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再次被抓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220字

    最终,焦尾还是没能拗得过余音,只好带着天歌匆忙的赶回九天之池寻求号钟的帮助。临行前,焦尾又拜访了城主大人,将余音的安危交与城主大人。

    焦尾天歌二人已经离开有了几日了,那个五魔奎也未曾再出现过,尽管余音头顶上有着一个祭血咒,可是她仍旧是吃好喝好,顺着心过日子。东陵每日都寸步不离的陪着余音,生怕她出什么事情。余音对于东陵对自己的紧张很是无奈,他在雍州这么些时日,余音不提,东陵也不说,可是他们两个都明白,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问题。

    “在想什么?”东陵看着余音一副呆呆的样子坐在树下,忍不住上前问道。

    余音回过神来,见是东陵,微微叹了口气,疑迟了一下还是说道:“那日我被五魔奎抓走,我问了他关于宜生的事,他看起来并不知晓宜生这个人。”其实这件事也是悬在余音心头很久了,看五魔奎当时的反应并不像认识宜生的样子,那么,宜生又是谁呢?他又是为了什么而要杀自己?难道又是大哥的仇人?余音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东陵沉思不语。

    “东陵?”余音见东陵不说话,轻轻的扯扯他的衣角。这几日,男人的话越发的少了。

    “音儿,若是你的大哥要带你回去……”

    余音的心沉了下来,东陵的一句话将她从对宜生的疑惑中拉扯出来。对啊,若是大哥前来雍州的话……那自己定会被强行带回去。

    思及至此,余音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无名的恐惧,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双眼,舍不得。

    余音下一秒便猛得扑在了东陵的怀中,紧紧的拽着他。

    “音儿?”东陵接住余音,有些不解她突然的举动。

    余音紧紧的抱着东陵,“东陵,我舍不得你。”

    东陵的身子一僵,大手托起余音的脸庞,温柔的替她拭去滑落的泪水,“怎么哭了?”

    “若是大哥来了,必定会带我回去的。”余音抹抹眼,抬头可怜兮兮的望着东陵,“一想到我要离开你,心里突然好难过。我舍不得你,我舍不得离开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面对着心爱之人的自我剖白,东陵的心底涌起一股战栗,眼前的人儿也依赖着自己,她心中也留着自己,她舍不得离开。那样一个妙人儿,清澈的普通清涓,不谙世事的人儿,此刻心里有他。这一刻,那难以为外人道也的澎湃冲斥了他的整个人,他们,两情相悦。

    “东陵?东陵!”伤心了半天也不见眼前鄂愣的东陵有什么反应,反而越发的呆滞了,余音狠狠的拍了他几下。

    东陵回过神来,定定的看着余音,见她哭的双眼水红,一张小脸泛着潮红,说不出的可爱,叫人想要狠狠的咬上去,所以东陵便顺从自己的心倾身下去。

    一吻之后,余音气息不稳的靠在东陵的怀中。

    “等你大哥来了之后再说吧。”东陵叹了一口气。

    余音点点头,静静的被东陵抱着。

    “可是,你是一国之君,不用解决的朝政国事的吗?”半晌,余音突然想起来,东陵的身份是帝王,而帝王也是身系着天下黎民百姓,哪能整日陪在她这个闲人身边。

    东陵摇摇头,他不敢走,也许走了,便再也看不到余音了。

    余音也没有说什么,这些东陵应该都有他自己的安排。

    入夜,余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噩梦不断的侵入。余音猛地从梦中惊醒,那张面孔,她不会忘记,那张紧闭双眼血肉模糊的脸,是宜生的脸!余音渐渐平息了心口处的乱跳,思及却又觉得有些蹊跷,这个梦自她离开夏国皇宫之后便没有再做过,怎么今日?余音皱着一双精致的眉,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最终,她下了床,打算去倒杯水喝。

    倒了杯水慢慢的喝着,忽然间,余音猛地回头,感觉像是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的后背一样。但是仔细看看,又像是自己的错觉一样。余音放下水杯,摇摇自己的头,也许是自己睡的有些迷糊了吧。

    然而却在余音转身的那一刻突变陡生,一双利爪狠狠的扣住她的脖子,狠厉决绝。余音下意识的抬手一个诀捻过去,却被来人轻松地化解。

    余音被那人隔空扣在了墙上,渐渐开始窒息。困难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余音想到的那张脸!

    “放开我!”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几个字对于五魔奎来说没有丝毫的威慑力。

    “想要逃脱我的控制?小丫头你还嫩了点!”五魔奎欣赏一般的看着挣扎的余音,冷笑道。

    “这里,这里可是城主大人的地方,你,胆敢硬闯!”余音艰难的说,呼吸越来越困难,不,谁来救救我。余音的意识开始模糊,五魔奎就是个疯子。

    “灵犀吗?那个女人还没死?”五魔奎一声嗤笑,一甩手放开了余音。

    余音被摔的七晕八素的,忽然间左臂一痛,刚刚接好没几天的手臂又硬生生的被五魔奎折断了。余音欲哭无泪,拼命的想要躲开五魔奎的视线。

    “你好歹曾为仙人!怎么如此残暴!”余音忍痛不能,喊出声。听他的语气,他并不怕城主大人,到像是早就相识一般。是了,城主大人与大哥相识,大哥同无垢仙人交好,无垢仙人堕落成魔......余音觉得脑子乱的可以,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这明显是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自己则是给他们当了炮灰。一瞬间,向来呆头呆脑的余音相识突然福至心灵一般,明白了自己在五魔奎眼中的价值。他迟迟不杀自己,是想要引大哥出来。

    “哼!”见倒在地上的余音突然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瞪着自己,五魔奎冷笑一声,“你大哥这么疼你,定会来救你的,放心,你死不了。”

    余音见五魔奎一脸的阴狠,心里一阵寒意升起,“我大哥哪里对不住你?叫你这般的记恨他!”余音看的出来,五魔奎是真的想杀了大哥,他既然敢明目张胆的踏入雍州之地,就有着十足的把握。若是大哥前来的话,定是踏入了五魔奎的陷进之中,当然,大哥一定会来的。因为自己在这里。余音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你那个大哥,呵呵......你当真以为他如你想的那般白璧无瑕吗?”五魔奎独自的坐在椅子上,俯视着余音,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我自己的大哥我自己知道。”余音在地上嘟囔。

    五魔奎眼睛一眯,没有说话,只是一把抓起余音,即刻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