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人间的爱恨情仇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2682字

    池塘一边,一个素衣女子颓废的蹲在边儿上,她微微的闭着双眼,眼睛上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像是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痛楚一般。

    不远处的树后闪过一个男子的身影,在望向女子的方向时顿了一下,紧接着便疾步跑了过来。

    “你怎么样?又难受了吗?”宜生走到余音的身边,就着姿势蹲下,轻抚着余音单薄的后背,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关切。

    其实自从那日皇上负气离开之后,余音便一直闷闷不乐,这个人,真的是呆的可以,心里不快乐也从来不说,只是自己闷闷的憋着。看着余音整日在束流宫呆呆的,宜生生平第一次,不是感觉不耐烦,而是觉得自己心疼这个有些傻傻的姑娘。

    “没事。”余音颤抖的睁开眼睛,继续蹲在原地,闷声的回答道。宜生逐渐对自己的关心她能够感觉出来,本来自己也只是想修养好就出宫的,东陵不再来束流宫反倒是一件好事,兴许那个茹皇后就不会咬着自己不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就是不舒服,像是有什么硬生生的堵在自己的心头,以至于自己的修炼都没有办法进行下去,每个深夜从噩梦中惊醒都会深深的心悸不已。修炼不仅没有进展,反而有停滞甚至是后退的现象。

    “你说你自己没事这话,你自己信么?”宜生一把抱起余音,口中嗤笑道。他知道她因为什么伤心,只是她不想说,自己便也不会道破。

    余音默然,想要挣开宜生抱着自己的双臂,“你放开我......”

    “得了,我知道你浑身疼痛难忍,就让我抱你回去又怎么样?再说了,我又不是第一次抱你回去了。”宜生撇撇嘴,无所谓的说道。

    余音脸一黑,抬手就拐了他一肘子,但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这一下杵在宜生的身上,倒也没什么作用。

    “哼!没脸皮!随便抱女孩子!”余音咬牙哼哼道。

    “脸皮是什么东西?”宜生吃吃的笑道。

    在余音的瞪视下,宜生抱着余音回了屋内。他喜欢每日同余音这般闹一闹,自己也乐得在她面前装的幼稚一些。而余音,怕也是知道自己想要努力的逗她开心,所以每次都很配合。自己只是......想她开心一些罢了。

    余音在屋内调息半晌,待到稍稍稳定下来,绿笑这丫头莽莽撞撞的闯了进来。

    “余音姐姐!宫里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天师呢!”小丫头笑眯眯的对着余音说道。

    余音见她开心的模样,不仅也弯了弯嘴角。自从夏至这小娃娃伤好后被疼爱他的大哥夏昀接到自己宫中之后,这些日子这束流宫便很少有那小娃娃的身影,绿笑整日里也是无聊的紧,今日,可算是有一件叫她感兴趣的事了。

    “哪里来的天师呀?”余音不在意的接茬道。

    “唔,是夏国每三年一度的祭天活动,每逢这个时候,公里都回来一位德高望重的天师,然后皇上会出宫前往红螺寺祭天......嗯,大概是这个样子。”绿笑一个小小的丫头,这些国家大事她自是不清楚细节,说的不清不楚的。

    一旁的宜生嗤笑一声。

    “怎么?”余音转头问他。

    “劳民伤财。”宜生简短的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余音想了一下,人间帝王多是劳民伤财的不是吗?

    “东陵不像是这么迂腐的人啊。”余音歪头说道。

    “当今皇上英明归英明,可这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不能废。”宜生说道。

    “余音姐姐,听说今天天师将会到后宫来,我们去看看好不好!”绿笑在一旁央求道。

    “天师跑到后宫来做什么?”余音疑惑的问道,这后宫乃是女眷之地,一个天师怎么能随意进出?

    “这后宫常年阴气慎重,每三年一次的祭天之前,天师也会到后宫驱一驱后宫的阴气,好叫皇上宠他的爱妃们时间久一些。”宜生又在一旁出声。

    余音转眼一瞪,“莫满嘴胡说了,小心叫人听了去,东陵剐了你!”

    宜生撇嘴不出声了。

    “余音姐姐,我们去吧!去看看天师吧!这可是近距离接触天师的好机会呀!”绿笑也瞪了宜生一眼,央求着余音。

    “你自己去吧,我就不跟你去凑热闹了。”余音打了个哈欠,自己这个身子,是越来越不好了,尽管为仙身,这,近些日子以来的不断的受损,还是叫余音大伤了元气。照这样下去,想要尽快的返回天池,谈何容易。

    见余音的面上有了一丝忧愁,绿笑也消停了下来,凑到余音边上小声的说:“余音姐姐,不要不开心了,你一定会好的。”

    余音笑着摸摸绿笑的头,点头道:“嗯,承我们绿笑的吉言,我一定会好的。”

    末了,绿笑开开心心的离开去瞻仰天师去了。

    屋内的余音坐了半晌,便起身去取丹药。

    “你所需要的丹药可还够?”看见余音左找右寻的,宜生在一旁忽然出口问道。

    余音寻找的动作一顿,半天也没有搭理宜生,继而继续在木格子里寻找,这个木格子是东陵专门请术士为余音打造的,为的就是装那些他为余音新来的丹药,其有保存驻灵气的作用,以前,这个木格子向来是满满当当的,而如今,余音继续寻找的手慢了下来,已经所剩无几。什么都所剩无几。帝王家,当真说扔就扔,不管是物,还是人。

    宜生见余音停了下来,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起身来到余音的面前,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开口问道:“想什么呢?”

    余音回过神来,怔愣的抬头,刚好对上宜生一双漆黑的双目,半晌突然噗嗤的笑了出来。宜生的脸黑了一下,有些咬牙切齿的说:“什么事那么好笑?”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一门心思的想取我性命呢,那双黑漆漆充满杀气的眼睛,如今竟满怀关心了。”余音说道。

    “哼!无聊!”半天,宜生也不知道要反驳一些什么,只得冷哼一声。

    插科打诨了半天,余音最终也没有找到自己需要的丹药。

    “其实我想要离开了。”瞪了木格子半天,余音突然开口道。

    宜生一愣,“皇上会放你离开?既然入了宫……”

    “我跟你说过,我并不是东陵的妃子,只是……朋友……”余音低头小声说道。

    “该说你太天真还是没有勇气接受?皇上会无缘无故的花费重金和时间在后宫养着一个所谓的朋友?你说皇上答应放你离开,但是他见到我之后不也想要杀了我吗?如今你竟然还相信皇上会放你出宫?”宜生沉着一张俊脸说道。

    余音深吸一口气,歪头想了想,又似乎有些迷惑,末了转身就想走,宜生眼疾手快的拉住她。

    “再逃避也解决不了问题!”宜生似豁出去一般,心一沉,大声的说出来。他觉得余音一直在逃避,所以他也不说破。可如今这个人想要离开了,这是不是说明她对皇上死心了?那这些窗户纸还是由自己捅开罢了。

    “逃避?”余音喃喃道。她不知道宜生想说什么,但是直觉他接下来的话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便想要走开。

    “你对皇上有感情……”宜生见余音想要走,终于说出了口。

    余音楞在原地,自己……对东陵有感情?感情,是爱恨情仇的那个感情吗?不……不可能!难道在人间呆的久了,连七情六欲都生出来了?在天池,大哥曾极力的教导自己,情爱这个东西碰不得,她也从没在意过,反正自己平日里就比较呆,万年都这般过来了,九天之池的余音上神,也不需要情爱这东西。可如今自己却……怎么可能?

    “我对东陵只有救命之恩的感激,我当他是朋友,你莫要胡说了。”余音回过神儿来,斩钉截铁的对着宜生说道,也像是在对着自己说道。

    看着余音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宜生皱着眉头,真的如你说的那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