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一个大哥引发的悲剧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002字

    一年一度的雍州庙会开始了,焦尾早就被天歌拉着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余音在院中坐着,夜色之下显得那么的萧索。东陵在一旁陪着,余音不说话,他也不说话。街外那般热闹的景象只隔了一道门,便安静的如同另一个世界一般。其实是余音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她一定是要离开的,东陵是一定不想她离开的。两难。

    “你,不用回夏国吗,好歹是一国之君。”最终,还是余音小声的开口。

    东陵头也没抬,只是闷闷的嗯了一声便没有再多的动静了。

    余音尴尬的摸摸头,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音姐姐!”人还未到先闻其声。天歌一把推开门蹦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口中笑道,“音姐姐!外边街上有好多好玩的好吃的,我们一起去逛逛好不好?”

    余音无力的摆摆手,“你自己去玩吧,可别拉上我。”她可是清楚的很,天歌这丫头,玩起来可是没边的,余音陪着她非得累死不可。

    天歌的小脸皱了起来,一脸的不情愿。

    “二哥呢?他没有陪着你吗?”余音看看门处,并没有焦尾的身影,于是便问道。

    天歌摇摇头,“他去城主大人那里了,说是要去取一个什么药,不清楚,反正对你的身体大有好处。哎呀,音姐姐你就陪我去转转嘛,整天在这里有什么好呆的?都呆出病来了。”

    余音无奈于天歌的死缠烂打,最终还是答应了。

    天歌眼见东陵想要跟上来,急忙的说:“你别跟着!”

    东陵的脸色不好,余音忙说:“我就和天歌出去玩一会,没事的,她能保护我。”余音知道冬令时担心她的安危,只是身边有天歌保护,她并不会有什么事的。

    东陵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留了下来,音儿说的对,她身边有一个仙人保护,自是不会出什么乱子。可笑自己身为一国之君,却在音儿身边什么都干不了,甚至不能留住她。夏国堂堂的君王一个人在院落之中,月落之下,独自的叹息着。

    余音这边,被天歌拉着进入了人群混杂的街中。天歌一张小脸兴奋的笑着,一双大眼睛弯成了一条月牙。

    “都玩了一天了,怎么现在还是这么高兴呀?”余音见天歌开心,自己有些郁闷的心情也渐渐的开朗起来。

    天歌手中抓着一个兔子一样的娃娃,回头朝余音笑道:“我是看音姐姐你这几日不开心,才拉你出来散散心的。整日呆在那个臭男人身边干嘛?”

    “你就那么不喜欢东陵啊?都说了不是他伤害的我了。”余音摸摸天歌的头,就算是澄清了误会,这丫头依旧是很不喜欢东陵。

    “就不喜欢,要不是他,音姐姐你早就和哥我们两个回天池了。天池是你们的发源之心,终究是比这里要好修养的,真不明白你怎么不想回去的。”天歌在一旁嘟嘟囔囔的。

    余音揪揪手指,尴尬的也不好说什么,总不能说自己舍不得东陵吧。

    忽然间人群一阵的热闹,两个人从沉默中惊醒,天歌一见热闹就又开心了起来,“音姐姐,前边好像是有在耍龙神的,我们去看看!”

    耍龙神?那是什么?天歌着丫头平日随着二哥游历惯了见识的多。余音想着,算了,也许是人间的游戏吧。

    正想着跟上前方的丫头,忽然一股人流涌来,顷刻间,天歌便没了踪影。余音左右相看的中了好久,天歌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可是余音的心里却有些慌乱,不然就算了,自己先回去好了,反正天歌那丫头也丢不了。余音狼狈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走到一个人有些少的巷子里,余音有点分不清到底该往哪里走。突然,从阴影中伸出一只手来,强硬的扯着余音进了黑漆漆的巷子。

    余音的心在那一刻被提到了嗓子眼儿,那双手,强壮有力,余音挣脱不开。不动声色的释放了灵力,然而下一刻却被黑暗中的那人死死的摁在墙上。

    “终于找到你了。”如沙砾磨损一般的声音响起。

    黑暗中,余音只看到那人阴冷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那一刻,余音的心跌入谷底。

    “你到底想怎么样?”余音惊慌之下,竟渐渐的冷静下来。

    “想折磨你,然后杀掉你。”没错,眼前的男人就是在大荒之境伤了余音的那个神秘的男人。

    余音此时孤立无援,那股曾经在大荒之境的无助感又渐渐的升起。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不记得曾招惹过你!”余音有些绝望的说道,男人一定是追踪了她许久了,专门盯上了今日落单的自己。先前能从他手中逃脱已是万幸,如今她拖着刚刚大愈的身子,看起来就是死定了。

    “那就要问问你亲爱的大哥了。我听说九天之上的天池中,有一位风华绝代的上神,是号钟最为宠爱的妹妹,如今看来,你也不过如此。”男人冷笑出声,一双冷冷的眼睛在那一瞬间闪过一丝怨毒,可惜余音没有注意到。

    “你和我大哥有仇?那你去找他报仇啊你几次三番的抓我干什么!”不是余音冷血卖了自己大哥,而是这世间能伤号钟的人可寥寥无几。

    “哼!”男人冷哼一声,下一秒就卸掉了余音的一条胳膊。

    余音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右臂传来,刹那间右臂便没了控制,只是不住的疼痛。九天之池娇生惯养的余音上神哪里受过这般的折磨,顷刻间白了脸,但是一声惨叫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她不想随了男人的意,不想叫他得意。

    “你等着我大哥找到你!会把你生撕了的!”余音装的恶狠狠的说。

    男人一阵邪笑,余音心里突的一跳,下一秒另一条胳膊也被卸了。

    一声惨叫自小巷传出,伴随着男人阴冷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