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奇怪的帝君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3本章字数:2074字

    余音无聊的在东海神殿中晃来晃去,平日里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到了这众仙家云集之地,竟也找不出个能说上话的人,再者说,这九天之池的绕梁之琴也是少有人见过其面相的,故而余音在大宴上晃荡了半晌都没有人上来搭理。终是觉得无趣,余音拢拢一身素衣,转身出了大宴。

    莫说,这长荀上神生活得还真是好,整个一个富贵闲人罢。拨拨手边的枝草,这条小路上,幽静深远,只有余音一个人,远处隐隐有嬉笑打闹的声音,想必也是哪个随着那位仙家来的吧。

    余音环顾四周,无人,扯扯衣角正准备转身回去呢,哪知竟一头撞在一堵墙上,准确的来说是一堵肉墙,好吧,其实是一个人。

    余音顿时撞得眼冒金星,心里还想着,这人哪里冒出来的,上一秒四周还没有人呢!抬头望去,却在下一刻呆愣在原地。

    眼前的人一袭玄底秘银袍,其面深邃如刻,淡冷如霜,高大挺拔的身形,一双深沉的有些漠然的眼,此刻正在冷冷的看着余音。

    被盯着的余音登时大脑嗡的一片,那张脸,同东陵八分之像。

    “东陵?”颤抖的、如同小猫一般微不可查的声音自余音口中吐出,在那一刻,余音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一个你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喜欢的人,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男人侧身轻易的躲过余音伸过来的那只手,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到之前的冷然,开口也是低沉的,同东陵无二的声音,却不再带着那股情义,“姑娘怕是认错人了。”

    余音伸出去的手在男人闪开的那一瞬间就停滞了一下,如今又听闻男人对自己毫无感情的话语,心里那股热潮突然一股脑的退了下去,就如同被人浇了一桶凉水一般,冷到骨子里。为什么?眼前的人不是东陵吗?对呵,东陵是凡人,凡人怎么可能会是这东海龙神所宴请的客人呢?突然间,余音低下头掩去了眼中的热切与那抹水润,再抬起头来时,依旧是平日里那个呆萌呆萌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余音扯着嘴角,给那人赔礼。之后便想要离开,面对着与东陵七八分相像的面孔,余音觉得自己的心里那股难过劲不断地向上翻涌。刚刚放下些的记忆又开始不断地涌上来,东陵东陵,突然很想念你。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思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上前一步拉住余音的胳膊。

    余音和那男人皆是一愣。

    半晌男人有些怔楞的松开抓着余音胳膊的手,“你认识本君?”男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余音默然,这叫她怎么回答?认识?不,我只是认识你的这张脸。

    正当余音纠结之际,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咳。

    “本君道是谁呢?原来是帝君大人。”一声清润的男声闯了进来,正巧解了余音的尴尬。

    抬眼望去,那人一袭水蓝长衣,身形挺立,细细的再看着那张脸,竟是俊朗到极致,如星般朗朗。察觉到余音在看着自己,那双辰星般的眼睛向她这边扫过来,竟一步步的朝着这边走过来。

    “果真是长成大姑娘了。”来人温柔的拍拍余音的头,笑笑的说道。

    余音被那人拍的一愣一愣的,这是谁?细细的看着那张明晃晃的俊脸,余音仔细的在自己的记忆中搜寻着......

    “你是......长荀上神?”想了半天,余音快轴出锈来的脑子终于灵光了一下,眼前的人仔细想想还真是有那么一些印象。

    “许久不见,想不到阿音竟还记得我。”

    长荀笑了,而且笑的特别的开心。连带着余音的心境也明朗了些。于是彻底被两个人忽略的帝君大人便黑了脸。

    “本君竟忘了帝君大人还在这里。”长荀笑够了,一脸转向男人被称为帝君的男人,说道。

    “哼!”男人看都没看长荀一眼,只是瞥了瞥一旁的余音,便转身走掉了。

    “脾气还是这般的臭。”长荀摇摇头,望着男人离开的背影说了一声。

    之后转身,笑望着余音,“阿音,怎么就你自己来了?号钟没陪着你吗?”长荀也自是知晓那号钟护犊的样子的,如今叫余音独自前来东海真是不合常理。

    “天池要事,大哥被牵绊不能前来,特意叫我与天歌来为长荀上神祝寿。”余音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刚刚那个奇怪的帝君身上扯出来,回着长荀的话。

    “唤我长荀大哥便好,你小的时候都是这么叫的。”长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号钟的事情,突然开口矫正余音对自己的叫法。

    余音踟蹰了一下,便也就顺应了下来,反正他同大哥是好友,拿自己唤他一声大哥也不为过吧。

    不过......

    “长荀大哥,刚刚那人是什么来头?”余音非常好奇,毕竟他有着一张同东陵相似的脸。

    “他便是那昆仑之境的主人。”长荀说道。

    竟然是那位传说中的昆仑之境的主人!余音心下有些骇然。据说四海八荒有两个地方最为神秘,一是西荒大荒之境,极凶之地,二便是东荒的昆仑之境,主大吉,有瑞兽白泽镇守。而这两大之境的主人也是行踪成谜,一个是大荒之境的主人,无人知晓其名其姓,更别提面相了。而这昆仑之主则是比那大荒之境的主人好一些,最起码长荀这般的上神见过其真身,好吧,加上误打误撞的余音也算一个。

    “原来竟是传说中的那位。”余音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亏得自己没有扑上去‘认亲’,不然依照传说来看,自己估计会被喜怒无常的昆仑之主拍死。

    “他哪里有四海八荒相传的那般凶恶,只不过是不爱言语罢了。”长荀一眼便看出了余音所想,说道。暗笑这丫头怎么还是这么可爱,“不过话说回来,你同他怎么还杠上了?”

    见长荀问起来,余音只好大概的说了说,“我有一个,一个朋友,和他长得极像,一时间便认错了。”

    “哦?极像?”长荀挑了挑眉,沉吟了下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