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真的是宜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124字

    余音不想随东陵再次回到那个宫中,即便那里有绿笑和夏至,但是天池永远是她的所归之处。再说了,出来这么久,大哥应该要着急了。最终余音还是拒绝和东陵一起回去,东陵虽然默然了许久却并没有立即离开,只是在雍州留了下来。

    “东陵,无论怎么样,我都是要回归天池的。”无论余音怎么同他讲,东陵都不为所动,执意如此。

    焦尾终是耐不住天歌的央求,天歌的性子喜爱热闹,而古城雍州则是合了她的胃口,焦尾不得不每日陪着那丫头逛来逛去。余音看着自家二哥越发黑的脸色,心里还在暗暗腹诽:脸黑成那般,可是指不定心里多高兴呢。

    这日,焦尾和天歌出去了,东陵也外出去为余音添置一些平日的用药。说起余音这个病情,尽管城主大人已经将其周身修补的完整,但是先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已经伤及了余音的元神,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全修养过来的,所以平日里还要配以各种药石来帮助。

    余音懒懒的躺在竹椅上晒太阳。忽然间一阵极轻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余音有些迷迷瞪瞪的张开眼睛,一片轻纱落在脸上,再往上,一双美目盼兮的双眸笑意莹莹的望着自己。

    “看来你恢复的不错。”城主大人开口说道,语气轻柔。

    余音坐直身体,点点头道:“还要多谢城主的救命之恩。”

    城主摆摆手,“不谢,我同九天之池有些渊源,并且,焦尾还把镇魂珠给了我。”

    余音知道她说的是与城主交换的规矩,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小古琴,你是有什么事要问我吗?”看着眼前的孩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城主大人索性坐了下来,饶有兴趣的问道。

    余音的手指不安的搅着自己的一片衣角,左扯扯,右拉拉的就是不言语。

    “你想问……那个想要杀你的人对吗?”城主大人突然轻声开口。

    余音愕然的抬头,被看出来了。没错,她真的很想要得知那个人是谁,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宜生。这几日,这个疑问就像一把利刃一样的悬在自己的心头,她想要弄明白。

    “我知道,想要达成心愿就要和你交换些什么,我想知道宜生是不是还活着。”余音说道。

    “那你要那什么来和我交换呢?”城主大人伸手捋捋余音的长发,笑着问道。

    “只要我有的。”活了万年的时光,余音还是有些收藏的,尽管不是什么至宝,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若我说想要你一个承诺呢?”城主大人问。

    余音立刻就点头同意了,只是一个承诺而已。

    城主大人轻笑出声,仿佛叹息一般的说,“不过一个凡间之人,怎么就叫你一个九天之池的琴神这般在意呢?”

    余音微微低下头,语气有些悲伤,“他救过我的命,那样为了救我性命而身亡的人,我不相信他会伤害我。”余音的语气中有着浓浓的不解与委屈,“怎么可能是他?”

    “是那个名为宜生的人。”

    余音突然鄂愣的抬头,脸上的表情僵在那里,不可置信的接口:“什,什么?”

    “那把剑不是凡物,那个人确实是你口中的宜生。”城主大人说道。

    余音愣在木椅上,张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宜生?那个将剑刺入自己心口的人是宜生。

    城主大人起身,说:“消息的确是真的,你欠我一个承诺。”说完转身就要走。可是却被身后的余音叫住。

    “他,并不是凡人?”余音的语气有些颤抖。

    城主大人疑迟了片刻,终究是点了点头。

    “那……城主大人为何要,寻他?”余音在这一瞬间突然很想找到宜生,亲口问问那个男人,到底有没有把她当成朋友,她对于他来说难道就是一个想杀就杀的无用之人吗?可是一想到雍州城主也要寻他,余音就想问个明白。

    城主大人的身子突然一顿,最终悠悠的叹了口气,“也算是我的错了……”

    什么?余音没有听的太真切,可是下一刻,城主大人已经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东陵回来的时候,余音还在木椅上呆愣着。他走上前去温柔的揽揽余音单薄的身子,将一言不发的她抱回了屋中。

    “音儿,身上又不舒服了吗?”东陵见余音一脸的木讷,还以为她的身子又不舒服了,以前便是这样,音儿不舒服从不说出来,只是自己傻傻的挨着。

    余音摇摇头,一双小手却慢慢的攀上了东陵的衣角,“东陵,城主大人来过了,她说,宜生还活着。”

    剩下的话也不用余音再说下去了,东陵看着余音纠结的小脸微微叹了口气,“不要难过。”

    余音摇摇头,末了开口道,“人心真的如大哥所言,难以捉摸。他出现,在我身边,舍命护我,最后一剑伤我。他又是为了什么?我在宫中那时神识损耗的极其严重,他不是凡间之人加上有意隐瞒的话,我自是察觉不出来,但是,他难道察觉不出我不是凡人吗?他能的,可是他竟然在我面前假死,幻化成你的模样误导我,他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余音絮絮叨叨的话被东陵听见了耳朵里,那个平日里迷迷糊糊的人,此时却是一筹莫展。

    “也许,他就是一开始在大荒之境伤我的男人……”余音突然想到一个被她遗忘了的人,突然间她瞪大眼睛猜测道,她似乎有些魔怔了,“可是若是那个神秘人寻到了我,他不是应该一掌劈死我吗?又怎么会以这种方式接近我……”

    “音儿!不要再想了,一切都过去了。”东陵突然一把抱住还在一旁絮絮叨叨的余音,低沉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心疼。

    余音停下声音,撇撇嘴,眼泪就流了下来。曾经在那个宫中,也就那么几个人给过绝望的余音温暖。可是现实却是,那个和蔼慈祥的荣嬷嬷为了钱财将自己出卖给茹皇后,而与自己关系不错的,余音将之当成朋友的宜生,却是伤害自己至深的人。

    “我不会抛下你的。”东陵像是心灵福至一般,突然开口说道。

    余音心里一暖,但是……

    “东陵,我终究是要回去的。”

    很好,问题又绕回到开始的地方,东陵有些气恼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