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吻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1637字

    余音的修炼并不顺利,反反复复的受伤,伤上加伤,已是强弩之末,还能保持人形并没有退幻成古琴的样子也是因为东陵不断的为她寻来丹药续命,可是……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余音的时日不多了。

    闲来无事时便到束流宫的院子中拨拨草,逗逗虫的,余音在人间,困于皇宫,身无法力,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忽然一阵剧痛自心脉处传来,余音仍旧是强忍着拨草,自己一个上神,竟落得这般地步,当真是可笑。大滴的泪水自眼眶中滚下,余音发现自己在人间的日子竟然变得爱哭起来,真像天歌那个臭丫头!

    忽然一个怀抱落下,下一秒余音看到东陵那双泛着心疼的双眼。

    “心口又痛了吗?”东陵见余音忍泪的样子,恨不得将疼痛转到自己的身上,他知道余音日日夜夜都被心口的疼痛折磨的紧,从绿笑口中得知后自己便自责不已,若不是自己和她置气那段日子断了余音的丹药,若不是自己在皇后的宫中来不及赶救让余音受了那天师的一掌,也许怀里的这个人,身体会好的多了。

    “若不是我,兴许你的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东陵有些自责的说。

    “是啊,都怪你……”余音在东陵抱住自己的那一刻,心口虽仍在疼,却莫名的安心下来,她无法阻止这种陌生却又安心的感觉,只得放任自由。

    “是是,都是我的不好。”东陵附和道。

    “你可是夏国的帝王,怎么成天错错错的?”东陵的不断认错愉悦了余音,她揶揄道。

    “在你面前,我只是东陵。”东陵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却叫余音感觉到他的认真。

    余音咬咬嘴唇,东陵他……是认真的。可是自己终究是要回天池的啊,长痛不如短痛,不如就说清楚。

    “东陵,我……”还没等余音说完,东陵便打断了余音的话。

    余音惊诧的瞪大双目,唇上传来的柔软的感觉……这是……

    东陵的吻不轻,但是很温柔,余音感觉到他在压抑着自己的冲动,像是对待一件易碎品一样对待自己。余音完全忘记了反应,在天池的岁月中,余音的情欲是最为淡泊的,没有人教她要怎么去爱,她也不想接触这个东西。据说爱情是个极为复杂的东西,多少人都折损其中,余音懒得去考虑这些,她喜欢自由自在的,不想为什么东西所伤神,哪怕是人人都叹着的美好的爱情。

    忽然感觉自己的唇上有一个柔软的东西舔舐着,余音回过神,不经意间微张开口,柔软的东西趁虚而入,瞬间寻到余音的舌头,卷起翩纤起舞。余音顿时感觉到一股电流自体内窜起……那是……那是东陵的舌头!

    余音感觉自己的脸轰的一下红透了,这下可想起反抗来了,双手不住的推搡着东陵,东陵却越来越起劲儿!将余音的身子紧紧的抱着,想是要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吻也渐渐变得激烈。余音承受不及,渐渐的匀不过气来,脸色越来越红……

    就在余音觉得自己将成为天界第一个被憋死的上仙之时,东陵终于放开了她。看着东陵笑的一脸满足,余音黑了脸。

    “你!”

    “音儿……”东陵深情的一声呼唤。

    余音对于“音儿”这个称呼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你还是唤我余音好了……”余音说道,眼神不自在的开始东瞥西瞥。

    “我们都接过吻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任。”东陵轻笑一声,调笑道。

    余音眼角一抽,小声的骂道:“你正经一点!”平日那般稳重的东陵此刻耍赖起来,还真是有点叫余音承受不住。

    “怎么,占了便宜就不想认账?那我便以身相许好了。”东陵继续笑道。

    余音脸色又是一红,“谁占谁便宜!”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见余音有些急了,东陵忙哄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也是知道的不是吗?可你却一直在逃避?先前是我不对,随便怀疑你与别人。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让我有机会照顾你。”

    东陵说的深情,余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去回应他,不知从什么开始,自己已经拒绝不了这个男人了,这种依赖,很危险,却也令余音感觉到很安全,有种想要沉溺在他的怀中,一辈子不再离开的冲动。余音不懂情爱,但东陵却让她有些再放不开。

    “东陵,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余音强忍住心底的那股冲动,仍旧残留的一丝理智让她喃喃出口。

    “音儿,我不可能放开你……”东陵说的温柔,语气中却带着不可动摇的坚定。

    不放开又怎么样,仙凡两隔的鸿沟要怎么逾越?余音闭上眼睛,歪在东陵的怀中,却没有再说什么,干脆当起了鸵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