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男人和猫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0本章字数:2570字

    “你怎么知道里面的玉镯?”张翼吃惊的看着莫泠,他自己都还没来得及打开盒子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莫泠竟然知道。于是乎,他正准备问莫泠那盒子在什么地方时,赵宇忽然捧着资料在外敲着玻璃门:“张警官。”

    张翼适时止住了话,他把视线转到门口:“进来。”

    赵宇推门而入,他把资料交在张翼手上,道:“洛阿生的死查出原因了。”

    “那天她进女厕之前,跟一个同事发生过口角。在出厕位时,一只脚踩到玻璃珠,往地上摔时头砸到那个同事预先放置的洋丁上,正中眉心。”

    “那个与她发生过口角的人呢?”

    “带回来了,正在审讯室。”

    “好。”把资料整理好放进抽屉,张翼起身往门外走,莫泠紧跟其后。

    在他们两个都离开办公室后,一个抱着黑猫的男人出现在了张翼的办公室里。

    他不紧不慢的走近张翼的办公桌,修长的手指拉开张翼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柳青藤的死讯资料。

    “记录得还挺详细。”官漠嘴角勾起一个邪邪的弧度,食指尖突然燃起一股绿色的幽火,把手里的那份资料染成灰烬。

    夜瞳喵了一声,从他的肩膀上跳到电脑桌上。

    它的前爪敲着键盘,电脑里面也记录了柳青藤的资料。

    “全部删掉吧,一点印记也不要留。”

    夜瞳又叫了一声,把电脑里面关于柳青藤的档案全部清空。

    就在一人一猫准备离开时,一个小警员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张警官,我有要事……”在看到官漠时,她一怔,一张稚嫩的小脸瞬间通红到耳根:“你……你是谁?”

    眼前的这个男人五官精致,湛蓝色深邃的眼眸,棕色的长卷发……浓眉如墨,鼻梁高挺,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桃红色的嘴唇,如画中美男子一般的完美脸型。

    他左耳还带着一颗闪耀着炫目光亮的蓝色钻石耳钉,给他冷酷的外表添了一丝放荡不羁。

    袁小小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帅的男人。只是很奇怪的是,为什么他身上那黑色的衣服好怪,像是古代人穿的……

    “好看吗?”官漠在袁小小愣神的瞬间移到她面前,很久没有见过人类了,眼前这个小姑娘倒是有趣。

    “好看。”袁小小捣蒜般的点头。点完头后她猛然缓过神,“不对啊,这是张警官的办公室,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猫不小心蹿了进来,我是来抱它离开的。”官漠身体一侧,让袁小小看到张翼办公桌上的黑猫。

    夜瞳缓缓偏头,在绿色的瞳孔与袁小小对视时,飞身朝她扑了过来。

    “啊……”袁小小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发出尖叫。

    等了半天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伤害,她止住了尖叫声睁开眼睛,眼前的男人和猫都不见了。

    此时的审讯室,张翼和杀害洛阿生的嫌疑人面对面坐着,莫泠站在他的身后,手里拿着小本子认真的作着记录。

    “叫什么名字?”

    “于菲紫。”

    “多大了?”

    “刚满二十五岁。”

    “老家是哪的?”

    “本地人。”

    “洛阿生死之前是不是与你发生过口角?”问到了重点,于菲紫脸色一僵,点头:“之前是有过一点小摩擦,不过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能具体说下你们吵架的原因吗?”张翼双手交叠放在桌上,眼神一刻也不松懈的盯着于菲紫。

    于菲紫被看得有些紧张,视线别开:“嗯。”

    “我在舞艺学校当了两年的老师了,洛阿生是今年才毕业过来的。我们之间的摩擦在一次会议上,她不同意我的观点,还指出了很多不足,让我当众很没面子。于是私下我就找她聊天,刚开始还聊着挺好,后来不知哪句话就引起了冲点,我们俩也因此结下了梁子。”

    这种事情说出来也挺不光彩,但是大难在头,什么也没有命重要。

    “我们两人也明里暗里吵过很多次,最后一次是在洛阿生去世前。那天我去找她,因为她上交的备课笔记很乱。根本没有一点重点,我让她重写,她不肯,说我鸡蛋里挑骨头。然后我们就吵了起来,之后我就离开学校回家了……后面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门卫大爷可以作证的,他看到我出了校门。”

    说完她似乎想起什么,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于菲紫一拍桌子站起来与张翼对视:“舞艺学校还有监控,你们要是不信我说的可以去调监控啊!”

    站在后面的警员见状把她按倒椅子上,示意她冷静,如果她真的没杀人,警察也不会冤枉她。

    张翼沉默了会,抬手捏了捏眉心,语气有些无奈:“监控在洛阿生进厕所后全部断电。”

    “什么……”于菲紫脸色一白,无力的瘫痪在椅子上。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张翼在心中有了肯定。

    出了审讯室,只见袁小小慌慌张张的从他办公室里跑出来:“张警官,刚刚接到上头来电,说让你停止调查柳青藤这个案子。”

    张翼凝眉,大步朝办公室走去,回拨了刚刚打进的那个电话。

    “喂,王局,刚刚……”

    “张翼,从现在开始,我让你停手柳青藤所有案子。”电话那边威严的声音传来,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可是这个案子已经死了四个人了。”而且他现在还在调查洛阿生的死呢。“还有那场十车连撞事件,可能也跟柳青藤的死有联系。”

    “好了,到此为止。”说完王局把电话果断的挂掉。

    张翼生气的把电话往桌上一摔,气恼的坐在椅子上。“王局根本就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余光瞥到电脑,他鬼使神差的打开显示屏,这才发现电脑被人动过。难道是袁小小?

    滚动鼠标一看,这才发现柳青藤所有的记录都不见了。再打开抽屉,连备份的纸质资料也没有了……

    低头,他看见地上零零碎碎的有些灰烬。风一吹,钻进各种空隙里。

    连老天也要阻止他查这个案子吗?

    虽然这个案子无从下手,但是柳青藤的死牵扯到太多人和事了,他不甘心就此收手。

    夏末的天微微凉,风一吹卷起地上少许落叶、粒粒尘土。

    今晚是八月十五,月儿正圆。也不知是谁上楼时顺手撕掉了柳青藤家的封条,天际划下一道惊雷,轰的一声响彻到整个小区。

    “终于是允我去投胎了吗?”柳青藤身体穿过门,幽幽飘下楼梯。在出小区门时,她还遇到了楼下的周大姐。

    周大姐手牵着儿子正从外买月饼回来,三人在楼梯道遇见。

    “儿子?怎么啦,怎么不走了?是不是累啦。”周敏蹲下身问。

    “妈妈……妈妈……”她儿子指着楼梯口的柳青藤大哭:“青藤姐姐在那里……啊呜呜呜……她脸上有好多血,好可怕……”

    周敏听后脸色一白,但还强装镇定的摸着她儿子的头:“小军,这大晚上的,别吓唬人。”

    小军哭了起来:“妈妈……她朝我们走来了……呜呜呜……”

    周敏望了望四周,心里油然升起恐惧感,她抱着小军频频往后退,声音颤抖道:“柳……柳青藤……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们,我们在你生前可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杀死你的人啊……”说完她脚一崴瘫痪的坐在地上,手臂紧紧圈着自己的儿子。

    柳青藤看了周敏的儿子一眼,抬手摸向自己的脸。

    哪有血?

    算了,反正都已经死了。

    放下手,她飘下楼,出了小区门口。

    “妈妈……她走了。”小军扯扯还在发抖的周敏,嘴角扬起一个让人察觉不到的诡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