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禁足皇后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1725字

    余音陷入了沉睡,她听不见外界的丁点声音,就像是一开始沉睡的那般,可是她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小声的提醒着自己,宜生死了。

    宜生死了......宜生死了......住嘴!余音的意识叫嚣成一团,一股凉意慢慢的爬上来,要崩溃了吗?

    忽然一丝清凉渗入进来,余音迷迷糊糊的镇静下来,渐渐地沉下去。

    外界。

    东陵一言不语的揽着怀中的古琴,那不稳定的古怪的红光终于渐渐隐匿下去,看来,自己千辛万苦带回来的天灵蚕丝还是有用处的。轻轻地抚摸着琴身上面新添的磕磕碰碰,东陵的眼神暗了暗。

    绿笑一直在旁候着,往日雀儿般丫头如今像一颗暗沉的星一般,耷拉着眼角不说话。

    “是皇后?”东陵突然开口道。

    绿笑在一旁点点头。

    “宜生也......也跌落悬崖了。”绿笑不愿意说出死这个字眼,尽管宜生那个家伙平日里对自己不算是和善,可是绿笑看的出来,他对余音姐姐是真的好。

    东陵没有说什么,只是抱起古琴,身似煞神一般的猛然立起。

    “李才寿!摆驾雁翎宫!”

    雁翎宫中,美艳的女子上挑着一双凤眼,满满的恶毒被藏在眼底,望着底下吓得跪趴的宫女,只是冷哼一声。

    “皇上的心里只有那个贱人,就算她人不见了,留下一把破琴,皇上心里也只想着她!”茹皇后咬牙切齿的说道。

    “皇后娘娘!大事不好了!皇上朝着咱们雁翎宫来了!”忽然间一个模样标志的宫女慌慌张张的进来,脸色煞白。

    茹皇后脸色一僵。

    “皇后娘娘,这可怎么是好?若是皇上知道了娘娘……”

    “大胆!本宫是这夏国的皇后,皇上与本宫情深意重,是断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责罚本宫的。”只是,这话茹皇后自己听了都觉得没底。

    “朕不罚你,朕要关你!从今日起,茹皇后禁足雁翎宫,如有违抗者,杀无赦!”忽的一声冷哼从背后传来,那是夏国帝王的声音,阴冷的,决绝的,叫茹皇后的心沉到了谷底。不仅包括宫女和太监,还包括自己。杀无赦,眼前的男人竟是对自己这般的狠心!茹皇后突然就觉得悲凉了起来。

    “皇上!臣妾伴您这么多年,难道还不及那个贱人!”茹皇后往日的骄傲全都不见,徒留的只有不甘的疯狂。

    东陵瞥着眼前眼神怨恨的女人,眼底没有一丝的怜惜。在他的眼里,这个女人本就是政治的牺牲品,她一心想当皇后他便随了她的意,平日里后宫的明争暗斗东陵不想去理会,而这个女人当了皇后之后,以她的手段,足以令后宫的女人们消停,更何况,其父闻大将军手握兵权,册封她为后,也是牵制闻将军的一个办法。只是,她不该打余音的主意。

    “关起来。”平静的语气令茹皇后的心彻底的凉了,眼前离去的男人,温柔的抱着怀中的那把古琴,却对自己做出了这般残忍的事。

    身后传来那个女人的的哀求声,而东陵却没有停下脚步。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女子有了异样的情怀,却被闻孜茹那个女人伤到了余音。没有保护好余音,这是东陵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帝王所不能容忍的。默默的紧了紧怀中的古琴,一开始也只是看中这个女子,只是这种感情不知不觉便刻在了心里,直到如今,东陵竟有些割舍不下了。尽管得知她不是凡人,尽管明白他们之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东陵却不惜一切的寻找救治她的天灵蚕丝,甚至处罚了嚣张的一国之后。这只是因为,自己放不下了啊。东陵叹了口气。

    回到了束流宫,东陵怀中始终是抱着绕梁,不能有一刻撒手。

    绿笑一进来便看见当今圣上一副沉着脸的样子。

    “皇上,您保重龙体,自回来以后,您还没有休息过呢。”绿笑担心的说。

    东陵淡淡的瞥了绿笑一眼,却在眼底有了一丝什么。

    “皇后为何要倾尽全力去追杀一把古琴?”东陵轻声的说出口,语气淡淡的,但是却字字冷意。

    绿笑身旁的嬷嬷却顷刻间软了腿。

    “皇上,当下,恢复余音姐姐为重。”绿笑颤抖的回答。

    东陵冷冷的看着她,半晌才开口,“是了,救音儿才是重要的。”

    绿笑听闻松了一口气,却在下一刻听见上位的男人说。

    “荣嬷嬷便去东门吧,别再回来了。”

    下边的嬷嬷顷刻间跪扑在地上,浑身颤抖,却没有说一句话。

    东陵抱着绕梁古琴,起身转进了里间,不再看身后那个嬷嬷一眼。余音为仙人,退化成绕梁古琴的事情,只有宜生略有知晓,他不可能同茹皇后通风报信,那么那个女人怎么会知道?怎么会追杀宜生于断崖?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余音身边的人察觉出了什么。绿笑本是自小生长在落允山庄的人,是断不会同皇后有什么牵连的,所以走漏消息的人,便只有平日里伺候余音最近的荣嬷嬷了。东门,将是她的尸首最好的归处。为了余音,宁可错杀,不放过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