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53本章字数:3071字

    这世上的有情众生,各自有烦恼贪嗔恶业,若不断除,终不得解脱。

    当年他救她一命,是想渡她一程,可是,要将她渡到哪里,他却不知道。也许,他虽救了她,她的命却是别人的,她的岸亦不在此处。

    最后的最后,他回头想想,这一生他做了三桩错事。

    第一件错事,就是在她离家出走的那一年,没有立刻找她回来。

    他判断她身上的盘缠顶多撑个三天,又加上离家出走这件事是她常用的伎俩,就没特别放在心上。他想,她玩够了,自然会回来认错。此处是她的家,她不回家,又能去哪里?然而数月之后,他没有等到她回头是岸,却等来她从晋国寄来的书信。

    信上说的事很荒唐,荒唐得有些刺目。

    掌心升起火焰,将娟秀的字迹焚烧殆尽。

    那时的他还不知,胸中升腾起的火焰,名曰妒。

    他做的第二件错事,就是成全了她和慕容煜。明知她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却仍旧成全了她对他的义无反顾。

    他没有想到,慕容煜还是让她死了。

    她死了也没关系,死了才能够看清,一切都是执念。

    她因她的执念而死,他因她的死懂得何为悲。

    他错的最离谱的一件事,就是误以为他给她的,她全部都想要。

    他为了救她,动了体内佛元,只怕也是因此,让佛界将她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既是眼中钉肉中刺,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拔去。

    仙界降下天罚的那一日,他突然想起当年的青莲尊者。他长久以来都以为,是魔界为了嫁祸佛界才故意诛杀那名女子,以此逼青莲入魔,然而,面对着红莲业火,他终于为自己的天真笑出声。

    时隔许多年,当年那位因情入魔的执法长老的心情,他总算能够体会一二。

    原来这就是恨。

    在业火行将把他侵吞之际,他解开了设在佛界须弥境菩提殿的封印。

    那里封印的本是他的另一半。他离开佛界时,为了让佛界放心,将与他一体两面的影子封印。那个影子名为“欲”,佛界将其唤为“魔”。

    本体与影子合二为一,才是完整的他。

    本以为,这次总算可以保护好她,却没有料到,待他从红莲业火中重生,她却早已带着他的佛元从离仙台跳下。

    前尘往事,她就那样尽数放下。

    这世上再没有他的长梨了。

    怪只怪那一年,他将她给的菩提子收下,也将他的妄念好生收敛。

    他的这一生,负了菩提,亦丢了她。

    ——————————————以下为沈初版结局———————————

    他在满室茶香中,来到她的身后。

    她穿一件极素净的白衣,乌黑的长发没有束,静静地落在后背上。

    这样看过去,她的整个人都很小,肩头瘦削,背影有些冷落。

    她似乎将他当成了照顾她起居的女官,说话的声音很软:“是婳婳吗,来得正好,推我出去看一看。”轻轻将手中茶盏放下,“我们种在回廊亭外的梅花,想来也该开了。”

    他行到她身后,轻轻应了一句什么。

    听后,她没有立刻回头,也没有立刻开口,隔了会儿,才道:“沈大人来了,怎么不提前派人传个帖子。”

    语气疏离,拒人于千里之外。

    也许她还在怨他,又也许不怨了,却也不再将他放在心上。自从那日她逼出了他的佛元和九华印,他就已经领悟,他与宋诀给她的,她都不想要。

    他唤她:“梨儿。”

    她不待他说下去就打断:“沈大人,此处并没有你的梨儿。你若是找她的,只怕要失望而归了。”

    他将叹息敛好,道:“好。你不愿我唤这个名字,我不唤就是。”

    她将轮椅缓缓转过来,仰脸看向他。看清了她的脸,他才将一颗心放下。面前的女子虽有些苍白,但是气色还好。他庆幸,自己没有来晚。

    她将他看了一会儿,控制着轮椅绕过他,朝门外行去,他追上去,将她的轮椅扶好,她没有抵抗。

    他推着她行到廊外,看着廊外大雪,听她没什么情绪地问自己:“马上就是殿试,礼部正忙,沈大人怎么有闲情逸致下江南?”

    他道:“不是沈大人了。”

    她的身形微顿,神情总算不若方才镇定:“什么?”

    他在她身前蹲下,平视着她的眼睛,告诉她:“我向圣上辞官,已不是你口中的沈大人。”

    她沉默了片刻,应该是在想云辞怎么舍得放他辞官,她这个人,无论什么事情都要立刻想清楚,而且,心里在想什么,总是写在脸上。

    他等了她片刻,听她有些不大自在地问:“你不是沈大人了,又是如何进来的?”

    这里是皇家的行宫,又岂是寻常百姓轻易就能进得来的?她会困惑,也是自然。

    他道:“殿下猜一猜。”

    她立刻想明白,一挑眉头:“你又乱用金吾卫的腰牌。”神情中浅浅的得意,让她方才在他面前刻意做出的冷淡差点破功,她意识到这一点,咳上一声,似是想找回十四殿下的威仪,正襟危坐道,“你就不怕我让他们把你赶出去?”

    他好整以暇地将问题抛给她:“哦?殿下会么?”

    她慌忙别开目光,道:“沈初,你不要以为……”声音小下去,“你不要以为,你曾是我师父,我就不敢赶你出去。”望着飞雪,轻道,“你那日当着那样多的人的面拒婚,我可还记得。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很记仇的,你让我那么没面子,我要记你一辈子。”

    她这个人,身上没有一点凌厉的地方,就连生气恼怒,也都像这样没有棱角。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好像要被大雪的声音给盖过去了,然而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清楚,他听到她说:“你既然不想要我,又为什么来见我?”

    他为她这句话失了下神,反应过来,心下稍安:“原来你在为这个怨我。”声音里多些笑意,“岫岫,你怪我没有娶你?”

    她立刻否认:“我才不是这个意思。这是面子的问题,不是娶不娶的问题。再说,谁让你娶了。”为了掩饰尴尬,朝挡在跟前的他瞪了瞪眼睛,“你让开些。”

    他听话地起身,给她让出路来,可是,她身下的轮椅似乎出了些状况,无法随心所欲地控制,她鼓捣半天也没鼓捣好,朝轮椅抱怨:“什么时候不坏,偏偏这个时候坏,没用。”

    说罢,气呼呼地站起来,大约是坐太久了,腿软,他及时上前扶好她,原本倒是并无多余的打算,可是在她从他身边离开之前,却忽然改了主意。

    他按着她的头,将她重新按回去,她个子本就有些小,抱在怀中,就显得更小。

    她缓回神来,立刻将他推开,推开之后,转身就跑。

    看着她踉踉跄跄的背影,他叹口气。看来,还是要慢慢来。

    片刻之后,她果然派贴身女官前来送客。不知是她顾念着从前的师徒情谊,还是小女官顾念他这个先任礼部尚书的颜面,送客时的用词很客气:“殿下说了,她偶感不适,不能接待沈公子。殿下还说,沈公子如果没什么事,日后还是不要再来了。”

    他亦很客气:“既然如此,在下就不打扰了。”道过告辞之后,又顿下,对小女官道,“对了,替我转告你家殿下,江南关乎生计的产业,大抵与沈家脱不了干系,单说这座行宫吧,无论柴米油盐,茶叶香料,还是夜间燃的香烛,都是由沈家供应。”理着衣袖道,“这万一,供货的过程出了什么状况,比方说遇雪运不进来……”

    话还未说完,小女官已抢着道:“沈公子留步,沈公子千万不要走,奴婢这就去回禀殿下。”

    他立在廊柱那里,看向柱外的雪景,片刻后,小女官重新折返,态度比方才恭谨了许多:“沈公子,殿下请您过去喝茶。”

    喝完茶,她立在大殿的门前,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他却仍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立在她身边,气质很安静。

    隔了会儿,她问他:“沈初,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他想干的事太多,若是细数起来,可能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他想同她看日出日落,想同她品茶聊天,想同她做许多以前没有机会做的事,如果有可能,他想这一生的悲喜里都有她。

    他捞起她的手,她缩了缩,没缩回去。

    望着漫天大雪,他开口:“你做长梨的那一世,是我在渡你。这一世,换你渡我,可好?”

    原本还在他手中挣扎的小手因这句话顿在那里,良久,听她开口:“沈初,我连自己都渡不得,又该如何渡你?”她侧头看着他,问他,“你告诉我,我该如何渡你?”

    他不知道她该如何渡他,甚至不知他希望她如何渡他。可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又是那样简单。

    望着面前眉目似画的女子,他却突然觉得有些话此时不说也无妨。

    她的手还在他的掌心稳妥地握着,没有再试图收回,这样就很好。

    雪越下越大了,同那年一样,将斑驳的枯枝装点成满树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