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为什么要自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0本章字数:2647字

    拉着莫泠离开人群,张翼才接起电话。

    “是张警官吗?”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不是柳青藤的,张翼松了口气。

    “我是。”

    “您好张警官,我是柳青藤的同事洛阿生,我有重要的东西要给你,你快来舞艺学院找我吧。”说完那边很迅速的挂断了电话,张翼再打过去时,已经提示关机了。

    莫泠说她有事要回家一趟,就没有同张翼一起去舞艺学院。

    当张翼一个人开车去到舞艺学院时,已经是早晨十点了。经过门卫的指路,他直接来到洛阿生的办公室。

    “咚咚咚。”张翼敲着打开的门,洛阿生抬头,见张翼来了,便伸手指了指办公桌上的一个盒子,道:“这是唐峥给我的,他昨天下午交给我时吩咐我,让我在今天早晨打电话给你,把这个交给你。”说着她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还好,没有超过十二点。”

    接过洛阿生给他的盒子,张翼古怪的看了一眼洛阿生,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便拿着盒子朝外走去。

    在出舞艺学院时,门卫大眼凑近他小声的说:“警官啊,阿生的案子查得怎样了?”

    “大爷,你在说什么?”张翼蹙眉。

    “你刚刚不是去阿生办公室了吗?你不是来查案的?”门卫大爷显然有些不相信,不过他当门卫多年,也知道案件这种事情不能随便透露给外人。

    无奈的叹了口气,门卫大爷摇摇头惋惜道:“可怜青藤和阿生那两丫头了,还这么年纪轻轻的,就命丧黄泉了。”

    “大爷,你的意思是?”张翼已经猜到了什么,但他不敢确定。

    门卫蹙眉,他看着张翼手中的盒子,突然大惊:“这这这…昨日阿生抱着这个盒子回来后,就惨死在了女厕所……”他说完之后急急捂住嘴,连忙摇头往门卫室里走。

    这时,张翼的电话再次响起,是莫泠打来的。

    “张警官,你快来我家一趟,我爷爷快不行了。”也是在说完这句话后,莫泠的电话就挂断了,再也打不通。

    张翼低低的骂了句娘,急忙开车朝A市中心开去。

    到了莫泠家时,她爷爷已经断气了。在那间昏暗的小屋子里,几根香烛被拦腰折断,断的上半部分融化在地上,印出一片红。

    莫泠趴在莫老爷子身上,哭得稀里哗啦。

    张翼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抿抿唇最终只是说了句节哀。

    安抚好莫泠的情绪,他帮莫泠打电话通知她在外地的家人,然后拿着盒子回了警局。

    他没有发现的是,在见到莫老爷子死的那一刻,莫泠的眸子就变了。眼瞳里泛着浅浅的蓝光,只要不注意,是很难有人发现的。

    “张警官,柳青藤的母亲今早在湖里给捞出来了。”一个警察拿着一叠照片放在张翼的桌上,忍不住皱眉:“楚敏的肚子里面全部都是鱼,她的眼睛也被鱼吃了,一只手还千疮百孔。”

    张翼拿过照片一看,也忍不住皱起了眉。

    放下照片,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档交给赵宇:“莫泠家里出了事,你暂时顶替下她的位置。”

    赵宇点头,接过文档。作为一名刚上任的警察,识趣的他并没有多嘴问是发生什么事了。

    案件还在调查当中,张翼的情绪是越来越差。那个他拿回来的盒子,早就被人调包,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

    柳青藤住的房子被封了七天。被封住后,她的灵魂也被锁在了里面,想投胎也出不去。

    就在她准备闯着封印逃出去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猫叫。

    她闻声转头,只见一只黑色的猫突然出现在她家的窗外。黑色的身体绿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叫人发毛。

    “猫能看得到我吗?”柳青藤一惊,灵魂瞬间飘到窗前。

    猫又叫了一声,像是打哈欠一样,神情慵懒,干脆直接趴在了窗台上,前爪垫着小脑袋,眼睛依然盯着柳青藤。

    “好可爱的小家伙。”柳青藤忍不住伸手去摸它,在摸到猫的那瞬间,她一怔。

    人要是死了,不是会穿过物体本质吗?为什么她还摸得到猫的身体……

    “你能听得懂我说话吗?”

    猫眨了下眼睛,表示能。

    太好了!柳青藤大喜,她指了指门外的封条:“你可以去帮我撕掉门外警察封住的封条吗?让我出去。”

    猫无动于衷。

    “就是把那纸条扯下来,撕碎它,懂吗?”猫是很机灵的动物,她并不会觉得猫听不懂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情况紧急,她还是示范了一遍撕纸的动作给它看。

    可猫依旧无动于衷。在无动于衷了好一会儿后,它站起身体,蹿到屋子里。

    屋子外突然多了一股浓重的阴气,似乎要破了封印冲进来一般。

    “喵!”猫冲着门外大叫,浑身的毛都似炸起来了。它的叫声尖锐刺耳,让柳青藤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屋内突然刮起了大风,放在桌上的水杯被吹倒在地上,墙上的画框也被吹得掉落。

    猫的叫声依旧在空荡的屋子荡漾,一声声尖利刺耳。

    “好了,夜瞳。”不知哪里传来的低沉男嗓音,带着魅惑人心的力量。猫停住了叫声,屋内的狂风也就此停止了。

    这……

    柳青藤还来不及大惊,那只被称作夜瞳的猫就蹿回了窗台吗,欲试往楼下跳。

    “小家伙,这可是十八楼啊!”

    她惊叫着想拦住它,可是已经晚了。夜瞳纵身跳了下去,在快落到地面时,身体像一缕黑烟般消失在空气中。

    这不是只普通的猫……柳青藤愣愣的飘在窗台前看着,垂眸无奈的叹了口气。

    早知道就威胁它让它把封印撕掉就好了,现如今唯一一只能帮她的动物都消失了。神啊,谁来放她出去啊!

    就在她欲哭无泪时,刚刚那个男声又响起了:“封条是在保护你的灵魂,不想被吞噬,就老实在这里呆着。”

    “你是谁?”柳青藤收回叹息,她环顾四周,却一个鬼影也没看到:“我是自杀哎,又不是他杀,为什么警察要把我的房子给封了,不让我去投胎?”

    “真的是自杀吗?”带着戏虐的韵味,他又道:“那你为什么要自杀?”

    为什么?闻言柳青藤糊涂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自杀……要说受不了社会压力而自杀的话,很可惜她不是。她生活幸福,工作顺利,身边的亲朋好友对她也好。若要说不快乐的事情的话,那就是她跟男朋友分手了,母亲也在一个月前失踪了。

    莫泠爷爷的葬礼在一个月后举行,张翼也前往参加了。

    下葬当天,风很大。莫泠说这是阴风,来自阴间的风。在棺材放入尘土那刻,天变得灰蒙蒙,竟下起了大雪。

    在场所有人除了张翼外,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乎这样的现象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莫泠告诉张翼,她爷爷是得道高僧。在战乱期间死过一次,后被人搭救,修炼成佛。到现在活了也有一百二十余岁了。但是她爷爷这次的死还不是阳寿尽,而是有恶鬼作祟,所以导致现在的现象发生。

    莫泠说完后,张翼这才发现她的眼睛与以前有所不同。

    他问莫泠眼睛是怎么弄的,而莫泠只是打着哈哈,随便扯了个理由敷衍了过去。

    葬了莫老爷子,她跟着张翼回到了警局。

    “你说那个盒子被人调包了?”莫泠已经换回了警服,坐在张翼对面:“按你说的,那盒子一直放在你车里,不可能有人拿得到啊。”

    “我也很奇怪。”

    “那你从舞艺学校出来后,还去了什么地方?”

    “接到你的电话就直接赶往你家了。”

    “……”莫泠蹙眉,眼睛又一次泛出了蓝色的幽光。她抬手拧着眉心,另一只手掐算着时间:“那个盒子里面曾经装着一个翡翠玉镯,玉镯是她从小戴的,可惜最后在那场车祸中被撞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