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一剑穿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1513字

    余音开始焦躁了,她没有想过自己清寡的心有一天竟会这般不平静。迟迟不好的伤势令她心续难平,而对于东陵越来越温柔的攻势,余音觉得自己已经有些不可自拔。其实这也没什么,反正自己的伤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好的,不如塌下心来和东陵在一起,凡人寿命不过百年,而她却是有着无尽的时光,只是一想到东陵百年之后自己独自一人回归天池,心脏那处竟隐隐有些触痛。

    秋夜凉意,不知不觉,余音已经在人间呆了数月之久,呆靠在栏杆上的余音微微垂首,这数月之余,自己的伤势不好反降,兜兜转转这些凡尘之事,却是叫自己有些心力交瘁。想到最近东陵的反常,余音暗自撇了撇嘴。她当然知道男人在烦恼着什么,本以为东陵放过皇后之后闻将军会消停一些,哪知他是铁了心的为女儿出气,竟联合众臣弹劾余音。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余音不用回头就知道是东陵。

    “东陵,你回来了。”余音望着男人轻声说道,无论什么时候,只有他在身边,自己便不会觉得孤单。

    “夜里寒气重,怎么不在屋里歇着?”东陵每次到束流宫都是静静的,没有那些皇帝的排场,让余音觉得,这只是个男人,在同自己恋爱,每次来也只是探望自己的爱人。

    “我想等你回来。”余音说。

    余音呆了半晌,东陵也在一旁陪着,只是今日余音见他有些反常,只是立在那里,不说一句话。夜露有些深重,余音久病未愈的身子有些受不住了,打算起身回屋,却在下一秒被剑直指心口。

    “东陵?”余音有些诧异,或许说是惊慌,眼前的男人一脸的漠然,突然变脸的叫她害怕。

    剑尖深入一寸,余音脑子混乱一片,来不及躲闪,心口一阵刺痛。

    “东陵!”余音回过神儿来,震惊的后退一步,伸手捂住胸口的浅浅伤痕。不,这个人不是东陵,东陵不会提着剑来伤害自己!

    “我的确是喜欢你,但是你还不及我的社稷重要。”东陵一脸的紧绷,看着受伤的余音,想要上前却又强忍住那股冲动一般。

    “你……说什么?”余音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了,可能是因为伤势的原因,一定是幻听了!

    面前的男人却是一脸的僵硬,伸手拂过余音脸颊,话音却颤抖着,“音儿,我爱你......”

    余音不可置信,却仍旧是伸手覆上面前男人的脸颊,庭外的烛火摇曳的紧,映的东陵的面上看不真切。

    “为什么?”余音轻声问着,胸口慢慢蔓延着遍眼的血红。

    东陵上前几步,手下却没有停留,狠狠的刺进去。

    余音听见那剑清晰的刺入心口的声音,血泊之中,余音只得笑着,面前的男人脸上溅染了点滴的血红,余音温柔的替他拭去,“为什么呀?”

    男人日夜的陪着她,她为琴时,男人抱她与身前,一遍一遍的触之拂拭。他每每诉说着自己的深情,不知从何时开始,情便深种。余音也是最近才有了要常陪他于宫中的心思。于是夜夜笙歌,音于靡靡。君王如此沉沦,终日荒度,东陵夏国举国皆知,他们英明神武的东陵王被一个祸国妖物迷住了心神。

    如今,那生生的被男人亲手刺入自己的胸膛的利剑,余音心下惨烈的痛泣,只是她还存着一丝幻想,如若是误会,该有多般的美好。

    “音儿,我是爱你的......”东陵只反复着如此一句,听在余音的耳中却无比的讽刺。

    她想也许已经不仅仅是喜欢了吧,她对男人的感情已经超出喜欢太多了,喜欢到甘愿陪他于人间枯坐终老,却始终忘了,他先是君王,后才为自己情郎。而口中说爱的男人,最终回敬自己一剑穿心。

    果然大哥说的没错,凡人,始终是狡猾的。你许他深情,他回敬你满身伤痕。

    余音的伤势严重,唯独心口那处还护着周身仅剩的一点灵识,如今被东陵一剑刺穿,当下便瘫在了地上。恍然之间,东陵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流连反转。余音想要拍开那只手,那只手,有一个不要她了的主人,她第一次体会这种伤心的感觉,心口处固然痛,但是却有一股酸意从鼻尖中浓浓的冒出来,脸上的湿意叫余音更加的迷糊,她哭了。

    “为什么......”余音始终不明白,曾经的深情种种,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东陵,你如何下的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