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诡异的公交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0本章字数:3184字

    “糟糕。”柳青藤暗叫一声不好,今晚的火车肯定是坐不了了。

    她拿起行李走出咖啡馆,在路边的商店买了顶沙滩帽戴上,以便遮住脸。

    打车去了汽车站,及时买了去往T市的车票。在莫泠带人赶来前,车子缓缓发动,离开了A市。

    车子开了一天,晚上八点的时候到达了T市。

    时间不算很晚,可车站此时却是冷冷清清,走出站外甚至难看到出租车。

    柳青藤拖着行李站在马路边等,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有一辆公交车缓缓驶来。

    “T市车站到了,有下车的乘客请下车……”车子停在柳青藤的面前,她抬头看了一眼车身,发现这辆公交车的外观简直跟二十世纪的公交车有得一比了。

    上了车,里面更是传来一股像是死老鼠的味道,难闻至极。

    但是现在天色已晚,柳青藤找的那家公寓离车站还有好远的距离。她心想还是先将就一下回去再说。

    好在这一路上,公交车除了开得慢点之外,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下了车,柳青藤直接拖着行李往租的公寓走去,在楼下时还顺便买了几包泡面。

    “你是新搬来的?”收银员是个年仅二十的小姑娘,长得白白净净,但脸上却透着冰冷的气息,让人觉得不易靠近。

    “嗯。”柳青藤淡淡回应,拿起收银员帮她装好的泡面。

    “你是住在B栋604号房吗?”收银员在她走出去前问。

    “是,怎么了?”

    “天呐,竟然还真的是。”米娇深吸了口气,脸色一改之前的冷淡:“你难道不知道吗?604房曾出过事!这都好多年没租出去了,你……你不是本地人吧?”

    “我是外地来工作的。”

    米娇紧抿了下唇,“晚上睡觉别把灯全关了,留一盏照路吧。”说完她赶紧垂下眸,柳青藤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拖着行李走到B栋公寓,乘电梯上了六楼。

    这六楼阴森森的,明明还是夏天,可这阴冷的风吹得像是寒冬一样,冷得柳青藤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顺着走廊一直走到尽头,604房到了。

    柳青藤给房东打了个电话,等了十分钟后房东拿着钥匙匆匆从电梯里走出来。满怀歉意道:“路上堵车给耽搁了点时间,这是你的钥匙。”

    柳青藤接过钥匙打开门,又想起了米娇说的那番话,忍不住问:“这房子……之前有人住过吗?”

    房东推开门顺势打开灯,一脸轻松的回答:“这房子是出租房,当然有人住过了。”

    “那我听人说这房子出过事?”虽然这样问着,柳青藤还是把行李拖了进来,四下打量了一番。

    房东的脸色不大好看,“我这房子可干净得很!可别净听人乱说。”

    这房子的确很干净。大厅内墙壁洁白,布艺的沙发整齐摆放好。还有实木的茶几和一台70寸的大彩电,墙上还放着画框,画框里是些名画。

    三室一厅二卫一厨,这么大的面积可惜只有她一个人住。好在房租很便宜,她也犯不着再去找小点的房租。

    “怎么样?房子还不错吧。”见柳青藤打量房子,房东笑道。

    “是挺不错的,就是感觉进来有点冷。”

    “这四周房子多,把阳光围住了,当然会有点阴冷。这夏天也正好啊,凉快!”

    “嗯。”柳青藤推开一间房走了进去,把箱子放在衣柜的旁边。

    “那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家了,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好,麻烦您了。”柳青藤礼貌的把房东送了出去,关上门,她感觉更冷了。

    回到房间,她打开灯,把箱子里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整理好放进床对面的衣柜里。

    新家,就暂时这样落定了,明天再去网上找的那所学校面试……

    这样想着,她满意的点点头,拿起睡衣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倒在宽大的床上,渐渐酣睡起来。

    夜深,时钟滴滴答答的转动声响彻在整个房子。

    房子的窗户没关,屋外有阴风吹进,吹灭了客厅还亮着的最后一盏灯。

    第二天柳青藤早早的起床,走出房间后竟看到客厅的东西乱成一团。就像昨晚来过客人一样,可她明明记得睡觉前东西还整齐的摆放好了的呀。

    疑惑的把客厅收拾好,她拿起包包出了门,晚上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了个电灯,把昨晚烧坏了的灯换了下来。

    ‘啪’换下来的灯没有抓稳,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柳青藤蹙眉,走进厨房拿扫把把地上的玻璃扫干净。转身,那个刚刚被装上的电灯又灭了。

    “这线路有问题,我刚刚才买的灯又被烧坏了。”柳青藤站在客厅的阳台上打着电话,房东沉默的了会,开口:“明天我找人过去看看。”

    “行,明天傍晚过来吧,早上七点我要去上班。”

    挂了电话,柳青藤打着手机电筒从房间里找出几根白蜡烛点燃。明黄的烛火有温度,照亮了整个大厅。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柳青藤总感觉有人在屋子里看着她。可转身环视了屋子好几圈,也没见到一点异常的。

    凌晨两点时,她耳边传来唱戏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还是从客厅里传来的……

    柳青藤皱了皱眉,拿被子捂住自己的耳朵。

    可这声音越来越清晰,一点也不像是幻听。她猛的睁开凤目,掀开被子下床穿鞋。

    走到房间门口,柳青藤耳朵贴着门,在确定声音就是从外面传来时,她心提到了嗓子眼,心想家里是不是遭贼了……

    小心翼翼打开门,印入眼眸的是一张没有血色的脸,一张女人的脸,近在咫尺。

    “啊!”柳青藤大叫着后退,“你……你是谁?”

    女人手里端着果盘,眼神空洞的走到客厅的茶几旁,把水果放在茶几上。

    这客厅里还有一些人,有两个老人,一男一女;还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孩子;这五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家人,可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家里?

    “有生人。”女人放好水果后,转眸盯着柳青藤,那眼神极其哀怨,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柳青藤大叫着跑出了房子,乘电梯下到了一楼。

    凌晨两点的大街没有一个人,因为跑得急促,她没有把手机带下来。

    昏黄的路灯照在清冷的大街,柳青藤径直跑到一座公共电话亭下,拿起话筒拨打了110.在电话响了一秒时,她手中的话筒被人抢过,强行挂断了电话。

    “你……”柳青藤抬头,看到的是官漠那张阴冷俊朗的脸。

    “跟我来。”他拉起柳青藤的手走出电话亭。

    “我租的房子进贼了,而且还是一家人。”柳青藤跟在他身后。

    “那不是贼。”官漠突然停下脚步,他松开柳青藤的手,缓缓别过头看着她因为惊吓而苍白的小脸:“你看看周围。”

    风刮起了地上的落叶,它们飘荡在昏黄的路灯下,卷起一地尘土。

    时钟滴滴答答旋转,距离刚刚不过只过去了五分钟而已。这正是阴间大门打开,孤鬼出来游荡的时间。

    柳青藤缓缓转头,目光看着马路上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确切来说,应该是鬼……

    “我……”她抬手揉揉自己的眼睛,再看,那些飘荡的鬼魂更加清晰的呈现在她的视线里。“我为什么会看到这些东西?我的眼睛……你对我的眼睛做了什么!”

    官漠冷冷的看着她,拿出iPhone7打了个电话,随后告诉她:“两个月前你出了车祸,捐献者给你的眼睛是阴阳眼,所以你能看到这些。”

    原来是这样。

    “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看不到吗?”虽然她去过地狱走了一遭,但在生活的世界里看到这些还是挺可怕的。

    “挖掉你的双眼。”

    “……”

    过了一会,夜瞳嘴里叼着一把蓝色的油纸伞从暗处走来。官漠蹲下身拿过夜瞳嘴里的油纸伞,递给柳青藤:“这把伞你拿着。”

    柳青藤知道官漠不会害她,便接过,疑惑的问:“这伞是干嘛的?古代的伞,下雨天又不能打。”

    “此伞名唤回魂,灵魂站在油纸伞下会现行,人由此可以看到鬼魂。这伞还具有攻击力,如果你遇到厉鬼,可以拿着伞把她击退。”

    “如果你害怕的话,把伞放在客厅的西面方位,这样就不会有鬼怪在房子里了。”

    柳青藤面色一喜,拿着伞打开又合上:“还真是好伞,谢谢你了。”她抬手摸着伞面上的花样,低语又囔囔了一句:“不过这伞的样子倒是有点眼熟,好像我以前用过。”

    官漠一笑,不再说任何话转身就往暗处走。

    柳青藤见他要走,立即开口问:“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官漠。”说完他带着夜瞳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官漠,这名字还真是好听。柳青藤微眯起眼睛笑,抱着伞走回B栋公寓。

    到了公寓门口她才想起自己没有带钥匙下来。

    ‘滴’一只雪白如葱玉的手出现在柳青藤面前,她别过头,只见一位美貌的女子提着包打开门。

    “要进来吗?”她微微一笑,手还拉着门。

    柳青藤赶紧走了进去,对着女人说了声谢谢。

    “我叫轻语,住在七楼。”她按了电梯,两人一齐走进去。

    “我叫柳青藤,外地来的,住在六楼。”她紧紧抱着伞,在不确定眼前这个是人是鬼时,她不敢轻举妄动。

    这么晚了,一个打扮得如此漂亮的女人出现在电梯……柳青藤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恐怖片段,最终在电梯叮的一声嘎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