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驾崩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433字

    “你如今又是不害怕了?我怎么听焦尾说当日那小子要带你回夏国的时候,你吓的半死?”号钟见路上的余音越来越高兴的小脸,不高兴的揶揄道。

    “我,我没有!二哥怎么会这么说?一定是天歌那丫头瞎说的!”余音红了脸,转眼一想,嘿嘿的笑道,“这不是身边有大哥你呢嘛!那些个嬷嬷妃子的哪里还敢欺负我呢?”

    见余音一脸的讨好,号钟欣然的接受了她的恭维。

    “不过——”突然余音话锋一转,“那位城主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话一出口,号钟的老脸倏地一下子红了起来,张口就训斥余音道:“小孩子家家的胡说什么......”只是这训斥的话却没有平日里一般的利索。

    “我哪里胡说?那日我们离开的时候,城主大人还特的前来送行呢,当时大哥你的脸也像现在这般的红!”余音窃笑道。

    “那女人变态的很,你大哥我躲她还来不及呢!莫要胡想了!”号钟果断的切断了话题。

    余音也没有再玩闹下去,因为他们已经到了夏国的上空。

    九州之上离夏国路途遥远,即便是有号钟这位上神领路,他们仍旧是耗费了不少的时日。怀着一副好心情进了夏国都城,余音显得有些拘谨。两人之间,向来都是东陵更加的主动一些,而今自己的这个举动,想必东陵定会很开心。

    余音已经自大哥那里得知了东陵离开的真相。自己的这个大哥啊,为了逼退东陵,竟然欺骗他说若是不离开她,仙凡两界的桎梏就会害的她被剥夺神籍。东陵再成熟沉稳,即便身为一国之君,他也断断不是号钟这个老神的对手。想到这里余音又觉得心里有些堵堵的,不知道当日东陵决定悄悄的离开时心有多痛,他千方百计的找到自己,可是却又在大哥的一个欺骗之下做出最为有利于自己的决定,尽管那个离开的决定叫他痛不欲生。

    这也是余音下定了决心不管为何都要再见东另一面的原因,有一个人,可以为了找到你而排除万难,也可以为了你,而悄悄的离开你。不懂情为何物的余音此刻也是,心中情愫汹涌。

    号钟带着余音直奔皇宫而去,对于他来说,基本上森严的皇宫形同虚设。

    被号钟带着七拐八拐的,余音终于来到了自己曾经居住过的束流宫,秀丽的束流宫仍旧同她离开前的那般美好,余音有些怀念的望着眼前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只是这宫中有些萧索,她不知道东陵在哪里。也许,绿笑会在束流宫中。抱着一丝希冀,余音带着号钟踏进了这个曾经给她无限回首的地方。

    走了一会,也不见什么人影,正当余音疑惑的时候,突然从前方边角处滚出一个肉团子来,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娃娃。

    “我不要不要不要!你答应过我要去帮忙找娘亲的!父皇说过娘亲就在那个什么雍州的!”小娃娃冲着那个拐角处一顿的嚷嚷,奶声奶气的声音又有些破音,叫人无边的心疼。

    余音心里一颤,竟然是夏至!

    “至儿!”余音上前迈上几大步,冲着前方面红耳赤的小娃娃唤了一声。

    夏至小小的身子一顿,猛地一转身,却没有站稳,幸得拐角处的人箭步上前接住了他。余音定睛一看,原来是夏昀。那个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俊美少年在见到余音的那一刻脸色突然变的凝重。

    “娘亲!”夏至挣脱夏昀,飞奔着扑进了余音的怀里。

    夏昀也紧跟着上前,有些疑惑的问道:“余音姑娘?”说罢还瞥了一眼余音身边的号钟。

    再说一旁的号钟,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脸黑着问道:“阿音!这娃娃是你生的?”

    余音正安抚着许久不见的夏至,顿时被自家大哥这句话给噎到了,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小夏至不干了,“你是谁!胆敢擅闯皇宫小心本皇子打你!”

    余音赶忙抱住夏至,转头对号钟解释道:“大哥,这两位是东陵的儿子,至儿他还小......”意思就是你一个万万岁的神和一个奶娃娃计较什么?

    号钟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我是来找东陵的。”余音看着夏昀说道。

    夏昀听闻,好看的眉眼落寞了下来,微微的叹了口气,“余音姑娘,你来的太晚了,父皇他......一直在等你。”

    “他去哪里了?”余音有些疑惑夏昀的说辞。

    夏昀皱着眉头,终是再叹一口气。

    “余音姑娘,父皇他,已经驾崩了。”

    突然像是有一柄重锤突袭一般,余音只觉得胸口之处一阵闷痛,手下失了力气,小夏至不知道被谁抱了过去,余音此刻却只是思绪冰封一般。驾崩?是那个驾崩?是死了......的意思?

    什么?东陵死了?

    一阵黑暗袭来,余音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映入的是绿笑那一张脸,曾经那张笑盈盈的笑脸此时却是挂满了愁绪。见余音睁开了眼睛,忙上前来,“余音姐姐......”想要说什么,小丫头却再也开不出口,因为她见到许久不见的余音,此刻眼中,什么都没有。

    “东陵呢?”余音半天认出了绿笑,开口便问道。

    “余音姐姐......”绿笑看着余音的样子说不出话来,竟有了隐隐的哭泣声

    余音耐着性子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问了一声:“好绿笑,东陵呢?”

    绿笑低下头,小声的说:“余音姐姐,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但是皇上已经驾崩了,你要保重身子......”

    余音突然双手捂住脸颊,不再说一句话。

    直到号钟同夏昀走了进来。

    “阿音。”号钟上前一把搂住蜷缩成一团的余音,叹气的说道,“不要憋着,难过就说出来。”

    屋里的三人带了半晌,就等余音的反应。最终,余音抬起头,一双往日恬静的眼睛茫然的盯着夏昀。

    不知怎的,夏昀就是读懂了余音的意思,于是他说道:“数日前父皇回宫,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国事依旧,生活依旧,只是我看的出来,父皇他的心死了。我知道,父皇思及你,像是在等你,又像是余生便如此了一般。只是你如今终究是来了,可是他却......”

    余音望着眼前浅浅诉说的少年,不过一十八岁年龄,却是要登基即位的人了。那眉眼,像极了东陵,只是,东陵要比他高的多,眼中也有着岁月的沉淀与磨砺,若是东陵在此,定会开心不已,尽管她知道,那个男人面上依旧会是那一副严肃的表情——不,也许,自己主动亲亲他的时候,他会笑,尽管浅,却很开心。

    余音凸自笑了出来,是的,东陵一定会笑的,他的嘴角会微微的上挑,眼中流动着一些令自己心脏处砰砰跳的目光。他会温柔却霸道的抱住自己,细细的抚摸自己的发丝,一句话不说,却让人感到心之所向......

    以前,余音是想要逃离,不敢说再见。如今鼓起勇气想要再见一面,想要随着他到地老天荒,轮回始末,可是却是连这样的机会都失去了。悲欢离合是轮回之道,可笑她却天真的以为能携手一生。

    余音缩着的身子倏然松懈了下来,一室无言,不知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