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提着灯笼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1本章字数:3103字

    另一边,A市警局——

    “张警官,你看了前几天T市发生的车祸新闻吗?”莫泠端着一杯咖啡走到张翼办公室。

    把咖啡放在张翼桌上,她顺势走到张翼办公桌的电脑面前,打开了网页。

    现在是午休时间,是朋友关系的他们也没有那么多拘束。

    “没有,怎么了?”张翼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没有放糖的苦咖啡让他不禁皱起了眉。“你又忘记放糖了。”

    “不好意思。”莫泠面无表情,她在网页上输入了一串网址,点击打开:“你看看这条新闻。”

    把电脑屏幕移到张翼面前,张翼放下咖啡,仔细阅读着上面的文字。“一场意外而已,有什么特别的吗?”在看完之后,他转头问莫泠。

    莫泠没有回答,只是拿着鼠标往下滚动着。在出现图片后,她瞥了一眼张翼,抬手指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你看看这个人是谁。”

    张翼疑惑的把视线转回在电脑屏幕上,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柳青藤。

    “是她!没想到她竟快我们一步离开了A市。”

    因为当初王局干涉,所以他也没有派警力扩大范围去寻找。

    诈尸的新闻在那当天就被上面封住。为了不引起市民的恐慌,后期还解释说是误会,希望大家不要当真。

    “嗯。所以我想请张警官帮忙跟王局说下,我想调去T市。”把网址叉掉,莫泠又道:“申请调职的报告我已经交了,但是王局现在还没有给我回复。”

    张翼抬手捏了下眉心。“行,那柳青藤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顿了会,他从电脑桌的柜子里拿出盒子。是洛阿生交给他的那个:“镯子找到了,你带去T市。”

    莫泠接过张翼手中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个翡翠绿的手镯,看起来很精美,一点也没有摔碎过的痕迹。

    “记住,你去T市是暗中调查柳青藤,千万不要被上头给发现。”张翼叮嘱道。

    其实他也很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A市这边还有几个案子离不开他。而且王局也禁令了他不允许再查柳青藤的事情,所以这疑惑只能交给莫泠去解开了。

    “是,我知道。”

    “嗯,今天下班之前我会给你结果。”张翼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感觉味道没有一开始那么苦了,便又喝了一大口。

    “麻烦了。”莫泠点点头:“那我先去忙了。”说完她转身离开张翼的办公室,从始至终面色一直淡淡。

    在出了张翼办公室之后,她从盒子里拿出玉镯,把它戴在了自己手上。

    玉镯戴在莫泠手上那刻,颜色突然黯淡了……她疑惑的低头看着黯淡的手镯,一边沉思一边往前走。

    走到一半时,迎面撞到袁小小。

    袁小小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在被莫泠撞到那刻,咖啡溅出洒在袁小小的手背上,疼得她大叫一声松开了手。

    手中的咖啡杯摔在地上,‘啪’的一声在这个寂静的走廊显得格外刺耳。

    莫泠收回视线凝眉,不满的看着袁小小:“走路小心点。”

    “什么?”袁小小诧异的看着莫泠,那只被烫到的手背开始泛红:“明明是你自己不看路撞到了我,怎么还反咬一口?”她的声音很尖,这一开口,办公室里的同事全都转过头看着她们。

    莫泠闷哼了一声,不打算与她多舌。

    谁知这袁小小竟然直接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道:“你不就是欺负我是实习生嘛!你看我不顺眼你就直接说啊!”

    “……”

    莫泠余光扫了四周一圈,蹲下身捡起地上的杯子碎片,把它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后便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袁小小见莫泠不与自己吵,又见四周投来鄙夷的目光,立即止住了哭声,抬步走到洗手间去冲洗伤口。

    可是她还是觉得好委屈,这件事情明明就是莫泠的错啊!

    晚边下班的时候,袁小小给自己闺蜜打了个电话求支招。她闺蜜说:“那你就跟在她身边,她去哪你就去哪,四处与她作对。”

    袁小小想起莫泠前几天申请去T市……于是乎,她听信了闺蜜的话,提交申请请求调去T市。

    好在她是实习生,申请很快便得到了批准。好运的是她还真是跟莫泠一起被调去T市,上头还让她当莫泠的助手。

    这下子可以好好与她作对了……

    反正袁小小家里有钱,就算是丢了工作她也不在乎。本来当初去警校念书就是她父亲的一意孤行,正好借此机会也可以打击下他。

    这样想着,袁小小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T市——

    夜的凉风把长椅上的柳青藤吹醒,她抬手揉揉眼睛,从长椅上坐起身体。

    “头好晕啊……”

    过了好一会,她清醒过了神,才想起这是怎么回事。

    吃了花小雨的鸡翅而晕倒,一觉睡到了大晚上。这一定是花小雨想迷晕自己然后带去通灵会……但是为什么自己现在还在这里?

    算了,明早上班再去问她吧。

    柳青藤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缓神之间仿佛又看到了中午那个红衣女人。

    只是晚上的她手里没有打黑伞,而是提着一个灯笼。

    灯笼是红色的,里面的光是暖黄色。光线很亮,照清了女人的面容。

    她提着灯笼远远站在一棵枯黄的枫树下,静静凝视着柳青藤。

    “阿……生?”柳青藤也看着她,在两人对视好一会后,柳青藤张张嘴巴说了这两个字。

    远处的女人闻言神色一敛,转身离去。

    柳青藤抬步上去追,可是无论她跑多快都不能离女人近一分。

    就这样追着追着,柳青藤追到了热闹的夜市。

    晚上十点的夜市还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在这灯红酒绿的照耀下,女人消失在了拥挤的人群中。

    柳青藤看不到女人,只得停下来站在原地喘着粗气。可还没等她喘完,一个粗鲁的醉酒大汉突然推了她一把,把她给推到在地。

    “臭婊子,给我让开!”

    大汉是个年过四十的男人,他满脸烙着胡渣。身材看起来有点臃肿,大概是常常酗酒的缘故。

    此时的他手里拿着酒瓶,走路的身体摇摇晃晃,嘴里还骂骂咧咧。“敢挡老子的路,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柳青藤从地上爬起来,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有病吧!”

    大汉闻言酒醒了一分。他跌跌撞撞的走到柳青藤面前,一把揪住她的衣领,“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

    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酒气中还带着大汉的口臭味,让柳青藤忍不住作呕。

    在这种情况下,柳青藤也不敢多言,只是紧皱着眉,试图推开大汉。

    大汉见她不说话,便松开手冷哼了声。随后拿起酒瓶对着嘴灌了一大口酒,摇摇晃晃的后退了几步。

    就在柳青藤以为事情结束了时,大汉突然瞪大爆红的眼睛,拿着酒瓶抬起手对准她的头就是狠狠一砸。

    酒瓶落下那瞬间,围观的群众大惊,柳青藤也吓得抬起手护在头部,却来不及躲闪。

    而预料的痛感没有到来,柳青藤睁开眼睛,看见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腕握着大汉的酒瓶。随即一脚抬起朝大汉的肚子用力一踢,大汉后退几步倒在地上。

    “好!”人群中有人鼓掌叫好,柳青藤放下手,转头去看那个把大汉踢到在地的人。“轻语?”

    轻语点点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大汉,对柳青藤道:“你先走吧。”

    柳青藤看着倒在地上的大汉,有些担忧道:“可是他……”

    “这个家伙交给我吧。”轻语说着一步步走近大汉,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气冰冷:“起来。”

    大汉一手捂着刚刚被轻语踢的地方,满脸红晕道:“臭婊子,别多管闲事,小心老子让你……”

    他话还没说完,轻语抬脚对着他的下巴又是一踢。直接把大汉踢得趴在了地上,嘴里吐出鲜血。

    “咳……”大汉双手撑起身子,对着地上猛的一咳,咳出一颗牙齿。“妈的!你这是找死!”说完大汉迅速的站起身,挥起拳头对准轻语。

    轻语身子一侧,避开了大汉。

    这样打斗的场面引来更多人围观,本来是处于上风的轻语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她一手伸进口袋,又很快的空着手出来对准大汉的脑袋就是重重一拍。

    这一拍,大汉原本张牙舞爪的动作顿住。

    他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轻语,嘴巴也张得老大,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想要活命,最好滚出T市。”轻语声音冰冷道。在说完这句话后,她收回手。

    大汉身体打了个冷颤,后退几步后便软绵绵的瘫痪在了地上。目光空洞的望着轻语,点点头。

    轻语冷笑了声,抬步走到柳青藤旁边,拧了下眉:“走吧。”

    此时的柳青藤张大嘴巴看着大汉,在怔了好久后才回过神,跟着轻语走出了夜市。

    两人打车回到公寓,在乘电梯时,轻语转头看着柳青藤。道:“那条街很乱,经常死人,你以后没事不要去那边。”

    “嗯……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不用。”

    话间,电梯到达了六楼。

    与轻语告别,柳青藤抬步走出电梯、走到自家门口。

    掏出钥匙打开门,她一眼就看到了屋内阳台上站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