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焦尾天歌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222字

    余音醒来的时候,天歌皱在一起的小脸便即刻凑了上来。

    “你好歹为绕梁古琴,怎么就在人间被折腾成这般模样!平日里还教训我不找边际惹是生非,你看看你自己,给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就差把自己折腾出着四海八荒之外去了吧!”小丫头一向伶牙俐齿,余音有些反应不能现下的情况。

    “天儿。”黑衣男子推门而入,目沉似海,他打断天歌的抱怨。

    余音转头看到他,刚刚转醒迷糊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清明,略有些急声道:“二哥——”

    焦尾面无表情的看着余音,沉默半晌才说:“琴身俱碎,本就不齐全的七弦尽断,还是旧伤添新,刺激吗?”

    余音:“......”

    “就是!刺激吗!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们了!”天歌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这不是没事了吗......”余音讪讪的说道。

    “本体受到两次致命的打击,你妄想没事?你现在已是油尽灯枯,我与天儿会带你去雍州寻求城主的帮助,先治好你我再解决人间那个伤你的男人。”焦尾依旧是面无表情,而深谙其性的余音却是听出其怒火所在。

    “是你们将我救了出来......”余音神色突然黯然下来,那个男人,东陵......

    焦尾与天歌对视一眼,却满是后怕之色。那日的情景任谁都不愿再次提及,当二人循着余音的绝望之音赶到时,几近无力回天,绕梁古琴弦落千丝,琴身残魄。绝望之音,古琴覆灭之音,那日,待到心口处的最后一丝灵识散尽,余音知晓自己已无力回天,便奏响绝望之音。那日,束流之殿,有音惨绝,人寰俱哀。

    “音姐姐,你是中了什么邪,叫那人间的狗皇帝伤你到如此田地呀......”天歌轻轻抱住神色低垂的余音,软软的低问。昔日的绕梁古琴,都道是风华绝代,尽管是呆,但却笑吟四海,绕梁八荒,不觉余音,却生生的折在一个凡间男子手中,天歌为其不值。

    余音安抚着天歌,最终还是叹气,“二哥,我在大荒之境被一个人重伤,是他救了我。如今——就当是我还他的救命之恩,我不想再追究了。”

    如此,两清。即便再喜欢,如此的伤害,依旧令人心寒。

    “怎么能算了?我一定要叫那个男人付出代价!”天歌皱了一张小脸,愤然的说。

    焦尾摁着天歌坐下,不再理会她,转头看着余音,“你的意思是不再追究?”

    余音的手下意识的附上脸上的浅浅伤疤,心里乱成一团,“二哥,我心里很难过。”

    “哥,音姐姐真的很可怜啊,真的不去报仇吗?不能便宜那个男人……”天歌在一旁小声的嘟囔着。

    “天儿。”一旁的焦尾轻声道,愤然的天歌突然泄气下来,安静的如同一个瓷娃娃般。余音看着想,天歌这丫头还是同以前一般,最听二哥的话。

    焦尾皱着眉头,一双好看的眼睛渐渐散出担忧,“本以为你是去哪界游玩了,没有想到你竟遭了如此大的委屈,是二哥不好,没有早些找到你。”平日里冷冷清清的二哥,九天之池以冷漠见著的焦尾上神,此时却在自家妹子面前流露出懊悔之意。

    “不怪二哥,是我自己没有守住本心。”余音低声的说道。

    焦尾也随着天歌坐了下来,“那个男人暂且不提,你知道是什么人伤了你吗?”胆敢重伤九天之池的琴神,焦尾倒要看看着六界之中谁的胆子这般的大,竟想要同整个九天之池作对。

    余音摇摇头,“不认识,长得穷凶极恶的。那日自我误入大荒之境之后便一直追着我打。”余音也纳闷儿呢,自己常年不出九天之池,怎么会惹上那样一个仇家呢?

    “那就怪了,音姐姐常年不出天池,怎么会惹到什么怪人呢?”天歌歪着小脑袋也奇怪道。

    “大荒之境......”一旁的焦尾皱着眉头细细的思量,半天终于还是微微摇了摇头,“毫无头绪。”

    余音也认命的点点头,那个凶横的男人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对自己强烈的敌意显得过于的莫名其妙。

    “话说回来,大哥不是给你规定了线路吗?先去南海游玩再去蓬莱观光,怎么把自己折腾到大荒之境那般险恶的地方去了?”焦尾挑眉突然问到低头思考的余音。

    余音面上尴尬,半天才嗫嚅出口,“迷......迷路了。”

    “哦?那以后出门还是叫大哥在身边陪着你吧。”焦尾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四妹啊。

    “别别别!”余音有些急了,万年了,好不容易摆脱大哥的教诲,得到了可以独自一人出入九天之池的机会,余音怎么会让二哥告诉大哥呢,“二哥你要是担心我的话,可以让我跟着你和天歌嘛!”余音略微有些不满的说道,二哥的身边总是跟着天歌这丫头,这么些年无论二哥去哪界游玩,身边必然有一个天歌小尾巴,他从来都不带自己的,自己身边只有天池那个唠叨的大哥。

    天歌听闻,眼珠子一亮,刚想要说什么却被焦尾一把摁下,“不行。”

    余音深吸一口气刚想要反驳什么,突然间,她的身子突然的一震,心口处传来一阵绞痛。“疼......”余音的脸上因为疼痛而渐渐变得煞白。

    “音姐姐你没事吧?”天歌在一旁惊呼道。

    焦尾上前探了探余音的额间,刚刚舒缓一点的眉头皱的更加的深,“本来你心口还尚有一丝神识在支撑着,可如今……”焦尾没有说完,余音与天歌也晓得他的意思是什么。

    “可恶!若不是那个该死的男人,音姐姐的伤势也不会这么的严重!哥!我们去杀了他吧!”天歌坚见音一脸的痛苦,眼圈都红了。

    “天儿!”焦尾拉住愤然的天歌,转头看向余音说,“如今之计只得先稳住你的神识,不然依你这样下去,定是熬不过几天的。”

    “二哥,很疼啊......”余音疼的眼泪都淌了出来,在这一刻,她是难过的,也是委屈的,这些痛苦,都是拜东陵所赐,她委实不明白,一个人,怎么可以说了喜欢之后再去伤害。

    余音的神魄被天歌用镇魂珠暂时的保住。焦尾说,九州之上,有城名雍,城中有一位神秘莫测的城主,余音伤及根本,已是无力回天,焦尾执意要带余音去寻雍州城主救治。余音纳闷为什么二哥不带自己回天池,那里的芮水之心可是琴神们的续命之物,可是焦尾并没有解释什么,余音也没那个心思去想,即便有,以她的脑袋瓜儿也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