和一个侍卫厮混?”东陵踱步到余音面前,一字一顿的讲道。

    “他就是宜生,我同你讲过的......东陵?”余音有些着急的辩解道。

    “住嘴!皇上的名讳可是你能随意直呼的?”一旁的如皇后一声怒斥。

    “你今日带东陵过来不就是为了再次陷害我么?”余音不耐烦地回应茹皇后,对东陵的称呼依旧不改,气得茹皇后瞪圆了双目。

    “你自己坐下这等苟且之事能怪得了谁?我是为了不让皇上被蒙在鼓里!”茹皇后争辩道。

    东陵一脸的冰冷。余音望向东陵,眼中一片坦然。

    “朕会处死他,以后,朕会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东陵面无表情的看向被制住的宜生。

    “你不能处死他!”余音惊叫出口,虽然与宜生相处的时间不多,但羽翼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宜生因自己而死,况且,这是早就商量好的了,要保他一条性命。

    听到余音如此激烈的反对自己处死眼前这个碍眼的男人,东陵的神情更加的阴冷。

    “你为他求情?”东陵一字一顿的质问余音。

    余音望着他冰冷的毫无表情的双眼,心中顿时猛地一沉,他不相信自己。余音突然明白,纵是东陵对自己好,却也不是没有底线的,一旦自己触及他身为帝王的底线,那自己在他的眼中,也不过如此。

    像是突然顿悟一般,余音脸上的一干表情突然如潮水一般褪去,面对东陵对自己的怀疑,余音心脏深处却隐隐作痛。是自己在人间呆的太久了,连心,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你不相信我,多说无益。”余音撇过头,低声地说道。

    东陵深吸一口气,双手握紧良久,又颓然的松开。

    “退下。”东陵对着制住宜生的侍卫说。

    “皇上!”一旁的茹皇后见东陵有要不再追究的样子,便着了急。一声娇喝唬得侍卫茫然的停住手,不知该怎么办。

    “我说退下!”东陵的声音压抑着怒气,侍卫们赶紧退下。

    “谢皇上。”余音低头,平静的说道。

    东陵眼神皱缩,半晌终是无话,拂袖离去。

    待到茹皇后和中人都走的干净,余音仍保持着一开始的样子站在原地。

    宜生起身,想要上前却不知从何开口。眼前的女子,只那么静静的站着。

    “宜生,我这里好难受。”余音突然转过身,指着心口的地方低声的对着宜生说道。

    宜生上前,伸手安慰性的拍拍余音的肩膀。

    “为什么......”余音低头喃声道。在东陵转身的那一刻,余音心底有一股不知名的情绪蔓延开来,有些发紧发疼,余音不知道那是什么,一切都陌生的叫她害怕。

    宜生不知道她的‘为什么’是在问什么,是在想为什么皇上不相信她的清白,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因为皇上不相信她的清白而......难过。无论是哪一种,宜生发现,自己突然不想告诉她,不想出破这层窗户纸,不想因为自己的话让她明白自己对皇上......这样与世无争的人儿,不应该被囚禁在这个皇宫之中,这个人儿,应该出宫,走的远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