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无论你是什么,我都要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2161字

    余音的意识很模糊,恍惚间,她仿佛来到了天池,大哥号钟严肃的站在天池边上思考着仙生,二哥焦尾正看着天歌不让她再闯祸,其他的兄弟姐妹都在各干各的,没有人注意到余音,余音拼命的呼喊,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她。

    我是余音啊,求你们了,随便来个人带我回天池去也好,让我离开这里……

    “余音!余音你醒过来!”

    耳边一直有人在乎喊自己的名字,是谁?是大哥派人来接自己了吗?好想回天池,好想好想……

    “余音……不要走,醒过来!”

    耳边越发的悲恸的声音叫余音心中隐隐作痛,是谁?是……

    “余音!”

    耳边一声惊叫,余音感觉自己的眼皮颤抖的睁开来,一阵恍惚,眼前的男人胡子拉碴面容憔悴的样子映入余音的眼帘。

    “余音,你可算醒了……”东陵死死的抱住余音,颤抖的声音中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恐惧。是的,他怕了,当余音在皇后的寝宫吐血倒在自己怀里的时候他是真的害怕了,什么与侍卫相近私通,什么自己想要冷静冷静而故意的疏远冷落余音,这些,在那个倒地昏迷不醒的人面前,全部化作了灰烬。只要眼前的人没事,东陵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乖巧呆呆的姑娘,舍不得她受一点伤,只想把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中,再不放开。

    余音低垂着眼帘,并没有搭话,只是安安静静的靠在东陵的怀中。她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胸口渐渐的有了一丝莫名的悸动,委屈,却又……甜蜜?

    “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人的伤害了。”东陵沉声道。

    “我已经将那天师问罪,罚了皇后,放心吧,以后再不会有人伤你了……”

    半晌,余音才低着头闷声说道:“宜生被你怎么处置了?绿笑呢?她怎么样了?”

    东陵的身子一僵,没有想到余音想来的第一句话便是问自己别人的情况,心中怒火翻生,但是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失误才叫怀中的人受到如此大的伤害,便忍下了怒气,不情不愿的回答道:“我没有处置他,他现在安全的很。至于绿笑,并无大碍。”

    余音默然,顿了一会又开口:“我要离开了。”

    东陵一愣,忙用手托起余音的脸颊,急声道:“不准!”

    余音不言语,以沉默抗争着。

    “我不会让你离开的!”东陵沉声道。

    “你知道我早晚都要离开的,既然都要走,那早早放我离开岂不是更好?若我再不离开这后宫,怕是要被你的皇后给害死了。”余音低声的说道,语气平静。

    “余音!”东陵察觉出她语气中的无奈,心痛不已,这个女子本就不属于皇宫这种地方,却被自己的私心牢牢的困在这里,如今,她想要离开……

    “我终究不是属于皇宫的人,所以让我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余音说道,她知道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皇宫,然后自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修炼,等回到天池,也许这一切就都会烟消云散的,凡人终究不过百年岁月,而自己则有着千万年的时光可以蹉跎,也许长眠一场,人间便连夏国都不复存在的了。对的,只要自己睡上一觉,便什么都不会再有了,只是为什么,自己心中会隐隐作痛,舍不得,自己竟有了舍不得的心思。

    余音突然咬着嘴唇,委屈的说道,“你说生气就生气,我都不知道哪里做错了!你不理我,不来看我!你……”

    东陵突然紧紧的抱住余音,迟迟不肯松手。

    “你放手!”像是突然找到一个发泄口一样,余音想要大喊大叫。

    东陵不理。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知道我很笨,你是聪明人,我不懂你们这些聪明人的心思!你放开我!”余音竟隐隐有了哭腔。

    “我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不准离开,不准离开我的身边!”东陵眼眶有些发红,咬牙说道,“你不知道我想要怎么样吗?我喜欢你,想要你,想要你在我身边一辈子!”

    余音呆住了,看着眼前憔悴的男人,余音突然觉得一阵心酸,堂堂一代帝王,竟为了自己这般的憔悴委曲求全,只为了自己不离开。

    “你喜欢我?即便我是妖你也要我?”余音被东陵的话砸的有些懵,半天才颤抖着开口。

    “我要!不论你是什么,我都要!”东陵毫不犹豫的开口。

    余音的心脏处猛的一震,东陵深邃的双眼好像是望进了自己心里一般,那一刻,怦然心动。

    “那天师在胡说八道呢,我根本不是什么妖邪之物……”就那么一瞬间,余音落下泪来,多日的郁结顷刻间汹涌开来。

    “我知道……”东陵低声的说。

    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在乎了。

    自那日皇后宫中的事情发生后,东陵和余音的关系缓和,又开始日日往余音这里跑,连带着被大皇子夏昀放出来的夏至小娃娃也几乎就住在了束流宫。绿笑那日虽说被那天师拘了魂魄,但是亏得余音冒险将其的魂魄拉回,这丫头才捡了一条命来。只有宜生,自从得知余音同皇上和好如初之后,整日便冷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东陵同我和好如初,你不该高兴吗?”这日,余音在窗边闲坐,看着一旁宜生冰块一样的脸,最终还是憋不住的问道。

    “哼……”宜生冷哼一声。他明白,皇上为了挽回余音已经是将平日里的架子都抛开了,余音明白这一点,谁都明白这一点,可是……那可是帝王,谁能保证他能宠爱余音一辈子?若是以后……余音不应该被困在这宫中,她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宜生开口问道。

    余音哑口,讪讪的回答道:“再说吧……”

    “你舍不得了,你舍不得离开皇上了,你,不想离开了。”宜生一针见血的说出也许连余音自己都不曾发觉的心思。

    余音轻抚脸上的伤疤,这是在不久之前养成的习惯。

    “宜生,我最终还是要离开的,但是离开之前我必须将身子养好。”余音落寞的说道,但是其可信程度,已经连余音自己都模糊的找不到境界了。

    很可笑也很可怕,余音不敢再细细的想下去,她怕一旦自己思考明白这其中的纠缠,自己便是真的脱不了身了。不明不白,不如就这样深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