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奇怪的火葬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0本章字数:3018字

    车窗外站着一个小男孩,他的脸贴在玻璃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柳青藤。

    “唔……”被白郎捂着发不出声,柳青藤惊恐未定。

    除了车窗外的小男孩,这原本萧条的大街上布满了游魂,男女老少,来来往往。

    白郎松开柳青藤,把喷雾放进口袋:“这下你看到了吧。”他瞥了窗外,虽然看不到,但他闻到了。俯身从车抽屉里拿出一个纸做的棒棒糖,白郎递给柳青藤:“他大概知道你看到他了,把这棒棒糖给他,他会离开的。”

    柳青藤深吸了一口气,忐忑的接过棒棒糖。

    白郎摇下车窗,柳青藤把棒棒糖递给小男孩。小男孩接过,冲她露出一个笑,然后转身跑开了。

    小男孩跑开后白郎把车窗摇上,缓缓发动车子开到了前边的福山街。

    实在是想不通,柳青藤问他:“你刚刚喷在我眼睛上的是什么?为什么我只看得到有意出现在我面前的鬼魂,其他的都看不到呢?这不是阴阳眼吗……”阴阳眼不该是什么鬼都能看到吗……

    白郎把车靠边停下,别过头认真的看着柳青藤:“因为这双眼睛以前的主人,曾找法师帮他蒙蔽过。”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不想看到鬼。这世界上凡是想好好生活的人,都不想看到鬼吧……可惜这阴阳眼是天生的通灵眼,完全懵逼的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有鬼怪刻意出现,他还是会看到。”

    “那他为什么还要捐赠给别人?这不是害人吗!”柳青藤说着拿镜子照了下自己的眼睛,脸上燃起怒色。

    白郎嘿嘿一笑,凑近了她一分:“你确定这是他捐的?”

    “……”

    此言一出,柳青藤怔住了。

    是啊,这双眼睛不是他捐的,而是楚敏花大价钱买来的。但……这也不能因为钱而害人啊!人都死了,还要把眼睛留在世上祸人……

    大概是看出了柳青藤心中所想,白郎又道:“也许没死呢。”

    车间瞬间升起一股凉意。话间,远处有亮黄灯光打来,不一会儿就飞驰过一辆黑色的奔驰。

    这辆车子看得很快,像是在逃避什么一般,这大概就是少女口中的私家车吧。

    “跟上他们!”柳青藤缓过神,急忙对白郎道。

    白郎也不墨迹,直接发动了车快速尾随在他们后面。

    “昨天那个撞死的女孩在他们车上啊。”白郎瞥了一眼焦急的柳青藤,缓缓道。

    “你怎么知道?”

    “闻到了。”

    “你是说少女的鬼魂在他们车上?我还以为你知道车上有尸体。”不过少女的灵魂不应该是继续跟着自己吗?为什么要跑到他们车上去……

    “你说车上有尸体?”这下换成白郎吃惊了。柳青藤点点头,随后把少女昨晚说的话全告诉了白郎。

    不知为何,自刚刚白郎给她喷了喷雾之后,她开始信任白郎。

    这绝对不是喷雾的作用,而是柳青藤自心底里,觉得白郎是个好人,而且是个高深莫测的好人……至于昨天符纸的事情,大概真的如白郎所说,是个乌龙意外吧。

    跟在私家车后面一路开,车子很快就路过了墓地园,又往前开了几百米,一座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火葬场出现了。

    这家火葬场很奇怪,昨天柳青藤在百度上查的时候,资料上面说这家火葬场已经荒废很久了,至于现在有没有运营,没人知道。因为自三年前出过事之后,就没人来过这里。

    前面的私家车缓缓停在火葬场大门,两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从车上走下。一个男人走到车后面打开车厢,另一个男人从车里拽出一个小箱子,看起来像是装利器的工具箱。

    白郎把车停在灌草丛后面,柳青藤抬手想打开车门走下去,白郎及时制止力她。“先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毁尸灭迹啊!”柳青藤有些着急,她紧盯着男人手中的工具箱,心里突然疑惑起来:“为什么少女不从车里下来?”

    “大概是被锁在车里了,看他们这样,应该是想吞噬掉她。”白郎不紧不慢道。

    “如何吞噬?”我一直不太明白少女说的吞噬是什么意思,要怎么样才能吞噬掉一个人?难道是吃掉吗……这也太可怕了。

    “你想知道?”白郎挑挑眉,一副老不正经的笑了笑,便道。“把死者的头切下,身体放进烈火里焚烧。吞噬者带着死者被切下的头颅和焚烧掉的尸骨灰,前往自己的秘密基地施咒。咒法一旦成功,死者的魂魄就会注入到吞噬者身体里。”

    吞噬掉一个人的灵魂是一种很古老的巫术了,那个巫术源于日本。在一百年前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后来就消声密迹了,无人再提起。

    而且知道此巫术的人也少之又少,究竟会是谁在一百年后再次使用?听到这里,柳青藤忍不住蹙眉。“他吞噬灵魂的目的是什么?”

    “延长寿命。”

    “只有这么简单吗?”

    “当然,一个人的灵魂肯定还会有其他的作用,只是我不知道罢了。”白郎松开抓住柳青藤的手,悄悄打开车门:“一会你跟在我身后,不要轻举妄动。”

    柳青藤点点头,伸手打开另一边的车门,跟白郎下了车。

    两人躲在灌草丛里,待不远处的两个男人走进火葬场后,白郎才小心翼翼的踏出步伐,跟了上去。

    走进火葬场,阿力和阿强两人把少女的尸体放在一个长方形的石墩上。阿力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阿力问阿强,阿强点点头,从脚下的布袋里拿出一个陶瓷罐。陶瓷罐的外层还用黑狗血画了符,看来应该是装骨灰的。

    “那开始吧。”说完阿力一手搭在少女的下颚,一手举起手术刀,缓缓落下。

    在刀刃碰到少女肌肤时,一颗小石子突然蹦到阿强的脚下。阿力停住了动作动作,低头看着阿强脚下的石子,眉宇间露出危险的气息:“有人。”

    阿强蹲下身捡起石子,斜眼往石子飞过来的地方看去,正好看到柳青藤和白郎两人的影子:“而且不止一个。”

    阿力与阿强相视对望了一眼,放下手中的刀,一齐抬步朝柳青藤的方向走来。

    “怎么办?”柳青藤抬头看了眼白郎,双手紧握成拳,“你打得过他们吗?”

    “我一个四十多岁的糟老头怎么打得过两个大男人?”白郎瞪大了眼睛,似乎觉得刚刚柳青藤是在跟他开玩笑。

    “那怎么办……”眼瞅着阿力和阿强越走越近……

    “还能怎么办?跑啊!”说完白郎站起身朝进来的方向跑,柳青藤伸手想拉住他,却被他带着往前跑了几步。

    阿力和阿强看见出现的柳青藤和白郎,大步追上他们,不费吹飞之力便把两人抓住了。

    “你们是谁?”阿力反扣着柳青藤,声线冷漠道。

    柳青藤瞥了一眼被阿强钳住的白郎,心里是欲哭无泪。到底是她太相信白郎了,还以为他很厉害……结果呢?

    “两位大佬行行好,我们只是路过而已,路过。”白郎见柳青藤不说话,便开口求饶。

    “路过?”阿力把视线转到白郎身上。此时的白郎被阿强反扣着手压跪在地,他垂下眼眸,让人看不清表情。

    “路过火葬场,这个理由是不是太牵强了点?”阿力蹲下身,伸手扯住白郎稍长的头发,强迫他看着自己。“你是警察?”

    白郎摇摇头:“怎么可能,我只是个开车的司机,警察这种高大上的职业我一辈子都不敢想。”说着他干笑了几声,脸上露出苦涩。

    阿力松开手冷哼了声:“看你这样也不像,不过你既然跟过来了,那么我也不会留你们。正好……多了两具鲜活的灵魂。”

    站起身,阿力伸手拽着柳青藤的胳膊往少女尸体那边拖。阿强也拽着白郎。

    被拖到少女的面前,白郎看着她被处理干净而赤裸的身体,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别开视线:“大佬……你们想要干什么啊?我不认识这个女孩。”

    阿力拿起手术刀贴在白郎的脸上,示意他闭嘴。

    而就在他把手术刀转到少女脖颈时,白郎突然用手肘对着阿强的肋骨重重一击。在阿强后退几步的空余时间,白郎伸手从口袋里拿出喷雾对着阿强的眼睛一喷。

    “啊!”强烈的刺激感让阿强痛呼一声,阿力转眸,拿着手术刀就朝白郎挥去。

    柳青藤愣愣在站在原地,似乎被这突然转变的一幕有些缓不过神。

    “小青!赶紧把石墩上的罐子砸了!”白郎在跟阿力对打的时候冲柳青藤大吼,柳青藤被这一吼回过了神,上前一步准备去拿罐子。

    谁知阿强眼睛的刺激感已经完全消失,在柳青藤拿到罐子之前,抢先一步扯住了她的后衣领,把她往地上狠狠一摔。

    “贱婊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说着他挥起拳头,对着柳青藤的眼睛就是重重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