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是人是鬼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11本章字数:3015字

    还好口袋里有零钱。接过白郎递来的雪糕,柳青藤付了十块钱给老板。

    白郎在柳青藤付钱后咬了一大口雪糕,眼神漫漫的看着前方那条刚刚跑出来的街:“这天色也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

    “什么?”柳青藤有些不明所以:“不是说拜师吗?”

    白郎又咬了一口雪糕,抬步往前走着:“诺,已经过关了。”说着他从里衣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柳青藤:“输一下你的号码,有空我会联系你的。”

    “喔——”输完号码,柳青藤把手机还给白郎:“那我现在回去了?”

    “嗯,回去吧。”白郎摆摆手,“等等。”

    在柳青藤走了几步之后,白郎突然叫住她:“你印堂发黑,近日怕是有灾。”说着他掐指算了下:“你要远离那只猫,决不能让它出现在附近,不然你会引祸上身。”

    那只猫是指夜瞳吗?

    “我知道了。”

    又絮叨了几句,柳青藤与白郎告别。

    白郎回了自己出租的小屋,柳青藤打车去了水果市场。好在花小雨还在原地等她。

    去花小雨家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两人早早起床洗漱好准备去上班。

    今天是周六,微安被她妈妈赵女士带来,准备上课。

    上课之前,赵女士对她百般叮嘱。这一幕让柳青藤忍不住蹙眉,她心想万一微安要是在课堂上心脏病发,而且还……没得治的话,那她岂不是要负很大责任?

    然而事实却是比她这个想法更加的可怕。

    临临下课,柳青藤拿着杯子去舞蹈室外面的走廊上倒了杯水,还没等她来得及喝上一口,余光便瞄到一团黑色的影子蹿过。

    老鼠吗?怎么那么大一团……

    带着疑惑,柳青藤端着杯子走进了舞蹈室。

    当她在舞蹈室落地窗前看到的夜瞳时,吓得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打碎。

    “快,小朋友们,快穿鞋子离开舞蹈室!”柳青藤大叫,急促的声音把教室里的孩子们吓了一跳。

    可是小孩子们的反应总是慢了那么一拍,在她们转身之际,落地窗突然砰的一下炸掉。碎玻璃渣往舞蹈室里落,一些大的碎片直接砸在孩子的身上,划开稚嫩的皮肤。流出鲜血。

    整间舞蹈室瞬间一片惊叫与哀嚎,柳青藤丢下水杯,赶紧上前把几个受轻伤的小孩子给抱到了门外。

    随后,学校里的老师闻声陆陆续续赶来。

    在急救车到来的时候,警车也到了。

    柳青藤被叫去做了笔录之后,跟着警察一起上车去了警局。

    在审讯室里,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警官给她倒了杯水,在等她喝完之后,双手交叠放在腿上静静凝视着她:“落地窗是新装的,在装上去之前都有好好检查。而且像这样的性质,也不会发生意外损坏之类的。那么排除掉所有不可能,只有人为了。”

    柳青藤心里闷闷的,她放下杯子,与梁警官对视着回答:“那梁警官的意思是怀疑我吗?”

    “不是怀疑,只是问一下。”说着他把面前的电脑移了下位置,屏幕摆在柳青藤面前。“这段视频是你们学校的监控器拍下的。昨晚凌晨两点,这个女人出现在舞蹈室,对玻璃做了手脚。”

    梁琦用的称呼是这个女人,而不是你。

    视频里的那个女人无论是从身形还是走路姿态,都跟柳青藤一模一样。

    若不是因为光线太暗看不到脸,外加上有花小雨证明柳青藤有不在场的证据,梁琦会直接下定义认为对落地窗做手脚的人就是她了!

    看到这段视频,柳青藤忍不住凝眉了。“这个人不是我……”

    “是不是还要近一步调查,但是目前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梁琦说完把电脑合上,门外有警员推门而入:“梁警官,新调来的警员到了,有一位说要与柳小姐单独谈谈话。”

    梁琦站起身看了柳青藤一眼,随刚刚那位警员一起走出了审讯室。

    柳青藤独自一人坐在审讯里,不一会儿就迎来了莫泠。

    莫泠在看到柳青藤那刻,着实被吓了一跳。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步走到梁琦刚刚坐的位置:“又见面了。”这是她说的第一句话。

    柳青藤虽然没有与莫泠正式的碰过面,但是在她死的那段时间,莫泠可是经常往她家跑。她想忘记莫泠那都是一件难事。

    “嗯。”

    “柳青藤,A市人。”莫泠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不紧不慢道。“曾在舞艺学校当过舞蹈老师,母亲叫楚敏,最好的朋友叫洛阿生。”

    “……”柳青藤眼神里闪过不悦,鼻子里闷哼了声,“是。”

    合上资料,莫泠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她站起身走到柳青藤的面前,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道:“真的是你?你……死而复生了。”

    柳青藤看着莫泠复杂的眸子,不语。她双手搅着衣角,连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见她不说话,莫泠脑袋突然一热,抬手伸到自己的脖颈处,摸到她爷爷给她的舍利子。“不管你是鬼怪也好,或是使用巫术活过来的也好,总之,我不能让你危害人间。”说完她快速扯下脖颈上的舍利子,握在手心中一把拍在柳青藤胸口。

    柳青藤被她这么用力一拍,差点摔下椅子。

    “你干什么?”

    被黄豆般大小的舍利子梗住胸口,柳青藤脸一下子烧红了起来。她推了一把莫泠,抬手捂着胸口,脸上一阵怨色。

    “怎么会没有反应?”莫泠疑惑的低头看着手中的舍利子,又转眸看着柳青藤。还没等她再次开口,审讯室的门一下子被人推开。

    梁琦从外面走进:“莫警官这是在干什么?”

    莫泠凝眉,赶紧把手中的舍利子塞进口袋:“不好意思,我跟柳小姐有点私人恩怨。”见梁琦进来干涉,她只好编个谎言来把这件事暂时盖住。

    “这是警局,你也是名警察。”梁琦声音冷冷。

    “不好意思。”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快速走到位置上拿起包包就往外走。

    待莫泠走后,梁琦跟柳青藤道了声歉。在道完歉后,他又转回主题:“刚刚收到几张匿名的照片,照片里的你在昨晚凌晨十二点离开了花小雨家。”

    把照片递给柳青藤看,他继续道:“虽然证据还不充足,但你的嫌疑最大。所以说,这几天你要呆在警局了。”

    柳青藤看着梁琦给她的照片,目光一下子黯淡下来。

    照片里的人的确是她,不过她是被白郎打电话给叫下去的……

    莫泠走出警局,找了个隐蔽的角落给张翼打了个电话。

    “柳青藤不是鬼,但我觉得,她也不是人。”

    靠在角落的瓷砖墙上,莫泠低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件事还得从唐峥下手,因为唐峥是柳青藤的男朋友,所以他知道的事情一定很多。”

    “唐峥?他死了啊。”

    “张警官,你难道忘记了吗?柳青藤死的时候我们想方设法的招她的魂,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唐峥的鬼魂也招回来问问?”

    电话那边的张翼沉默了会,莫泠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无非是王局的干涉,还有就是他怕又会发生柳青藤那样的事情。万一招唐峥的魂也会弄出人命的话,那么张翼怕是会愧疚一辈子。

    “但是这件事情不解决,我怕会发生更多恐怖的事情。”叹了口气,莫泠把刚刚到T市所遇到的情况跟张翼说了遍。

    “一个教室二十个人,站在落地窗旁边的十个孩子都受伤了。还有一个是被这一幕吓到突发心脏病……目前在医院抢救,不知生死。”

    张翼倒吸了一口冷气,继续沉默。

    “张警官……”

    “这件事我得好好想一想,就这样先挂了。”说完张翼直接挂了电话,莫泠再次拨打过去已经关机。

    “真该死!”

    愤怒的说出这句话,莫泠眼里闪过一道蓝光,正好被走过来的袁小小看见了。

    不过只是那么一闪,袁小小误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也没有多想:“莫泠,梁警官请你去警局,要给你安排工作。”

    听到袁小小直接称呼她名字,莫泠眼中闪过不快,“知道。”

    冷冷丢下这句话,她抬步往警局大门走。在路过袁小小时,还故意抬胳膊撞了她一下。

    这一下力气不小,差点让袁小小一屁股跌倒在地。

    袁小小愤怒的看着莫泠,双手紧了紧拳头。“莫泠!你干嘛要撞我!”

    莫泠头也不回的继续走,因为四周没人,她也毫不避讳道:“看你不顺眼,怎么了?”说完她脚步一顿,回头对着袁小小露出一个讥讽的笑。

    “正好我也看你不顺眼。”袁小小紧握的拳头一松,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嘴角抹出一个得意的笑:“这是你在火车上跟张警官的通话录音,你说我要是把这段录音交给王局,你跟张警官会不会都受到处分?”

    莫泠眸子一寒,紧盯着袁小小的手机:“给我。”

    “想要?那你跟我道歉我就给你。”

    “好。”莫泠笑,抬步走近袁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