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窗外的脸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0本章字数:3065字

    空寂突然闪现出一片耀眼的火光,惊雷的声音在这大厦的四周久久回荡。

    待雷声稍歇,柳青藤听到身后传来撕裂般的惨叫。她回头,往刚刚走出来的巷子里望了望。

    可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难道叫声是从迷雾里传来的?

    “别去……”

    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柳青藤的身后,她声音悠荡的响起,拦住了柳青藤要去的方向。“去了的话,你就跟通灵会永远扯不断了。”

    柳青藤回头欲哭无泪的看着少女,“你怎么又出现了?”

    “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忙,你不帮我的话……我就要被吞噬了。”她焦急的说道。

    少女现在的状况比之前好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黑夜的缘故,她看起来没有白天那么虚弱了。

    “我真的帮不了你,求你别缠着我了好不好?”柳青藤直接穿过少女的身体,大步往公寓的方向走。

    “你可以帮我的,只要你愿意。”少女紧跟在她身后,声音略带着急迫。

    帮她?怎么帮?帮她去警察局偷尸体吗?柳青藤好笑的摇摇头,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已经很晚了。

    走进公寓站在电梯门口,柳青藤拿出手机玩着游戏打发等电梯的时间。

    差不多打完一盘消消乐,电梯终于到了一楼。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轻语从电梯里走出,与柳青藤微笑的点了下头。“现在才回来吗?”她顺口问了一句。

    柳青藤也点点头回答她:“是呀,有点事情耽搁了,你这是要出去吗?”

    “对啊,上班。”

    话语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各自该站的位置。

    “再见。”在电梯门缓缓关上后,轻语收起笑容,踩着细跟高跟鞋款款走出公寓。在走到公寓大门口时,她停下脚步,又回头看了一眼电梯,眼里抹上凄厉之色。

    看着面前钢制的电梯门,柳青藤自脚底衍生出一股凉意。她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少女,竟鬼使神差的开口问了一句:“你冷吗?”

    少女摇摇头。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柳青藤快步走出电梯,在走到604房门后拿出钥匙打开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可就在她转身关门时,少女突然站在门口,目光变得凶悍。

    “啊!”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张脸吓到,柳青藤松开抓着门把手的手往后退了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怎么能跟过来?”她转眸看着墙角的回魂伞,眼露怒色:“我劝你别再跟着我了,否者我不会再客气!”

    许是被刚刚被少女吓得不轻,柳青藤说着就起身去拿回魂伞。

    在她拿到回魂伞后,少女眼里的凶悍之色变得恐惧。虽然是恐惧,但她依旧不退分毫,灵魂笔直的立在门口。“求你了,帮我……”

    “别来烦我!”柳青藤直接拿伞打在少女身上,少女被伞打到的地方顿时冒出火花,但很快就消散了下去。

    “求求你了,帮帮我吧……”她带着哭腔开口,一双眼眸里又开始流出血泪:“本来肉体就已经死去了,现如今灵魂也要被吞噬。被吞噬掉的灵魂,曾经的足迹将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谁都不会记得有这样一个人。我不想这样,我不想被大家忘记……”

    少女哭得凄凄惨惨,柳青藤看到她这样,差点就心软了。

    只是……让她去警察局把尸体偷出来,这不是让她自投罗网吗?本来之前诈尸的新闻就已经在A市传得沸沸扬扬,她就不信T市这边的警察没有得到消息。

    “如果我消失了,我妈妈还是会很难过。而她的难过,却是没有缘由……”少女继续开口。

    一个人历经千辛万苦来到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经历了大大小小上千万件事情。如果突然之间这样死掉,身边的亲朋好友会难过。但是——如果那个人消失了,自己最亲最爱的人都忘记自己的话……那真的是世界上最悲凉的事情。

    柳青藤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那个男人,从她三岁的时候就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她不记得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她常在夜里幻想自己父亲的样子,可总是因为想不起而觉得难过。大概这种难过,就跟少女说的一样吧……

    突然之间改变心意,柳青藤把伞放回了原位:“我一个人去警局吗?”

    少女闻言止住了眼泪,她看着柳青藤,眼里浮现出希望:“你这是答应我了吗?”

    “……你说呢?”

    “太好了!真的谢谢你,太感谢了!”少女朝柳青藤鞠了一躬,随后道出如何帮她的方法。

    少女让柳青藤第二天早上五点的时候去福山街等。在五点半的时候,会有一辆黑色的私家车路过,那辆私家车里面就装着她的尸体。

    少女让柳青藤跟踪私家车,在私家车停下后想办法把尸体抢回来。

    于是乎,柳青藤照做了。

    第二天一早,天色微凉,空气中还打着露水。柳青藤一身简单利索的休闲装,特意戴了顶遮阳帽挡住脸。这才匆匆的出门。

    出门之后她往人多的集市走,终于看见一辆的士。

    “师傅。”她走到出租车旁边,伸手敲了敲黑色的车窗。车窗摇下,柳青藤看到熟悉的面孔,脸色不由一僵。

    “怎么又是你?”

    说着她直起腰,目光四处望了望,可惜这四周只有这一辆车。

    “嗨,早啊。这么早就去学校了啊?”司机打了个哈欠,双手托腮的看着柳青藤:“别看了,这么大清早只有我这一辆车停在这里,你还要上车吗?”

    柳青藤看着司机,无奈的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福山街。”

    司机伸了个懒腰,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这么大清早去福山街干嘛呀?福山街往外出可就是郊区了,那郊区都是墓地。”

    柳青藤白了他一眼:“打听那么多干嘛?去不去?”

    毕竟昨晚在答应少女之后,她就已经在网上把福山街附近的地图都查清楚了。那墓地后面还有个火葬场,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偷少女尸体的人会把她的身体运到火葬场去。

    难道人死了被火葬后就会消失?这不可能,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去去去。”司机说着就发动车。在把车开出集市后,他瞥了一眼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的柳青藤,试探的开口:“我叫白郎,你呢?”

    白狼?柳青藤细挑眉梢,眼睛未曾睁开:“柳青藤。”

    “喔——”司机点点头:“我能问问你去福山街要干嘛吗?”

    见柳青藤不回答,白郎又补充了一句:“看你印堂发黑,怕是要遇难了。”

    “印堂发黑?你是坑蒙拐骗上瘾了吧。”柳青藤蹙眉,睁开眼睛看着白郎。“看你的年纪不过四十岁左右。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做什么不好?偏要骗人,这样得来的钱你花得心安理得吗?”

    “小青,不要激动嘛。我以前真的是道士,那个符纸也是真的,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失效。”白郎面色淡淡,他一点也不在意柳青藤说的话,还开口好言与她解释。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司机拥有的必备好脾气。

    柳青藤自然不是那种蛮横的人,她见白郎没生气,自己心底原本蹿出来的怒火也消散了不少。但嘴上依旧冷冷:“别叫小青,跟你不熟。”

    “这一回生二回熟嘛,以后说不定你还得找我帮忙。”司机嘿嘿一笑,目光盯着前方的道路:“我说认真的,你真的印堂发黑,怕是要出大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此次前往福山街,怕是受了冤鬼所托。”

    “你知道?”

    “我不但知道,我还闻到了。”

    白郎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他有意无意的瞟一眼柳青藤,道:“昨日那个冤鬼在我车上坐过,她让你帮她找回尸体,对不对?”

    柳青藤点点头,更加疑惑:“闻到鬼?怎么个闻法?”

    白郎说:“这世界上除了阴阳眼可以看到鬼之外,还有耳、鼻。耳朵可以听到鬼自身有的声音,发现鬼的存在;鼻子可以闻到鬼的气息,判断鬼的方向。”

    “我拥有一张可以闻见鬼的鼻子,除了闻见鬼之外,还能闻到危险。”

    说完他及时踩住了刹车,转头看着柳青藤:“其实你这双眼睛并没有完全打开,你只能看到那些刻意出现在你眼前的鬼。”

    “什么意思?”

    白郎从口袋里拿出一瓶透明的喷雾,“你先看看车窗外。”

    柳青藤疑惑的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窗外大街萧条,除了早起扫街的清洁工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这条街很冷清。

    看完之后她偏过头,白郎拿着喷雾对着她的眼睛一喷。强烈的刺激感让柳青藤紧闭上了眼睛,她大叫:“你干什么?”

    “别揉,看窗外。”白郎伸手抓住柳青藤欲抬起的手,严肃开口。“但是看到后千万不要尖叫,否者会打扰到他们。”

    柳青藤慢慢睁开眼睛古怪的看了一眼白郎,随后缓缓转过头。

    在她看到窗外那一张贴在车窗上的脸时,下意识的张大嘴巴想尖叫,好在及时被白郎捂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