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此女为妖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2562字

    将体内灵气运行,却总是在心脉处堵塞住,不论自己尝试多少次,都通不过去,甚至有几次,余音险些中了心魔。又是一口气憋在心脉处,余音一个激灵,从打坐中惊起。

    “唔……”一声闷很哼,余音手捂着心口处,几滴鲜血滴落。默默地看着自己指尖的点点鲜血,余音的一张小脸惨白着,像是在慎重的思考着什么,其实一般这样的时候,正是她脑子一团乱遭,胡乱不清的时候。

    想要起身去到一些水来,却踉踉跄跄之间撞到了桌角,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余音被狼狈的绊倒在地。

    一阵脚步声响起。

    “没事吧?”

    恍然间余音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扶住,她的心里忽然一酸。

    宜生听见余音屋内的动静之后,也不顾什么避嫌不避嫌,就这么闯了进来,见到那人狼狈的跌倒在地上,身影单薄的想叫人狠狠的抱住,于是自己也这般做了,几步上前,用双手环住余音,感觉到怀中的人身子一颤,抬起头,余音那双平日柔柔呆呆的大眼睛此刻却显得有些迷茫,一些宜生从来没有见过的情绪自这双眼睛中漫漫出来。

    “是你啊……”余音突然咧嘴说道。

    “不然你以为是谁?”宜生看着余音强颜欢笑,突然心中一阵不舒服,在她神态一时恍惚的那一刻,她是将自己认成了皇上吧。

    余音不语,宜生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察觉到她身子微微颤抖,皱眉说道:“没有丹药的支撑,你的身子不会好的。”

    余音还是瘪着嘴不说话。

    “若不是你要在皇上面前保我,也不会……”宜生突然说道。

    “咦?宜生你是在自责吗?”余音抬头,突然开口说道,“为什么要自责?是东陵莫名其妙的生我的气,你自责什么?”

    宜生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来人打断了。

    看着眼前气喘吁吁,满脸余惊未定的小宫女,余音心里没有由来的一阵心慌。

    “余姑娘,绿笑,绿笑被抓走了!”

    余音认得这个小宫女,今天一大早,绿笑便和她一起急吼吼的去瞻仰天师尊容去了,怎么这会子她回来了,绿笑却被抓走了?

    “说清楚怎么回事!”宜生见余音怔在那里没反应过来,忙接口过来。

    “今天一早,我和绿笑一起去皇后的宫中拜见天师,可谁知,谁知天师见到了绿笑竟然说她身上有妖气!”小宫女哭诉道,“余姑娘您一定要救救绿笑啊!我同她住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绿笑是个好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妖物的啊!”

    余音皱眉,妖物?绿笑是不是那妖邪之物,身为仙人的她最清楚,那个人人口中称赞的天师,若是真的有些道行,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余音!你要去干什么?”见余音突然迈开步子,宜生问道。

    “我要去救绿笑。”

    “她在茹皇后的宫中被抓,还是天师亲自下的手,你怎么救她?”宜生拦住余音,开口阻止道。

    “我不会丢下她不管不顾。”绿笑那丫头算是自己在人间清醒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吧,那样一个天真烂漫的丫头,若不是因为自己,可能现在还在落允山庄当一个丫鬟,虽不如皇宫的繁华,但是乐得自在,快快乐乐的生活,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被当众指为妖物。

    “你拿什么身份去和茹皇后要人!”宜生有些着急,余音看似呆呆软软的没有侵略性,可是性子里却倔得可以,如今见她这个样子,怕是要拉不住了。

    余音不语,只是执意要走。

    宜生突然一顿,恍然的说道:“你是想要引皇上出来。”

    余音回头看着宜生,低垂着眼帘,慢慢的说道:“东陵突然就生气了,不再理会我了……”语气委屈兮兮的。

    宜生默默地叹了口气,拉住余音的手说:“走吧。”

    两个人来到皇后的寝宫时天色已经见晚,绿笑被罚跪在庭院的中间,四周都是宫女太监在窃窃私语,而在上位处,茹皇后立在那里。

    “哟,妹妹来救你的小宫女了呀?”茹皇后注意到余音的到来,嫣然一笑。

    “你不正等着我呢吗?”偌大的皇后寝宫,自己与宜生闯进都没有人拦,不是皇后授意是什么?

    茹皇后眼神瞥过宜生,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是一个不受控制的杀手而已。将目光集中到余音的身上。

    “被皇上冷落的滋味不错吧?”茹皇后笑的千娇百媚,可谁成想,如此美艳的女人,却是有这么一副歹毒的心肠。

    “废话就莫要再说了,放了绿笑。”余音平静的说道,看着茹皇后,余音不解如此蠢的女人是怎么在相传勾心斗角的后宫里生存下来的?

    “你说放就放?将本宫这皇后至于何地呀?况且,这可是天师说的呢,此女身俱妖邪之气,可万万留不得!”茹皇后挑起嘴角说道。

    余音眼神一顿,这才注意到茹皇后身侧的一个瘦高的人影。

    “这位便是天师,妹妹可要天师好好帮你看看,别被绿笑这个妖物传染了才好。”茹皇后阴测测的笑道。

    余音眯起双眼,不对劲,自己进来这半晌的时间,绿笑这丫头见到自己却没有说一个字,余音走进些仔细一看,皱起双眉,这丫头被人拘了魂魄!猛的抬头向那个瘦高的身影看去,那个身影一震,渐渐从阴影中走出来。

    余音见此人一双阴鸷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中一阵不喜,这是一个有点道行的术士,只是他竟然对生人施展拘魂术这般阴损的法术。所谓拘魂术,便是将活生生的生物的魂魄拘走,此时被拘的人变会变得痴痴呆呆,若是长时间的不还魂的话,便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而魂魄则将永远的在天地间徘徊,不入轮回。

    “妖气更甚!”瘦高的天师突然盯着余音厉声说道。

    余音一愣,这是在说自己是妖么!忽然一股怒气丛生,自己身为九天天池上仙,如今竟落魄至此,全身法力尽失被困人间不说,竟被一个人间的天师指着鼻子骂为妖物!

    “天师的意思是,她也是妖?”茹皇后双眼放光,急忙问道。

    “妖邪之物,赶快束手就擒!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天师上前一步,阴鸷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余音。

    宜生见状挺身将余音挡在身后,生怕天师伤到了余音。

    “哟!你倒是忠诚的很啊!这般的护着你的主子。”茹皇后看着宜生护着余音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毒辣。

    天师见状,上前一步,捻了一个诀便想掀翻宜生,却被宜生闪过,两个人打斗在一起。余音趁着这个空档,跑到绿笑的面前,见她仍旧是痴痴傻傻的模样,距离她被拘魂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余音怕再拖下去会有危险,末了一咬牙,转手便捻了一个诀朝绿笑摁去。她这个手法是强行的召唤回绿笑的魂魄,若是在以前,必定是信手拈来的小把戏,但是如今却生生的去了余音的半条命,一阵晕眩,余音勉强稳住身形,一口淤血闷在胸口。

    在和宜生打斗中的天师身子忽然一颤,看向余音单位眼睛中闪过不可置信的目光。但只是一瞬间,下一刻他便抽离战斗,转身朝余音一掌袭来,宜生反应不及,余音来不及收手,硬生生受了天师的一掌!

    身子滑出几步之远,却落在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中。

    余音一口血喷出,心脉处的剧痛模糊了她的双眼,完了,最后一弦终断,看来自己这残破的身子,是好不了了。

    “余音,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