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九天之池与东海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087字

    九天之池,云雾缭绕,仙气凛凛。

    余音总觉得这里是冷冷清清的,万年来,她便一直住在这里,同大哥号钟,几乎不曾离开过。而今归来,却是有了一股终于回家了想念。

    焦尾天歌也早就自北海回来了,这会子听闻号钟同余音回来了,天歌便急急忙忙的跑到余音的璇陵宫来。

    “音姐姐!”天歌一路小跑的过来,终于找到了缩在她璇陵宫北角朱华树下的余音。天歌仍旧记得,这个参天的朱华神木是万年前号钟为余音特意移栽过来的,为的就是借助朱华神木镇心凝神的功能,以其陪伴着余音。那个时候天歌刚刚来到九天之池没有多久,也是听闻了那件事情,说是余音被号钟带着参加天界盛宴,却是中途出了点差错,导致小余音回来的时候神识受损,至那之后便只能呆在天池,足不出户。余音每每心情糟糕的时候就会趴在那朱华神木之下,任谁叫也不理睬。

    天歌走近她,也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

    “音姐姐,大家都很担心你。”半晌,天歌憋出一句话来,饶是平日里那般活泼的她,在此刻也觉得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在她的眼中,音姐姐虽然呆呆笨笨的,但是向来是最温柔的最快乐的,想如今这般面无表情,那双恬静的双眼中什么都没有的余音,天歌看了竟有些害怕。

    “音姐姐,你同天歌说说话好不好?不要一言不发。”天歌在一旁说道。

    余音像是刚刚察觉到有人在身边一般,缓缓的抬头转向天歌的方向,扯起嘴角笑了笑:“不要担心我,我自己呆些时日便好了。”是啊,自己呆日子便好了。如今每每如梦,都是与东陵相处时的点点滴滴,以及在夏宫,那张龙床上躺着的,再无声息的东陵。以后会好的,早晚会好的,余音这样物理的安慰自己。

    天歌泄气的坐在一边,越想越难过:“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见天歌哭丧着一张小脸,余音的肩膀也更垂下了几分,像是在低语一般的说道:“是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余音想到那日离开夏宫的时候,绿笑哭红的双眼和夏至小娃娃不舍的哭闹,还有那位即将成为新帝的少年……只是没有东陵,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那个人,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就闹不明白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天歌话说到一半没有说下去。

    余音拨拨朱华的叶子,语气幽幽的说:“我也不明白。”

    “唉!音姐姐,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呢?这样吧,近日东海龙神寿宴,不如你随我一起去吧,顺便散心。”突然间,天歌像是来了兴致一般,扯扯余音的袖子说道,“你这样日日的在朱华之下一言不发的,大家都很担心你,尤其是号钟大哥!”

    余音想到自家大哥最近那张越发严肃的脸,最后那个就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身边的人只是担心自己,只是自己……近日真的是有些过于伤心。

    “好吧。”余音答应了下来,也许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这样自己就不会无休止的难过了。

    自打答应了同天歌一起去东海之后,余音便从朱华神木下走了出来。号钟自是欣慰她不再终日沉浸在悲伤里,于是便大手一挥,准了余音与天歌的同行。

    碧海蓝天之上,天歌拉着余音,兴奋的架着云朵,前往东海。这东海龙神长荀上神余音也是认识的,他同大哥号钟为好友,但此人可较之五魔奎那般的渣渣好的多了。东海一方之神长荀,脾气秉性那都是顶好的,貌若辰星一般的仙容令人动容,四海八荒数不胜数的仙娥神女倾心于他,只是那位上神至今都是独善其身,并不曾听闻有什么人近了他的身。

    不过话又说回来,长荀上神也是九天之池的常客了,先前余音误坠人界之时还在感慨,若是落入东海合该是多好,有了长荀上神的帮助,返回天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可是却是阴错阳差的坠入人间,也因此与东陵相识......

    “音姐姐,我叫你给长荀上神带的礼物可有忘记?”正在出神的余音被天歌一句话给带回来了。

    摸摸储物袋里的朱华果,余音点点头,“当然记得,长荀上神可是大哥的好友,我怎可怠慢。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哥为什么不来东海呢?好歹是他的朋友。”

    天歌瑶瑶小脑袋,“不知道哎,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被绊住了吧。我们出发的时候,我好像听哥说,天池西境有些异动,想来应该是两人一起去处理了吧。”

    “西境?那不就是挨近大荒之境的方向?”说起这九天之池,位于天界之上,地广甚极,而那西境之处,正是朝着那大荒之境的方向。

    “啊?”天歌茫然的看着余音,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余音也挠挠头,兴许是自己想多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合?自己于大荒之境遇袭,而自己一回天池,西境面朝大荒之境之地就发生异动......不会的不会的,哪里有那么多的必然。余音甩甩脑袋,将自己脑海中的那个念头甩飞了出去。

    “没什么。”余音说道,继而又想起一桩事来,“天歌,你既是二哥自东海带回来的......”后面的话余音没有再说下去。天歌是万年前焦尾被号钟踹去东海的时候无意中捡到的,自那之后,小天歌便一直呆在九天之池,而天歌的身世成迷,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晓得自己的生父生母是谁。而当年被带回来的小天歌,明显在东海流浪了许久,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她回来过,兴许东海是她心底的一个不能触及的伤痛。

    “哎呀音姐姐不要担心我,曾经我是东海的流浪小鲛人,可是如今我可是九天之池的人了,代九天之池的焦尾上神为龙神大人送上寿礼。谁还记得小时候的那些劳什子事?”天歌一旁大大咧咧无所谓的说道。

    余音挑挑眉,好么,自己这为她担心,她却好,一点都没有近乡情怯的感觉。

    “你倒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余音笑笑的扯扯天歌的长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