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人心难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1635字

    余音终是抵不过梦中的景象,多日频繁的梦境叫她越发的虚弱,东陵心急,问起来时,也只是被余音敷衍过去。余音不想东陵再为自己劳神,朝中之事已经够他忙活的了,她早早的就听闻东陵回宫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禁足了皇后,而如今,以茹皇后的父亲闻大将军为首的一众朝廷老臣在不断的给东陵施压,目的就是解禁皇后。东陵平日里不说,但是余音看得出来他近日里并不轻松。

    “放了皇后吧。”用膳间,余音突然开口说道。

    东陵皱了眉头,“不行,她会伤害你。”

    “那就送我去落允山庄?”余音说道,她不想看到东陵为自己那般辛苦,况且,那可是一国之后,若是东陵为了自己而囚禁禁足一国之后,那自己岂不是成了祸国妖姬?

    “你在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东陵不动声色的说道。

    余音撇撇嘴,“你囚禁着的可是一国之后,早晚,你是要放她出来的,不要担心我,放了她吧。”余音轻轻的握住东陵的手,“你能保护我的。”

    最终,东陵还是被余音说动,不久便放了茹皇后。而解禁了的茹皇后也收起了她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渐渐变得深居简出。

    余音也只道她是悔过自新了,便没在意了,继续自己每日的生活,修养身体。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迎面撞上了茹皇后。

    曾经艳丽的女子早已没了那股子高高在上的神气,余音看着面前的女人,一身素净,眉宇间略带病态,想必她在被囚禁的那段日子过得很是不好吧。

    “拜你所赐,看看本宫如今落得什么模样?”茹皇后看着面前偶遇的女子,她还是从前那般淡然,像是天塌下来都淡然处之一般,还是那般,令人生厌!

    听着茹皇后的轻声细语,余音不想理会,转头就走,苦也吃了,罪也受了,面上的傲气与不可一世都被磨光了,可是那人的心,还是丑陋的,余音不想与她多处一刻,宜生被她害死,尽管自己劝东陵放她出来,那也是为了大局着想,于私?余音恨不得关她一辈子。

    “哟,你身边的那个嬷嬷呢?不是天天伺候着你吗?怎么这会子便不见了?”茹皇后轻声细语到,突然她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我想起来了,那老骨头被皇上扔到东门去了。”

    余音离开的脚步一顿,东门?那是什么地方?荣嬷嬷不是去别的宫了吗?

    “你不知道东门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处理犯了过错的太监宫女的地方啊。”茹皇后笑着说,“如今,怕是早就变成腐肉一滩了吧。”

    余音突然觉得浑身发冷,不可能,眼前的女人说的不是真的,她只是……只是心有不甘,想要作弄自己……

    “看来皇上没有告诉你啊,你还以为那老骨头过得好好呢吧?”茹皇后说,侧身走过余音的身旁,病态的脸庞上闪出疯狂的决绝,“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你是个妖吗?知道为什么我会拼尽全力的去追杀一把破琴吗?那是因为荣嬷嬷给我通风报信,仅仅是百两银子便收买了她……”

    余音没有再听下去,她只是浑浑噩噩的回了束流宫,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脑海中乱糟糟的一片,却什么也思考不了。

    东陵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僵硬的余音呆坐在椅子上。

    “怎么不进屋歇着?”东陵走过去,想要抱起余音,但是却被余音一手拂开。东陵面上一愣。

    “荣嬷嬷到底在哪里?”余音的眼圈有些红,她抬头可怜兮兮的问道,但是她害怕听到答案,她希望这只是茹皇后的胡言乱语,她希望东陵告诉自己荣嬷嬷此刻正安好的在某个宫里侍奉着某位娘娘。但是东陵的话却打碎了她的期待,眼前的男人语气冷硬的说道:“她死了。”

    余音愣了半晌,才徐徐开口:“你杀了她?”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皇后会对一把古琴赶尽杀绝?”东陵突然开口道,“之所以瞒着你我处死她的原因是因为我怕你伤心,你真心待她,可她却如此对你。”

    余音皱紧眉头。

    “可见今日是有人同你说了什么,我不是有意瞒你,只是……”东陵叹了一口气。

    “可是,荣嬷嬷怎么会……”余音有些反应不能,那个慈爱的嬷嬷……怎么会出卖自己?!

    “如今人已经死了,她的目的已经不得而知,不要伤心,你还有我。”东陵拦过余音,轻声安慰道。

    余音心下黯然,怎么会这样?可是一想到宜生间接因她而死,余音又感到一些凉意,那么多朝夕相处的日子,难道他就不念及与自己,与宜生的感情吗?脑海中浮现出梦中的景象,宜生的面孔惨白而清晰,这一刻,余音又觉得荣嬷嬷罪有应得。

    果真大哥说的没错,人心难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