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醒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241字

    余音浑浑噩噩的度过着,先前的清凉感过后,她感觉自身的神识都被缓慢的修复着。是......东陵吗?他寻来了天灵蚕丝?

    东陵看着摆在木桌上的绕梁古琴,他已经为她接弦几日了,可是余音还是没有什么反应,这几日不分昼夜的守在她的身边,可是她怎么还不醒来?东陵不敢召术士进宫,自荣嬷嬷的事件过后,他便更加的小心余音周围的一切人事,诺大的束流宫,除了在外侍奉的侍女,再无他人。宫里都传东陵王被妖精迷惑了双眼,被束流宫那位狐媚子惑了心智。

    沉穆蔓延,大殿之下跪倒国中文武百官。

    “陛下,此妖女迷惑君主,陛下不得不除之!”百官叩首,长跪大殿前不起。

    东陵王沉默以应,然而底下却攥紧了双手,青筋暴起。

    “陛下!请以国之为重!切勿被妖女迷惑心智!皇后娘娘也是思及社稷,求陛下开恩!”众臣齐声。

    东陵望着以闻将军为首的那一众老臣,心底冷笑一声。

    “退朝!”

    夜尽深重。

    东陵于束流宫独坐良久,怀中抚着绕梁。

    “音儿,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被困于古琴中的余音的神识微有突破,她心中一喜,继而周身凝聚,再不是虚无缥缈的零散意识,而是渐渐地形成实体。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滴泪水落在余音的额间,愣愣的望着那个稳重的男人脆弱的另一面,余音呆愣良久才开口:“我回来了。”

    虽然余音醒了过来,但是也只是醒了过来,天灵蚕丝只是助她灵识初聚,幻化成神身,只是断裂的弦和受损的修为却没有丝毫的改善,但是余音已经很满足了,醒过来了就好。

    东陵的手覆上余音的脸,那里的伤疤犹在,东陵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一般,不敢用力,只是轻轻地触碰。

    “上天怜悯,终是将你送回到我的身边。”东陵说。

    余音握住东陵的手,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一片痛苦。

    “宜生他......”

    东陵抱着余音的另一只手紧了紧,将余音揽的更加的近。

    余音心里难受,那个为自己而死的男人,怎么那般的傻?

    最终余音还是留在了束流宫养伤,经历了这一切后,余音可谓是千疮百孔,她都不奢求能回归天池了,每日只是靠着天灵蚕丝续命,而东陵却忙于周旋朝堂之事。

    余音醒了之后,伺候她的侍女们又被东陵安排了进来,但是余音却没有见到荣嬷嬷的身影,她问过东陵,而东陵只是说她被派到别的宫里去了。尽管余音觉得奇怪,但是她自己都自顾不暇,便也没有在理会了。那荣嬷嬷平日里对自己的照料也算是尽心尽力,如今她去了别的宫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跟着个事少的主子,过完她平静的一生也好,省的跟着自己,今个儿中毒,明个儿被追杀的。

    在养病的这段日子里,夏至那个小娃娃倒是常常来探望余音,这也叫余音枯燥的养病生活添了点乐趣。

    这日,小皇子夏至又来了,这次却带来了一个少年。少年身姿挺拔,面目俊朗,与东陵几分相似的面容叫余音很容易便猜出了少年的身份。

    “听闻东陵除了至儿之外,还有一个英勇神武的长子夏昀,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余音看着眼前抱着夏至小娃娃的少年说道。

    夏昀微微点头,耸耸怀里的胖娃娃,无奈的说道:“扰了余音姑娘清净,都是至儿这小鬼吵着要来见您。”

    余音接过夏昀手里的夏至,心下实在是开心,自己在这宫中着实无聊,且每日还要受旧伤的伤痛所折磨,往日的朋友,宜生已往,尽管有绿笑陪着,可这日子过得,着实憋闷,只有怀里的胖娃娃来看望自己的时候,余音才觉得好受一些。在尘世呆的久了,向来没心没肺的余音上神竟也渐渐地生出一些凡人的悲欢离合的愁绪来了。

    入夜,凉气甚重。

    余音紧了紧怀中的被子,下一刻一个宽广温暖的怀抱笼罩过来。余音徐徐的睁开眼睛,东陵深沉的目光扫在自己的脸上。

    自余音醒来之后,东陵便赖在了她的床上,任凭她驱赶,就是不走,就是要陪睡。余音实属是无奈,最后也只得任他这般去了。

    “我说,你这般夜夜宿在我这,你的后宫佳丽三千们可还好?你我本没发生什么,可后宫的娘娘们都不是吃素的,就不怕她们生剥了我?”余音有些不自在的说。

    东陵笑了,“我很久没有临幸后宫了,我有你了。”

    余音红了一张脸,且有越来越红的架势,慌慌张张的错开东陵的目光,却被他扳了回来,下一刻灼热的吻便落了下来。

    喘息着推开身上的男人,余音的发丝有些凌乱,东陵伸手拢了拢怀中人的发丝,低声的嗤嗤笑着。

    “你笑什么!”余音有些恼怒,明明每次都是自己被这个男人占便宜,可是自己却抵挡不了。

    “都这般多次了,怎么音儿你还是不会接吻呢?还是这般生涩?”东陵揶揄道。

    余音突然心里一酸,自己自是没有经验,可是眼前的男人却又是哪里练出来的?想到这个男人以前同不同的女子亲热接吻,甚至是翻云覆雨,余音心中的那股酸涩越发的强劲。

    “怎么了?”东陵见余音脸色突然阴沉不定,问道。

    余音突然一把推开东陵,转身把自己裹进棉被里。

    “你去找你的妃子贵人去!她们倒是不生涩!”

    半晌,一声朗笑自东陵那头传来。

    “音儿这是吃醋了?放心,从今以后,只有你一个人。”东陵过来又揽住余音,余音挣扎几下未果,只是听着他对自己的承诺,心里的酸涩不见了,换成了一股子甜蜜的感觉,余音初尝男女之情,至此才感觉,情爱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渐渐地在东陵的怀中睡去,梦里的余音始终像是被包围在一团迷雾中一般,总是有一种呼唤在指引了余音,像是有什么自己忘记的事情一般......

    迷雾之后,一张模糊的人脸,余音分离的向前,不断地向前......余音,余音......是谁在唤我?余音浑浑噩噩的想。

    你是谁?你是在我的梦中吗......

    终于费力终破那层迷雾,余音也终于看清了那张人脸,那张满是血污的英俊面孔,那双曾经凌厉冷血的黑眸再也无法睁开,那张......宜生死去的脸!

    猛地从梦中惊醒,天早已大亮,身边的东陵已经离去处理政事,屋外的侍女们都在各忙各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的有条不紊。

    然而余音却额间冷汗滴下,混合着的还有夺眶而出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