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二哥说不是东陵干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281字

    余音醒来的时候天歌正在她的房间里打着瞌睡,小丫头的头一点一点的,像是累极了一般。可是余音心头却跳出了另一个人,东陵!好像是一个梦一样,东陵就那样的出现在她面前,即便是被他一剑刺在心口,可在那一刻,她的心脏处居然冒出一丝喜悦来。余音躺在床上,一点也不想起来,她思量着,虽说平日里自己的确是不太聪慧的,但是也不至于自己去找虐受啊,那个男人,可是硬生生的刺了自己一剑啊,现在回想起来那股自见到东陵就突然从心底冒出来的喜悦,余音默默地将被子拉过了头顶,她觉得自己变的好奇怪。

    “音姐姐诶,你醒啦?”一旁的天歌一个激灵,转头却看到余音床上有动静,忙跑过去看。

    余音将脑袋伸出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音姐姐,你有什么要问我吗?”天歌一见余音这副模样就猜到了,她一定是心里又挂念着那个该死的凡人了!说起这事来天歌就来气,他们是同音姐姐在九天之池相处万年之久的亲人,可是那个凡人才认识音姐姐多久,怎么音姐姐就这般的在意他?

    “天儿,那个,那个来寻我的人在哪里?”余音磕磕巴巴的问道。

    “哼!”天歌盯着了余音半晌突然大声的哼了一声,“音姐姐!你怎么整天就想着那个男人?他有什么好?”

    余音被天歌吼得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忙不迭的捂住这祖宗的嘴,“你可别嚷嚷呀!我哪里要,要找他,我只是问问罢了。你若是见到他了,可给我拦着点,我暂时还不想见到他。”余音说的蔫蔫的,可天歌听了却来了劲。

    “音姐姐你这么做就对了!这几日,任凭哥怎么赶他走都没有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天歌说。

    “哎呀你就别跟着搅和了,去,把二哥叫来。”余音在一旁挥挥手说。

    天歌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余音默默的从床上坐起身来,发呆了半晌,悠悠的叹了口气。

    “音儿......”一声呼唤传来,余音脸一皱,怎么怕什么来什么?他怎么进来的!

    缓慢的转头,果然,东陵站在离自己不远处,刚刚进来的样子。

    余音只是匆匆瞥了他一眼便不再驻足,忙低下头去,“出去。”

    “音儿,在我的身边你一定很痛苦,承诺了要保护你,却每每都令你陷入险境。”东陵走近余音。

    余音不自在的朝床里蹭去。

    “那一剑一定很疼......”东陵无力的说,余音第一次看到男人这般无力的时候。

    “那日我被闻将军绊住,待我回到束流宫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我寻你几月时日,终于叫我寻到你了。你的二哥告诉了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东陵垂下眼睛。

    “我绝不会伤害你的,那人,不是我......”东陵抬头蓦地紧紧盯住余音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余音身体一僵,不是,不是他?突然心里涌出一阵强烈的委屈,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热热的。

    “你骗我,怎么可能不是你?那就是你!我记得清楚,那夜就是你亲手将那把剑刺进我的心口,我一直在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说了喜欢却又——”

    余音发泄的话语却消失在唇齿之间,承受着东陵王绝望的深吻,余音挣扎片刻便顺应下来。根本拒绝不能。不是不想自拔,而是人在其中,心不由己。

    其实当那日东陵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余音就知道她拒绝不了这个男人。他踏遍几州,寻访天下名士,只是为了找到自己。终于,在这雍州城,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余音望着男人悲伤的那双眼,即使被伤害,被背叛,却生出了不再拒绝的念想。

    东陵渐渐的放开余音,摸着怀中的那个人的脸颊,她脸上的那条偏浅的伤疤已经不见了,曾经白净的面颊依旧美好,可上边却染上了东陵最不愿看到的难过与伤心。

    “音儿,同我回去吧。”东陵说道。

    余音仿佛是惊醒一般,抬头鄂愣的看了东陵一眼,回去?不,她才不要再回到那个宫里,那是天底下最可怕的地方!

    “自从你消失后,绿笑那丫头就一直担心着你,至儿也是,天天吵着要娘亲……”东陵轻声的说道。

    余音攥紧拳头,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我要随二哥回去了……”

    “音儿……”东陵生平第一次心凉了一下,她要走了,眼前的女子,自己心爱的姑娘要离开自己了,要去那个天上的地方,从此与自己天人两隔。

    “不要走……”真正到了这一刻,东陵才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自己没有保护好心爱的姑娘,她要离开自己了,而自己留不住她。

    两个人都静坐着,东陵看着余音,余音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两人一时无话。

    “你怎么可以让那个臭男人去找音姐姐!”忽然外院里传来天歌埋怨焦尾的声音,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天歌破门而入,惊醒了两个正在互相发呆的人。

    “音姐姐!”天歌朝着余音的床就奔去,转手推搡了东陵一把,“你起开!”

    东陵沉下脸,却没有理会天歌的任性。

    “音姐姐,他没有欺负你吧?我们马上就回天池好不好,离他远远儿的!”天歌在余音旁边小声的嘟囔。

    余音安抚的摸摸她的手,这丫头一定是被自己那副惨样子吓坏了,除了自己二哥,自己兴许是她最重要的人了吧。

    “能寻到这雍州城,不简单。”尾随而后的焦尾进屋,盯着东陵看了半天,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我并不知道音儿在这里,但是我知道九州之上有一座雍州城,而只要手中有城主想要的东西,就能达成任何的心愿。”东陵面无表情的同焦尾对峙,他已经知道了这个男人是音儿的二哥,也是一位九天之神,但是自己就是看他不顺眼。而且,似乎这位九天之池的上神也对自己有着莫名的敌意。

    “哦?那你倒是说说,你为了音姐姐同城主交换了什么?”天歌一脸的气呼呼。

    “一个消息,一把剑。”东陵干巴巴的说道。

    余音撇撇嘴角,她现在一听到剑就浑身僵硬。

    “是那把,刺伤阿音的剑?”焦尾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皱眉道。

    东陵点头。

    果然,余音心下郝然,手不受控制的抚上心口。

    “咦?奇怪,城主怎么会要一把普通的剑呢?”天歌的注意力被剑吸引过去,也不顾讨厌的人就在眼前,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是凡物。”半晌,焦尾低声的说道。

    余音和天歌皆是一愣,只有东陵轻轻地点点头。

    “阿音,不是他伤的你。”突然,低头思考的焦尾突然抬头说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