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战场与黑店(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10本章字数:1969字

    “呜——呜呜——”

    低沉的呜鸣在辽阔的土地上响起,被马蹄践踏过的草原一片死寂,大风吹过,黄沙遮天蔽日。

    “呜——呜呜——”

    仿佛在祭奠战争中死去的英灵,军号一次次沉重而缓慢地被奏响。

    纵横的尸体交叠在一起,残肢断骸堆叠成一个个高塔,食腐的秃鹫肆意啃噬着支离破碎的肉体。一只刚换好毛的瘦小秃鹫正在肆意享用美餐,忽然像是受到什么惊吓般怪叫着飞离。

    一只染着血的手忽然从破碎的残骸中伸了出来!

    这几乎让人窒息的味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盛夏强忍着恶心用力推开那些几乎把自己活埋的东西,挣扎着坐起身,刚喘了几口气就被吓得几乎停止呼吸。

    尸体,漫山遍野的尸体,仿佛修罗炼狱!

    她这是在做梦吗?为什么……会这样!

    盛夏无意识地低下头,却发现掌下摸到的,竟然是一张瞪大眼、被长枪射穿了眉心的扭曲面庞!

    “天!”

    惊叫一声,盛夏吓得连连后退,连滚带爬的离开尸堆。本想站起来,双腿却是一软,跪倒在地。

    掌上是粘稠温热的赤色液体,盛夏忙将那些血液往衣服上擦拭起来,害怕到几乎落泪。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到这么一个地方来?这里,这里还会有活人存在吗?

    等等,她的衣服……

    为什么会是这样?亚麻?而且……没有染过色?

    脑后忽然传来陌生的语言,盛夏茫然回头,发现身后站着的是一个极为魁梧强壮的男人,手上还提着一把染血的巨斧。而他的身后则是一个高瘦的男人,黑色头巾下是一张消瘦的脸,那双海一般深蓝的眼眸却好像猎鹰一样炯炯有神。

    一个满是尸体的地方,两个陌生的带着武器的异国男人……

    必须离开这里!

    盛夏警惕地看着两个男人,缓缓地站了起来,在他们的凝视下小心翼翼地尝试着向后挪动了一小步,然后猛地转身狂奔!

    “مهلا!احترس!”

    魁梧的男人惊呼一声,盛夏还没有想明白他到底要表达什么,脚下一绊,整个人便向前倾倒了下去,而近在眼前的正是逐渐放大的刀尖!

    糟了!刚刚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难道又要躺回去了么?

    腰部忽然被人拽住,整片天地都旋转起来。刀尖在离眼睛不到一厘米的地方擦过,盛夏正要松一口气,头却重重磕在了石头上,顿时一阵晕眩。

    “拜巴尔!你小子是要女人不要命了么!下次再这么胡来,看老子不打折你的腿!”粗犷的声音传来,带着责怪的语气。

    “嘶……”似乎是被扯到了伤口,拜巴尔压着声音,极为隐忍低低吸了口气,“别这么粗鲁。”

    从惊慌中回过神的盛夏呆滞的看着两人,坐起来使劲摇了摇头。怎么回事,刚才还听不懂的语言为什么突然能听懂了?

    艰涩地咽了口唾沫,盛夏轻声问两人道:“请问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这声音并不是自己的,就连出口的语言也自然而然地转变了!难道自己是穿越了吗?盛夏揣紧拳头盯着眼前的两个男人,期待又害怕对方即将给自己的答案。

    “还不是东方草原上的那些毛子……呸,下次再来老子一定要砍飞他们的脑袋!”魁梧的男人骂骂咧咧了一句,然后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就躺在死人堆里了?”

    东方草原上的毛子……再加上他们头上极为明显的,西亚伊斯兰教特有的头巾……

    自己果然是穿越了!而且似乎还是蒙古西征的时候!

    蒙古建国之后对东欧西亚地区进行了三次大规模西征,蒙古铁蹄征服了将近30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带给西亚和东欧一场毁天灭地的灾难。

    盛夏迅速在脑中整理着相关的时代信息,却忽然感受到一道刺眼的目光。扭过头,只见削瘦的拜巴尔正狐疑地看着她,盛夏不由得有些尴尬。呃,这种时候她一个刚穿过来的人,一没钱二没背景,似乎还是先装失忆找靠山比较好?

    于是,盛夏忙装出一副头晕的不得了的样子,“我,我也不知道……我感觉头好疼,好像有很多东西都忘记掉了……”

    “……”

    拜巴尔沉默着看着她一边装晕一边左摇右晃,一脸的“你在玩我吧”。

    竟然不吃这一套!盛夏暗自磨了磨牙,正在思考下一步要怎么走的时候,忽然那个魁梧的男人狼嚎了一声,然后猛地扑上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男人一边下手极重地揉着她的头发,一边大声吸着自己的鼻涕眼泪,“呜呜呜小姑娘你真是太可怜了!失忆了吗?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记得家在哪里吗?”

    呃,这,这是,她装失忆成功了?

    幸福来得太快,盛夏一时感到有些不能接受。瞥了边上的拜巴尔一眼,只见后者正一副极为头疼的样子,捂着额头叹息不已。

    看来这位仁兄并不怎么相信,所以自己只是骗到了一个……蠢货咯?

    又看了一眼哭的稀里哗啦的魁梧男人,盛夏昧着良心吐出了一个很不忍心说出口的事实。

    “拜巴尔,我们带她去找她家人吧?你看她一个女孩子流浪在外又失了忆多不安全。现在的时局这么乱你也是知道的!”抱着盛夏嚎了一阵子后,男人毅然开口说道。

    哎,好有同情心的男人啊,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像流氓,原来却是个好人嘛!

    “是是……”拜巴尔头疼地应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嘀咕道,“要不是你上次见到那个小贼也这么说,我们也不至于所有的盘缠都被骗走了……”

    呃,被小贼骗走所有盘缠……

    盛夏额上划过数道黑线,然后扭过头看了一眼正在用衣袖擦鼻涕的魁梧男人,默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真是个蠢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