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情深却不寿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2062字

    男人手中抱着东西,拼命的朝着前方逃去,身后,是紧追不舍的一众黑衣杀手。忽的一支冷箭飞来,已经身受重伤的男人堪堪闪过,却在下一秒被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剑刺穿肩胛。闷哼一声,男人拼尽全力一掌推开黑衣人,后退几大步,眼神冷冷的与面前的一众黑衣人对视。

    “你已是无力回天,我劝你还是早些交出手中的东西,兴许还能留你一条全尸!”为首的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男人嗤笑,轻蔑的道:“想要我手中的东西,就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不知好歹!”为首的黑衣人冷笑,“作为杀手,你很强,但是你一个人是不可能对付我们一众的,受死吧!”

    说时迟那时快,为首的黑衣男人向前一个步冲,身后的一众黑衣人紧随其后,男人眼神微缩,连忙后退几大步。身后已是断崖,已经是,无路可退。

    男人心下一酸,低头微微的抚摸着怀中的物体。

    “他走之前叫我照顾好你,对不起,以后,可能我再也护不了你了……”男人眼神悲戚。

    “哟,还没死呐?”忽然一声娇媚的声音传来。

    男人猛的抬头看向来人,茹皇后一身劲装,立在黑衣人群中,朝着男人嘲讽道。

    “你不是号称天下第一的杀手吗?那我就给你下毒,然后再找来一群天下第二第三的杀手,就不信杀不死你!等你死了,你手上的小贱人还不是任我揉搓!”茹皇后笑道。

    男人的瞳孔皱缩,“什么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件事情,那个女人不可能会知道,皇上也只是告诉了自己一个人!

    “哼!装傻!”

    男人冷笑:“你就不怕皇上回来杀了你!”

    “皇上不会的,只不过是一个女人,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杀了一国之后?”茹皇后说道。

    男人暗道,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给我上!”茹皇后脸色变得阴狠,命令道。

    男人见一拥而上的黑衣人们,神色终于是崩塌。转身完全的护住怀中的物体,默默的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对不起,说好保护你到离开这皇宫,我却食言了。以后我不在了,希望你能记得我,我也只是……很喜欢你罢了。

    余音在黑暗中彳亍,没有一点尽头的荒凉,叫她心惊,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有多久了,只是心慌……忽然一声滴答,眼前一片血红。

    恍恍惚惚中,余音仿佛听到了宜生的声音,怎么回事?难道东陵这么快已经找回了天灵蚕丝唤醒了自己?

    神识迷迷糊糊的,余音努力的要自己更加的清醒,却是徒劳。

    “对不起……”

    恍然间余音依稀听到这几个字,她努力的让自己更清醒一点,再清醒一点……

    “……我也只是……很喜欢你罢了……”

    余音心下大悲,神识终于开启了一丝缝隙,叫她有能力一窥外界之事。

    为什么会这样?宜生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要……不要!余音想要大喊,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是因为……我么……说什么对不起呢?是我对不起你啊……

    余音痛哭出声,宜生满身的血,沉睡之前还好好的人,怎么如今却变成这副模样。

    不要死……你答应过护我直到我离宫……骗子!

    宜生抚摸着怀中的琴身,依稀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响动,嘴角终是露出一丝解脱的微笑,终于来了。皇上在前去寻找天灵蚕丝的时候找到了自己,告诉了自己余音最大的秘密,并要自己誓死保护余音。自己曾经问过那个男人就这么放心将余音交给自己么?男人只是轻易的道破了自己的心事,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对余音的心思。

    “以后好好的……”宜生轻声的喃喃道。

    余音被轻轻的放到地上,她想要阻止宜生,但是那双平日里总是微微上挑的漆黑双目此时却失了光芒。看着宜生脱力的向后仰去,失重的身体终是……落了下去。

    不要说对不起,你以命护我,是我余音欠了你。

    闹闹哄哄的慌乱已经没有办法影响到余音了,她的神识昏昏沉沉的,思维完全没有清明的时候,她心中是想着,宜生……死了……宜生……落下去了……是她的错,叫宜生,尸骨无存……

    余音从来没有想过宜生对自己的感情,她对这方面向来迟钝的可以,自己与他,也算是有些缘分,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到后来的倾身保护,余音都没有察觉到这份感情的开始,自己究竟是有多迟钝,是有多愚钝!细想来,平日里那双漆黑的双目望着自己时的关注与柔情,在自己受伤时的心疼,在自己与东陵相处时的冰块脸……

    余音想要落泪,但是不能,她仍旧是原身的形态,只不过是神识稍微清醒了一些,是宜生的血……唤醒了自己吧……那股悲戚的不舍执念,那股情深入骨的深深牵念,只是到最后,情深却不寿。

    余音连想要为他落泪都无法办到,悲哀何其?

    不知道过了多久,余音昏昏沉沉的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一双柔软的手托了起来。

    “余音姐姐……绿笑来晚了……”

    余音依稀听到了绿笑的声音,哽咽的。

    绿笑看着周围狼藉的“战场”,余音周边的大滩的血迹,却不见宜生的身影。今日傍晚,就在皇上离开不久之后,茹皇后突然带着侍卫闯进束流宫内,要强行带走古琴,绿笑拼死守护却被打晕,昏倒之前依稀看到宜生那个人出现,之后便不省人事了。绿笑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动用皇上走之前留给自己的一支暗卫的调动权利,本来皇上这一手也只是防患于未然,却没想到竟然真的用上了。

    可是,宜生在哪里……绿笑望着崖边越发多的血迹,心下一沉,有了不好的猜测。

    “林将军……”

    暗卫首领林元不等绿笑说完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上前几步,观察了一下周围,脸色沉了下来。

    “绿笑姑娘,恐怕这人……”林元没有再说下去,因为绿笑已经抱着一架古怪的古琴痛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