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死去的少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0本章字数:3193字

    六楼到了——

    柳青藤抱着伞走出电梯,在电梯门关上那瞬,她回头用余光瞟,竟然看到轻语勾起了嘴角对着她笑。那个笑着实诡异。柳青藤打了个冷战,快步走到604房。

    房的大门还是开着的,里面的五个鬼也还在。

    他们见柳青藤回来,目光齐齐望向她:“她看得到我们吗?”小孩问抱着他的爷爷。

    “看样子应该是看得到。”小孩的妈妈回答:“没关系,让我吓跑她。”

    说完她瞬间移到柳青藤的面前,张开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她的手高高举起,做成掐人的动作。

    柳青藤怔了好一会,反应过来后不紧不慢的拿出手中的伞撑开。

    伞撑开那瞬间,照射出一片佛光,把女人逼得后退了几步。

    “你……”女人大惊失色,“你是道士?”

    柳青藤见有效,便大胆的举着伞慢慢走进屋子,向他们靠近:“我是刚刚从外地里的租客,你们在我房子里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希望你们就此离去,否则我也不知道这伞会不会让你们灰飞烟灭。”说完她故意把伞伸向他们,那五个鬼后退缩到阳台,愤怒的看着她。

    “这是我们的房子!”小孩大声辩解,说完他们的样子全部变成了死的时候,身上的血滴到地上。

    看到这一幕,柳青藤大概明白了什么。她也不着急,只是坐在沙发上撑着伞,声音轻缓:“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被人杀害的吧?既然人已经死了,就该去地狱喝孟婆汤,过奈何桥。”

    “凭什么!”女人愤怒的盯着柳青藤,却又不敢靠近一步。因为靠近那把伞的话,就像她刚刚说的那样,灰飞烟灭……

    “就凭,你们已经死了。”如此有气场的说出这句话,柳青藤自己也惊讶了一下。好像手里抓着这把伞,她心里的畏惧就烟消云散了。

    “那如果我们不走呢?”女人的手背在身后,长而锋利的指甲慢慢长出,变得锋利。

    不走?柳青藤扬扬眉,想起官漠说的那句话。

    把伞放在西面方位,就没有鬼怪敢进来了。这样说的话,也可以把鬼怪赶出去是吗?她起身抬步缓缓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那是西面。

    女人见她要去放伞,瞬间移到她身后,伸手想要去阻拦,却被伞的佛光击退。

    “不!”女人大叫,用尽全身的力量朝柳青藤扑去。在被佛光照得灰飞烟灭那刻,柳青藤也被撞到在地上,手中的伞飞了出去。

    “妈妈!”

    “莲儿!”

    “儿媳妇!”

    四人同时惊出声。

    “坏女人,是你杀了我妈妈,我要你给她偿命!”小孩飘到柳青藤身旁,一只手把她翻过身,伸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柳青藤眼睛一痛,还没来得及还手,夜瞳出现把小孩打退。

    “喵。”随着一声猫叫,大门被风吹开,官漠抬步走了进来。就像带着千军万马踏进来一般,带着强大的气场。

    此刻的他黑色的西服着身,一双剑眉下冷却着一对细长的桃花眼,眸里散发着嗜血的光芒,让人忍不住缩缩脖子想与他拉开距离。

    “你又是什么人?”见官漠出现,沉默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低沉,沉得没有一分色彩。但听得出他在害怕,他在害怕官漠。

    官漠看也不看他,径直走到柳青藤身旁,半蹲下冷冷开口:“怎么这么没用?给你伞也不会保护自己吗?”

    柳青藤双手护住自己的脖子,一脸欲哭无泪。

    “好了,先起来。”官漠把柳青藤扶起来后,转眸看着那四个鬼,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快:“你们已经死了十年了,仇也报了,难道就没有鬼差来带你们离开?”

    男人不敢直视官漠,他低头回答:“根本就没有鬼差来过。”

    此言一出,官漠突然想起在十年前底下有人上报说一个鬼差失踪。

    鬼差一般把灵魂抽出身体的时候,身体里会灌输一种味道代替灵魂。这种味道是避免他们要逃跑而灌输的,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有人想找对方都可以通过味道而找到。

    可当时那个鬼差消失得很干净,一点信息都没有留下。

    “好了,一会我会让鬼差带你们去投胎。”没有继续深想下去,官漠抬手挥了挥,白无常就这么出现在了这一家四口的面前。

    “走吧。”

    就像上次套住柳青藤一样,白无常用铁链把他们也给套住,拉着往墙里走。

    四人脸上仍有不甘之色,但无奈的是他们不敢与官漠对抗,所以只能乖乖的随着白无常离开。

    见鬼怪完全消失,柳青藤这才捡起地上的回魂伞,按照官漠所说的把它放在西面的角落。

    放好伞后她回头,官漠和夜瞳早已消失在了夜幕里。

    风轻轻的刮过,吹起落地窗的窗帘。柳青藤关上门,心想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回到房间睡觉后,那窗帘外面的衣架上,挂着一个人。

    时间被风吹动,恍恍惚惚之间就到了第二天早上。

    柳青藤上班的时间是八点,但是她要提前一个半小时醒来,也就是六点半。用前半个小时在家里洗漱打扮,中半个小时去楼下吃早餐,后面半个小时就是乘公交去艺术学校上班。

    看起来时间安排得很紧条有序,这样的日子也过得安稳又平淡。

    但冥冥之中不安定的事情,也开始悄然降临。

    “喂,青藤啊。今天有学生要来报名你的舞蹈培训班,七点半就来咨询,你能早点到吗?”

    “这么早啊?行行行,我现在就去学校。”

    挂了电话再看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是七点一十了。来不及吃早餐,柳青藤抓起包包就往公交站走。

    公交站距离她现在的位置只隔了一条大马路,此时的柳青藤正焦急的站在马路对面等人行绿灯。

    “喵。”对面传来一声猫叫,柳青藤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对面一个身着粉色迷你裙的少女脚边站着一只猫。

    那只猫看体型和神态都好像是官漠养的那只。

    可左右看了看,她并未见到周边有官漠的身影,难道是官漠的女朋友带猫出来散步?

    这样一想,柳青藤微眯起眼睛,开始上下打量起对面的那个少女。

    一套粉色的连衣裙,还背着个黄色的双肩背包,再配一双裸色的小皮鞋。长长的头发扎成两个双马尾,这整个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原来官漠喜欢这种类型的啊……

    可是不对啊,官漠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或者说他不是人,那……

    不等柳青藤继续深想下去,对面的人行绿灯就亮了起来。

    ‘叮’的一声,人潮汹涌得开始过着马路。

    奇怪的是,柳青藤这边要过马路的有十几个,而对面那边要过来的人却只有少女一人。

    “滴滴滴——”

    远处传来汽车急促的鸣笛声,只见一辆宝马车飞速的从远处驶来,看起来好像是刹不住车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到而停住了脚步,只有对面那个少女还一直往马路中间走。

    她一边走一边低着头在看手机,等车子离近她反应过来抬起头时。那辆宝马车已经把她给撞倒在了血泊之中。

    ‘砰’的一声闷响,少女被撞得当场就停止了呼吸。她手里还握着一部粉色的手机,手机铃声一直响,可她却再也听不到了。

    “死人啦!撞死人啦!”

    “快报警,快打120.”

    耳边传来各种惊叫和呼喊的嘈杂声,人们纷纷围上去,还有拿出手机拍照和录像的。

    只有柳青藤愣愣的站在原地。她的视线紧盯着走出围观人群的魂魄,还有那魂魄脚边的夜瞳……

    “静夜思不散……”

    手机铃声的响起让她回过神,柳青藤拿起手机接起电话。

    “这都十八分了,你多久能到啊?”校长那边的声音显得十分着急。

    “不好意思啊校长,我这边刚刚发生了件事情给耽误了,我现在马上去。”说着她走到不远处拦了辆的士,挂断电话后便匆匆往冉乐学校赶。

    车子离开车祸现场的时候她转身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了少女幽怨的眼眸。那双眸子里好像藏着万般苦难,有说不尽的黑暗。

    柳青藤被少女的眼神吓住了,她赶紧转身坐好,双手合十在心里默念。

    在前边开车的司机从镜子里看了她一眼,见她面色惨白,便语重心长道:“姑娘啊,这死人看不得,若要回头看了她三次,便会被缠上。”

    “啊……”柳青藤在心里算了下,少女生前她一直盯着少女看;少女死后她又看了少女好几眼,这样说的话,那少女岂不是会缠上她?

    “不过你遇到了我,我保你平安无事。”说着司机从一边开车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张黄色的符纸。符纸被折成了三角形,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红色的符文。“我以前是道士,给人算命的,现在改行了,但防鬼这种本事还是在的。”

    司机把符纸给了柳青藤,“跟你有缘,就五十块钱卖给你吧。”

    柳青藤接过符纸反复检查了遍,心道既然这样,那就买了防着也好。

    “那多谢您了。”柳青藤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车就在这里停下吧,符纸加上车费一起一共给您一百,不用找了。”

    “得,姑娘出手真阔绰。我再送您一包香粉,防身用的。但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用。”

    “谢谢了。”道了谢。柳青藤接过香粉,下车后急急忙忙快步往学校大门赶。

    司机看着她走远的背影,心莫名慌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