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断手女鬼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1本章字数:3051字

    “你是说你昨晚在你家阳台那看到一个影子?真的假的?不会是眼花了吧!”

    下班后的五点,花小雨和柳青藤两人坐在蛋糕店吃着糕点。

    花小雨在听说了柳青藤昨晚的遭遇后,激动得差点把手中的奶茶打翻。她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柳青藤。

    “当然是真的了!”柳青藤把口中的蛋糕咽下,回答。

    “那后来呢?后来你怎么处理的?”

    “处理?我不吓晕过去已经算是万幸了。”她白了花小雨一眼,继续道:“在看到那个影子之后,我直接把门关了,跑到楼下的便利店呆了一晚。”说着她眼神困倦的打了个哈欠,装作漫不经心的道:“你昨天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下。”

    话锋突然转变,花小雨愧疚的低下头,“我本来是想迷晕你然后带去给会长的,但是后来想了想这样做很不道德,而且我们又是朋友……”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柳青藤只听清了对不起三个字。

    她噗嗤一笑,放下手中的叉子:“好了,以后不要这样做就行了。”顿了会,她又拿起叉子,叉了块火龙果放进口中,“所以……今晚能去你家暂住一宿吗?”

    “当然可以了,热烈欢迎啊!”一听到柳青藤要去自己家住,花小雨脸上的愧疚之色一下子扫空。她高兴的掏出手机给家人打了个电话,让她们多做点好吃的。

    两人又坐在蛋糕店里谈论了些工作上的事情。快六点的时候,才走出蛋糕店,准备回家。

    路上柳青藤说买些水果去,不然两手空空的话她会觉得不好意思。花小雨说也行,两人便一起去了水果市场,挑选新鲜的水果。

    在买完水果之后,柳青藤发现兜里的钱包不见了。

    一回头,一个扒手正站在显眼的角落拿着她的钱包,一张一张细数里面的钱。

    “怎么了?”花小雨两个手里都提着东西,柳青藤着急的看了她一眼,来不及解释拔腿就跑向扒手。

    扒手正数着钱,余光瞅到追来的柳青藤,立即把钱塞到钱包里,转身就跑。

    两人一前一后跑出了水果市场,扒手一直往柳青藤住的公寓方向跑去。

    在跑了一段路之后,柳青藤发现自己又来到了一条全是居民房的街道。

    自己追的那个男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四周弥漫起白色的烟雾。

    “小青,你怎么在这?”

    白郎的声音响起,柳青藤回头,只见道士打扮的白郎手持桃木剑站在自己身后,“谁带你来的?”他神色严谨,看起来好像不大高兴。

    “我……”

    柳青藤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就被白郎一把拽起,往一座看似废弃的四合院里跑。

    在跑进去之后,白郎松开气喘吁吁的柳青藤,抬手扶了下帽子:“一会结界破了你赶紧跑出去,谁叫你你都不要回头。”

    柳青藤双手放在膝盖上弯着腰喘了几下,抬头看着他:“那你呢?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当然知道这里不是好地方,不然我也不会来了。”白郎话音一落,柳青藤直起身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怎么这么身打扮?你来捉鬼的?”

    “是啊。”顿了下,白郎又问:“你还没说你怎么会来这里,这种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闯进来的。”

    “我钱包被一个小偷扒了,追小偷追到这里的。”说着柳青藤转身环绕了四周一圈。

    这个四合院看起来挺陈旧的,大概建筑了有四五十年的样子。不过四下无人居住,紧闭的窗户落满了灰尘。

    “你来这里捉鬼?捉什么鬼,通灵会的鬼吗?”

    “通灵会是什么东西?”

    “……”柳青藤看着白郎,他竟然不知道通灵会?

    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了,怎么会经常沉迷于网络。也只有花小雨那样的年轻人,才会每天捧着手机滑来滑去吧。

    白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符纸放在柳青藤手中:“行了,一会这白雾消失的时候你就跑吧,往来的方向跑。”

    柳青藤看着手中的符纸,好半响才道:“这符纸不会又是失效了的吧?”

    “……不会。”

    “那行,多少钱?”

    “免费。”

    “那多谢了。”柳青藤把符纸放进口袋,站在原地静待四周的白雾散去。

    随着雾的散去,天也渐渐黑下来。

    柳青藤揣着符纸按照白郎说的方向走,在快要走出这条街的巷口时,她又看到了那个扒她钱的小偷。

    小偷站在巷口旁的一家店铺面前,拿着她的钱包晃了晃,脸上勾勒出一个诡异的笑。

    柳青藤看到他如此嚣张的神色,脑袋一热,拔腿就跑向小偷。

    小偷见柳青藤向他跑来,也不着急。

    等她跑近的时候,小偷突然化作了一缕青烟,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看到消失的小偷,柳青藤脚步一怔,后背一阵凉。这种凉意从脚底蔓生到心尖,再由心尖扩列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

    只见刚刚消失的小偷又出现在了她的身后,还伸出双手摸着她的头发,脸上依旧挂着刚刚那个诡异的笑,不减分毫。

    “你……你是人……是鬼啊。”柳青藤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小偷把柳青藤的钱包丢在地上,一只手缓缓张开摸在柳青藤的脖颈。再由脖颈慢慢往上,两根手指停在了她的眼眶下。

    “你的眼睛,很漂亮。”小偷声音冷冷,说出的话都冒着冷气:“给我好不好?”

    感觉到两根手指的用力,柳青藤直接吓得腿软。

    她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小偷,眼睛就会被挖掉。

    “你……要我的眼睛做什么……”

    小偷闻言轻笑出声,他的手指慢慢用力,就在快要伸进柳青藤的眼睛时。白郎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拿着桃木剑一把刺中他的身体。

    “啊!”

    他的动作停止,在哀嚎了一声后倒在了地上,瞬间化成了青烟。

    柳青藤直接瘫痪在地,一张绝色的脸被吓得苍白如纸,就好似刚刚心脏病发了一般。

    “我给你的符纸你为啥不拿出来镇住他?”白郎把桃木剑往身后一放,抬手把柳青藤扶起来:“现在赶紧离开,一会天完全黑下来后,就走不了了。”

    柳青藤在白郎的搀扶下站起身,艰难的咽了下口水:“你不一起走吗?”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时,天空突然闪过一道惊雷。

    雷声覆盖四周,一团乌云随即飘到了两人的头顶上方,一道哀怨且又尖利的声音响起:“既然来了还想走吗?”

    伴随着话音落地,一个长得跟柳青藤一模一样的女鬼突然出现。只是与之不同的是,她没有双手。

    看着面前的女鬼,柳青藤和白郎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白郎瞥了柳青藤一眼:“你以前来过这?”

    “前几天来过。”

    “这就对了,你赶紧找个地方先躲起来。”白郎把桃木剑放在胸前,另一只手从道士服里拿出一叠符纸。

    用桃木剑把符纸点燃,白郎还没有把符纸撒向女鬼,女鬼快他一步扯住要离开的柳青藤,张开血盆大口。

    白郎蹙眉,把符纸扔向女鬼。可是因为有人气的围绕,符纸全部不起作用的掉在了地上,燃起一片大火。

    这原本还是水泥地的地面突然变成荒草丛生,火苗迅速的燃烧着,一下子就燃到了房屋门前。

    “不好!小青,你赶紧拿出符纸沾火打在女鬼身上!”

    白郎说完右脚点地,跳到了一座房屋的房顶,从兜里拿出一个古铜铃。

    ‘铃铃铃’

    他摇了三下,火苗立即止住了。只在原地烧,没有再扩展下去。

    而这边的柳青藤也照他说的话去做,很快定住了女鬼。

    白郎跳下房顶,跑到柳青藤旁边一把拉住她的手往外跑。“我身上的符纸烧完了,先离开。”

    目前这种局势下,白郎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柳青藤跟在白郎身后跑,很快就跑出了这条街。

    两人出了迷雾之后放慢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消失的居民房。

    “可惜了我的钱包,虽说身份证和卡什么的都可以补办,但里面还有几百现金呢。”柳青藤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胸口。

    “没事,我明天给你拿回来。”白郎把桃木剑折叠起放进布袋,抬步忘东面走。

    柳青藤快步跟上:“你明天还要去?”

    “嗯,毕竟收了人家的钱。”

    白郎余光扫了一眼身边飞驰的车辆和过往的人流,“到时候找到了我会给你送过去。”

    “好啊,那多谢你了!”柳青藤高兴的笑了笑,“对了,你刚刚是怎么做到一下子跳到屋顶上的呀?”

    “想知道?”

    “不,是想学!”

    “我这可不外传的,要想学的话得拜师。”白郎一边说一边瞥着柳青藤。很快就走到了一家商店:“老板,一个巧克力的甜筒雪糕。不,两个。”

    拜师……

    柳青藤站在白郎身后,在沉思了十几秒后抬头,“行,那我拜你为师,你教我啊。”

    “可以,不过拜师得有个仪式。但在这仪式之前,你把雪糕钱给付了吧。”

    说完白郎接过老板递来的雪糕,递给她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