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神秘男人的来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3136字

    余音软软的靠在破烂的墙上,身上疼的要命。

    “我是上神,拥有不死之躯,你杀不死我的。早晚,我大哥二哥会找到你,让你生不如死!”余音气若游丝的说道,尽管不会身死,但是确实会疼。

    “你倒是提醒了我,你那二哥还在这雍州城呢。”男人恍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欺身上前,伸手成爪,迅速的在余音的额间一划。余音想要躲开,却无济于事。

    “你对我做了什么……”余音被男人一把摔在地上,两眼冒金星,想要伸手摸摸刺痛的额头,却两只手都无法动弹。

    “我还会找到你的。”男人突然皱眉,朝着不远处看了看。

    “等等……宜生……宜生……”余音的视线有些模糊,男人突然着急要走,应该是二哥终于意识到自己出事来寻自己了。可是……她想到,宜生身上的疑团。她撑着不清醒的头脑,张开口。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期望听到什么样的回答,宜生……到底是不是和这个男人一起的?

    然而男人并没有停下脚步,转眼间他就不见了。余音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疑惑在心中又加大了,什么都想不了了,只有黑暗侵蚀了她。

    余音醒来的时候,东陵,焦尾,天歌三个人都围在她的身边,一脸的凝重。

    “怎么了?”余音的额间有些微微的刺痛感,看着眼前三人沉重的神色,她觉得有些迷惑。

    “都是我不好,害音姐姐你被坏人抓走了。”一旁的天歌小声的说。

    余音恍然,对啊,自己被那个神秘的男人抓走了,还被折磨。微微的动动自己的双臂,没有什么不适感,应该是被二哥接好了。而额间的刺痛……

    “阿音,那人做了什么?”焦尾问道,面上有一丝的沉重。

    “他……他卸了我的胳膊……”余音看着这三人沉重的神情,有些不明所以的说。

    “还有呢?”

    看着焦尾盯着自己的额间,余音猛然想起了那个男人在自己额间的一划。

    “他,他在我的额间划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其实余音心里是有点慌了,神之精血都是很重要的,也蕴含着他们本身的灵力,而那个男人划开了自己的额头,取走了自己的血液,余音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焦尾的眼神倏地一沉,猛的起身,捧过余音的头,细细的端详起来。

    一旁的天歌屏住呼吸不敢说话,东陵也在一旁硬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祭血咒。”忽然,焦尾的嘴里挤出三个字。

    余音一愣,什么咒?听都没听说过。她望向一旁的天歌,指望她随着焦尾游历多年能有所闻,但是天歌也是一阵的茫然。东陵作为一个凡间之人就更不用说了。

    焦尾突然叹了一口气,看了余音半天,再度叹气,“原来是他,阿音,是我们连累你了。”

    余音听的有些茫然?什么情况?怎么又成了二哥的错了?但是,突然一个灵光在脑海中闪过,余音想起那个男人说过,好像他和自家大哥有什么矛盾。

    “这祭血咒,阴损至极,施法人可以借助仙人精血而控制仙人,令其虚弱。而据我所知,天地间知晓这一咒法的只有一个人。”焦尾皱起眉,语气加重道,“五魔奎!”

    余音不明所以,她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当然,那是他入魔后的名号,你也许也听说过,他曾是天界有名的无垢仙人。”焦尾解释道。

    这下余音在心里吃了一惊,无垢仙人!那可是天界有名的散仙,自成一派清净,那品行可是大大的好,怎么和那个伤害自己的凶恶的男人都是挂不上边的。不过……入魔?余音曾有听闻,无垢仙人销声匿迹已久,当然,散仙都有其自己的一些习惯,久久不曾落面的无垢仙人也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难道无垢仙人不是隐居了?”余音瞪大眼睛问道。入魔?以无垢仙人那般静的性子坠入魔道?

    焦尾揉了揉眉心,略有些疲惫的说:“万年前,大哥同无垢仙人是很好的朋友,可是却因为……唉。”

    见焦尾一反往日常态,不住的叹气,天歌忙上前握住他的手。

    焦尾揉了揉天歌的头,继续说道:“当年的缘由始末我也不曾细问,只道是那日夕下,无垢仙人硬闯九天之池,大哥将其击退。而后不久,大哥在前往南海之路被魔人伏击,竟然就是已然入魔的无垢。事到如今,无垢为何突然硬闯天池,为何入魔我都不得而知,大哥并没有告诉我,只是说天地间再无无垢此仙。”

    余音咂舌,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是无垢仙人,并且以前同大哥是好友。难怪他要袭击自己,原来是要间接的报复大哥。可是不对啊,他和大哥到底有什么仇?本是好友的两个人又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他为何突然硬闯天池?还有……好端端一个品行优良的散仙,竟然如此干脆的坠入魔道?!

    “为什么我和音姐姐不记得有什么仙人硬闯过天池?”天歌在一旁奇怪道。

    “那是我带你回来之前的事了,那时的阿音仍未化形,自是不知。”焦尾说道。

    余音天歌点点头。

    “你能制得住这个五魔奎吗?”一旁沉默已久的东陵突然问道。他不关心那个天上的“大哥”与五魔奎的万年恩怨,他只在乎眼前音儿的二哥能不能保护她。

    焦尾沉了脸,良久,摇了摇头。

    余音略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家二哥,难道那个凶狠的男人那般的厉害?连九天之池的焦尾上神都制不住他?

    “对付无垢仙人不在话下,但是入魔后的五魔奎,我没有把握。况且……”焦尾担忧的看了一眼余音的额头,“阿音被他下了祭血咒。”

    “唉,他为什么揪着我不放啊,要寻仇找大哥啊。”余音叹了口气。

    “如今之计,只有找到号钟大哥了,让他赶紧把这个五魔什么东西的给降服了!真想不到,无垢仙人竟然入魔了!亏我还以为他归隐了呢。”天歌在一旁气吼吼的说道。

    “这样也好,阿音,明日你便随我们回天池吧。五魔奎多年以来都销声匿迹,而今却突然袭击于你,这件事定是要大哥定夺的,毕竟只有他才知晓当年事情的真相。”焦尾说道。

    一时间,屋子里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

    天歌是乐得带余音回九天之池的,一张小脸高兴着。

    东陵却是沉下一张脸,音儿离开是对于其安全最好的选择,但是她这一离开,可能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想到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自己再也无法触碰到那个呆呆的姑娘,他的心就像搅在了一团一般。

    而余音,也是皱了一张小脸,回去?才不要,回去就意味着会被大哥关在天池,天晓得再过几百年几千年才能再出来,而且,余音望向离自己远远的东陵,她,她舍不得这个人。

    “二哥,你同天歌回天池好了,告诉大哥事情的始末,我就先在这雍州养伤好了。”余音突然说道。

    “胡闹!你神识刚刚大愈,自行返回不了天池,若是再次遇上五魔奎,我们又不在你身边,你如何啊?”焦尾一见自己妹子那副样子就知道!她那是舍不得那个男人了。想到这,焦尾瞥向东陵的目光便有些阴沉,这个男人,他总觉得有股熟悉的感觉。这不应该,一个人间帝王,其命格既定,自是不应该同阿音有所交集,这点令焦尾百思不得其解,还有那股似有似无的熟悉感,焦尾觉得回去便应去找司命天君喝喝茶。

    “我不,这里有城主大人,会出什么事情。”余音在一旁小声的说。既然二哥都那般尊敬城主大人,说明她还是有些能耐的,就算是看在号钟的面子上,她都不会叫余音出事。

    焦尾叹了口气,“不行,万一你出了事,大哥会撕了我的。”

    余音有些愕然,突然想起万年前,她还未化形之际,一次天界盛宴,二哥把她给弄丢了,害她被一位帝君误伤,扯断了两根琴弦的事。自那,余音的神识就没完整过,这也是为什么四海八荒都传九天之池有一位风华绝代的绕梁之神,却少有人窥得其天颜,因为号钟将其保护了起来,他狠狠的揍了焦尾一顿,将其一脚踹到了东海去了,却也由此,焦尾捡到了天歌这丫头。不过这都是后话,如今焦尾是不可能放任余音任性的,没有人比他清楚,大哥号钟对阿音的宠爱。

    “二哥,以我现在脆弱的神识,想要进入天池的结界好像有点困难。”余音说。

    “我会护着你。”

    “可是我中了五魔奎的祭血咒,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余音皱着眉头说,不管是自己想不想回去,她都不能随二哥。九天之池是极圣之地,处于天界之上,周界有大大小小无数的结界,而在核心,则有着一个上古遗留的结界,其强横至极,就连四海八荒的几位上神,尊上,帝君都不能堪破,而无垢仙人,也只是堪堪闯破了外围结界。余音之所以久久滞留人间不能回归便是因为,尽管她是九天之池的人,但是因为其神识受损严重,根本就经受不住那周围大大小小的结界的力量,更别提那个超级结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