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十五年前就死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0本章字数:3024字

    而柳青藤竟然还真的跟了上去,随它走到一座大厦楼下。

    这栋楼所在的地方很偏僻,四周都是废弃的居民房,无人居住。而这栋大厦立在居民房的中心位置,高达十八层。

    按理说,要是在这样一马平川的地面盖这么大的楼,应该会很引人注目才对。为什么柳青藤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这里有这样一栋楼?

    再者算下时间,她从公寓外走到这里,不过才花了十分钟的功夫……转身回头,刚刚来的那条路却是白雾漫漫,让人看不清方向。

    “汪!”

    见柳青藤停住脚步,狗冲她汪了声,指引柳青藤跟着它一起走进大厦。

    看着眼前这栋高楼大厦,柳青藤心一横,想:既然来都来了,那么就去吧。

    跟着狗走进大厦,阴面扑来一阵冷风。竟然会有冷风是往大厦里面吹来的,真渗人!

    柳青藤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跟在狗的身后。

    “汪!”随着一声狗犬,整座大厦的灯突然亮起,变得灯火通明。

    一人一狗走到电梯处,柳青藤顺势按了下电梯。在等电梯的过程中,外面有几个身着白领服的男男女女走近。

    “宸总。”那几个后出现的男男女女一致的开口,宸总?柳青藤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叮’

    不等她四处张望,电梯的门打开。那几个男女走了进去,狗也走了进去,柳青藤自然跟着进去了。

    不过好奇怪啊,她为什么要跟着一只狗走?还有这狗,竟然会等电梯……聪明啊!

    走进电梯等它合上,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按了17楼层,她低头看了一眼狗,问:“宸总,18楼吗?”

    闻言,柳青藤瞪大了眼睛。

    眼前这个女人刚刚叫这只狗什么?宸……总?

    而这只狗竟然……还汪了一声。

    柳青藤掏掏耳朵,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小……姐,您好。”

    刚刚按电梯的女人转眸看着柳青藤,眼里闪过一丝冷意,随即点点头:“您好。”

    “请问你刚刚叫的宸总……是它吗?”柳青藤抬手指了指狗。

    “嗯,有什么问题吗?”

    “没……”听到这样的回答,她算是刷新了世界观了。在电梯叮的一下,刚刚那些人走了出去。

    柳青藤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身体不禁打了个颤。心想这是谁家的公司啊,竟然在大半夜上班……而且还不开灯。

    电梯缓缓关上,此时里面只有一人一狗。

    在电梯缓缓上升时,柳青藤蹲下身与狗平视。在平视了三秒后,她张张嘴巴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你会说话吗?”

    狗别过头,似乎拒绝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十八楼到了。

    狗纵身走了出去,柳青藤紧跟其后。

    出了电梯,柳青藤发现这十八楼没有一楼那么冷,也没有刚刚在电梯里那么阴森。而且这里灯火通明,每间办公室里就算没有人也会亮着灯。

    狗带着柳青藤拐了好几个弯,最终在东面的一间办公室外停下。

    站在外面透过玻璃墙往里看,里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

    男子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似乎在认真的阅读。

    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一张薄唇紧抿。

    光看侧脸就能断定是个很帅的人。

    狗推开玻璃门,让柳青藤跟它一起走了进去。在进去后,男子放下手中的报纸,站起身微笑的看着柳青藤:“您好,我叫舒言。”

    他帅气的脸上扬起一个笑,礼貌的向柳青藤伸出手。

    柳青藤盯着男子的手,却不伸出。

    “舒言?我认识你吗?”她的声音有些冷,身体笔直的站在舒言对面,眼神淡出疏离。

    见柳青藤不伸手,他也没有在意。在收回手后走到饮水机前,给柳青藤倒了一杯温水:“请坐吧。”

    “不用了。”果断的拒绝了舒言,柳青藤双手环胸的看着他:“是你让狗把我引到这里来的?”

    舒言俊眉一蹙,把水放在茶几上,修长的双手从口袋里夹出一张名片递在柳青藤眼前:“它叫宸。”

    柳青藤接过舒言手中的名片一看,上面和姬媚给她的名片一样,只有一串简单的号码。

    “你是通灵会的?”

    “简单来说,通灵会是我的。”舒言帅气一笑,露出两颗虎牙。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露出虎牙,柳青藤定会觉得那人阳光可爱。可是眼前的舒言这样笑,只会让她觉得阴冷恐怖。

    于她而言,舒言就是个漂亮的恶魔。

    “你就是传言的会长?”想起花小雨的话,柳青藤忍不住再次上下打量了舒言一番。

    如她而言,舒言真的很帅。跟官漠有得一拼了……想起官漠,她就想起了官漠养的那只猫。

    这舒言也养了一只狗,难道帅哥都喜欢养宠物吗?

    “你好像听说过我?”舒言闻言挑眉,坐在沙发上又拿起了那份报纸。

    见官漠坐下,柳青藤也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恰好今晚听花小雨说了你,看你们来势汹汹,是不是我无论如何也要加入你们?”顿了下,她似乎突然有点感兴趣:“通灵会,到底是干什么的?加入了又能干嘛?”

    “想知道?”舒言合上报纸,不紧不慢。“加入了我就告诉你。”

    “……”

    见柳青藤欲起身离开,舒言赶紧又道:“通灵会自然是通灵的,与邪事打交道。”

    “比如那辆消失了十年的公交车?”

    “嗯,你见过那辆车两次。第一次是你在出车祸前,第二次是来T市的夜晚。”舒言抬手打了个响指,趴在地上的宸立即起身,从他的办公桌上叼起一份文件走到舒言的面前。

    舒言拿过文件看了看,把它按在茶几上移到柳青藤面前:“你这一生遇到的怪事不止这辆车,自己先看看。”

    古怪的看了舒言一眼,柳青藤疑惑的那份文件,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十五年前,一位年轻的妇人从三楼阳台摔死,但却在葬礼后的第三天浑身湿漉的回到了家。那并不是头七,而是死去之前的她,穿过了黑洞。

    而那个女人,正是柳青藤的妈妈。

    “我记得……”柳青藤嘴唇颤抖,似乎有点难以接受。“那个时候我正好七岁,回来的妈妈脸色苍老,明明才三十岁的她却像的老了十年一般。”

    “那是一个月前,你死去的妈妈穿越了黑洞,回到了十五年前。”舒言面色淡淡。

    “那我妈是不是没有死?她还活着!活在了十五年前!”柳青藤情绪忽然激动起来,舒言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那十五年前那个年轻的妈妈呢?她去了哪里?”

    “消失了。”

    “消……失?”

    “没错,我和宸去查过,棺材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顿了会,他伸手拿起刚刚给柳青藤倒的温水喝了一口,视线转向玻璃窗外。

    在窗外,有一张脸试图往里看。

    “汪!”宸汪的叫了一声,那张脸瞬间消失。

    “去管管那些不听话的东西。”放下水杯,舒言话语生冷,似乎在生气。

    宸往门外跑去,骨瘦璘躯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舒言收回视线,看着柳青藤:“你再往后翻。”

    往后翻,是那辆公交车的照片。

    照片中,楚敏上了这辆车。而楚敏身上的衣服,是下葬时穿的那件寿衣。

    “这是一辆夺命的车吗?为什么会这样……”柳青藤看着照片中的楚敏,忍不住红了眼眶。

    小的时候她母亲含辛茹苦的把她养大,好不容易等她长大参加工作了,她还没来得及孝敬楚敏,楚敏就死了。这怎么能让她不难过?

    “你母亲不是常人,我之所以注意到你,也是因为你母亲花钱买的那双眼睛。”舒言淡淡道。

    眼睛……

    “所以,你之所以想让我加入通灵会,是想要我的眼睛是吗?”忍住要掉下来的眼泪,柳青藤愤恨的瞪着舒言:“你还掘了我母亲的坟!”

    “……”舒言一愣。

    “真的是够了!”

    打不过舒言,在这陌生的地柳青藤也不敢乱来。她站起身把手中的文件摔在茶几上,声音低沉:“我是不会加入通灵会的。”

    她转身想走,在走到门口时,舒言开口叫住她。

    “你就不想知道你父母是什么人?你从生下来,就一直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吧。”

    柳青藤闻言身子一僵,双手无力的垂在大腿旁,紧握成拳却又不得不松开。“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

    “因为我通灵。”

    “通灵……是不是就是养鬼的。”柳青藤看着玻璃门外站着的几个白领,一下子就明白了她们到底是什么了。

    真是渗人,她刚刚竟然跟几个鬼同在一个空间。

    舒言顺着柳青藤的视线往外看,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了。她肯定是把门外的几个人误以成了鬼……

    可是舒言却又反驳不得,因为他真的养了鬼,而且不止一个。

    看着玻璃门外的鬼,柳青藤的脚步是越来越沉。

    她承认,她是在害怕。想走又不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