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他不会丢下我一个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585字

    余音体内的祭血咒终于被解开,五魔奎在那日之后便不知所踪。唉,也只是一个可悲的人罢了。却是可怜了余音,莫名其妙的被牵扯进这些个上神的恩恩怨怨。神识一直的受损,如今,余音只得继续在雍州好生的修养着。

    号钟处理好了九天之池的事情,打算好好的在雍州陪陪余音。

    这日,号钟来到余音的院落,见余音独自的站在树下发呆,便走上前去。

    “阿音。”

    见叫了她一声余音没有反应,号钟的脸拉了下来,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丫头定又是在想那个凡间的男人!

    “阿音!”

    余音被号钟的声音下了一跳,忙回过神来。

    “大哥!你吓了我一跳!”余音抱怨的说道。

    “我吓你一跳?你刚刚神游到哪里去了?又在想那个男人了对不对?”号钟绷着一张脸说道。

    他不说还好,一说余音就抿了嘴。

    “怎么?被我说几句还不高兴了?”号钟见自家妹子一脸的不情愿,不满的说道,“这才多久,就和凡间之人纠缠不清?也就是焦尾他救了你,不然你大哥我还指不定能不能见到你呢!”

    余音瘪了嘴,她知道大哥是为了她好,自小,大哥就最疼她,自她被某位帝君失手扯断琴弦,大哥就最操心她。万年与之寸步不离的生活,她已是号钟最为割舍不下的存在,是兄,亦父。可是……

    “那你也不能不让我见他啊!”余音委委屈屈的说。伤害自己的人,令自己本体受损的人是五魔奎,“我倒是给你当了垫背的,五魔奎的本意原是你。我同东陵情投意合,为什么不让我们见面啊……”

    号钟一听,余音满口的维护那个男人,竟然怪自己给她招来祸患,但是转念一想,可不就是自己招惹的吗?虽说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当年事情的始末,倒是当了一回冤大头。

    “好了好了!都是大哥不好。”号钟摸摸余音的头,安抚的说道,“不让你们相见也是为你好,你们又不能在一起,再见,也只会是藕断丝连,不如就此,你随我回天池去,忘了他。也就是睡上一觉的功夫,他早就化作尘土了。”

    号钟想的不错,话也说的漂亮,可是却一下子惹哭了余音。

    余音听着自家大哥越来越没边的话,一想到他真的可能干出这种强行带着自己回天池的事来,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东陵,她的心里突然一阵委屈,哇的一下便哭了出来。

    “我不跟你回去!二哥呢?我要找二哥!”余音下意识的要找焦尾,希望他能说动大哥。但是她忘记了,她的二哥焦尾,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哥号钟。

    “你找他干嘛?要不是看在他及时赶来天池告诉我你的消息,我早撕了他了。我打发他和天歌那丫头去北海办事了。”号钟无所谓的说道。

    余音愣了下,怪不得!最近没见天歌这丫头往自己院子里跑,原来是被大哥给打发走了,这下可怎么办?

    “大哥,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余音思来想去,决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然而她的小心思却被号钟一眼看穿,“你莫要说这些有的没的!”

    余音被他唬的一愣,“你……你非要带我走?我……我的伤势很重,根本进入不了天池的结界。”余音开始找借口。

    号钟挥挥手不在意的说道:“无碍。”他身为九天之池的首神,自是有能力带人进去。

    “你!你就非要带我走?”余音知道,自己大哥倔起来,那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以往在天池的时候,尽管极度的宠着自己,可以说是溺爱了,但是每每关系到她安全的问题,即便有一点风吹草动,大哥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将她保护的严严实实。尽管专横,却不遗余力。

    “你必须跟我走。”号钟一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说。

    余音瘪瘪嘴,“那起码让我再见他一面。”从一开始就没有结局的感情,余音早该想到大哥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的态度,她令自己深陷其中,不明智,但是却不曾后悔过。

    “不行。”号钟绷着一张脸拒绝余音,“你见不到他了。”

    余音有些生气,连最后一面都不让见吗?下一秒却听到自家大哥说道,“他已经走了。”

    余音在那一瞬间有些鄂愣,走了?什么意思……是哪个走了的意思?

    “据说是夏国急事,昨日他便离开了。”号钟无所谓的说道。

    余音看着自己大哥,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是没有说出口。东陵走了?东陵他走了,自己没有再见到他一面,他走了,可能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不!自己是一定再也见不到他了。若是被大哥带回天池,想要再来人间确实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终得机会来到人间,东陵不过百年寿命,也早就轮回归去了,那时他便会是另一个人,另一个不再认识余音的陌生人。此刻,心脏深处涌出一股不甘愿,余音后退几步,跌坐在树下的木椅上。

    号钟看着余音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其实哪里是什么夏国急事,分明是自己逼着那个男人走的。看着余音静静的坐在木椅上,乖巧的低着小脑袋一言不发的样子,号钟知晓,她是在伤心,很伤心。余音并不是生来就迟钝,只不过是因为小时候的一些意外,导致她有些神识上的不全,所以平日里遇事处事都较之一般的人要迟钝的些,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小的时候,号钟便将她一直带在身边,他清楚的很,这丫头只有在心里非常非常难过的时候才会一言不发,乖巧的像一个精致的娃娃。

    “阿音,跟大哥回去吧,回去把人间的一切都忘了,以后大哥会一直陪着你,再不叫你受半点伤害了。”号钟最终无奈的蹲下身子,微微仰头看着垂眼的余音。

    余音半晌终是抬起头来,看着号钟,想了想什么,轻声的开口,“大哥,东陵不会一声不响的就丢下我。”

    号钟心里一窒,却听到余音接下来说道:“你把他骗回去的?”

    号钟望着余音那双通透的眼睛,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丫头,怎么总是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就聪明一把呢?为什么不肯相信是那个男人抛下她了呢?

    “从一开始,自从东陵救了我起,他就没有放弃过我,我们之间有误会,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要丢下过我。即便是我被人暗算,被二哥带到雍州救命,他都是抛下他的那个夏国寻过来了。他怎么可能再丢下我。”余音低声的说着。

    “哼,你那是涉世未深,你们才相识多久?就这般地久天长了?”号钟反问道。

    余音笑笑,“谁知道呢?我自己也不清楚,就是喜欢,有什么办法?”

    号钟蹲了半天最后还是直起身,重重的叹了口气,“阿音,就算你们再见,也是无法在一起的。你虽为神女,但却不能随意为他人改命,他是一介凡人,命格早已天定,百年轮回之后,你还能抓住些什么?”

    “大哥,你是自我小便处处的保护我,但是阿音如今长大了,有些事情需要阿音自己去解决,我不能永远的做你怀里的那个小娃娃。即便寥寥数十年,那又如何?我想清楚了,先在一起了再说。”余音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很多,在号钟眼里,他的小娃娃竟然在那一瞬间光彩夺目。

    “唉,真是胡闹啊......”号钟无奈的摇摇头。

    最终,号钟没有办法,他就是看不得自家的妹子委屈,一丁点儿都不行。于是只能答应送她去夏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