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红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28本章字数:3276字

    少年的相貌不得不说也是英俊至极,俊美分明的五官,好似天作一般。万分和谐。长长的睫毛在剧烈的喘息中上下晃动,双眸之中还噙着些许的晶莹!看上去十分惹人疼爱。

    一身素衣也是因为先前的噩梦而变得有些凌乱,却是显出少年白皙的皮肤,好似水做,吹弹可破。

    红润的唇也是因为紧紧抿着而退了几分血色,多了几分惨白。

    更为关键的是,借着方才透射屋内的阳光。细细看去,床上的少年的脸庞与梦中的于飞的脸庞竟是完美的重合在一起。

    阳光照射进来的瞬间,少年便是有所觉!双眸微眨,却是迎着阳光对视而去!在阳光的映衬下,少年却是显得愈加的俊朗。

    因梦而变得惨败的脸色在此时好似也被这朝阳驱散了几分,而填了些许的红晕。

    “天亮了么?”少年清朗的声音响起,听起来竟是如同天地间跳跃的精灵,听入耳中竟是那般的舒坦。

    余音未落,破旧的木门却是嘎吱一声应声而开!随后却是看见一个少女的跑了进来。

    少女没有半分的迟疑,径直跑到少年的床边。

    看着来人,少年嘴角泛起一丝弧度,夹杂着诸多的情感!不知是苦是甜。

    少女身材纤细,唇若点樱,眉如墨画。大概十七八岁年纪,乌黑的头发,肤光胜雪,美丽的双眸犹似一泓清水,整个面庞细致清丽,淡雅脱俗,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

    看着少年惨败的脸色,少女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的心疼,纤细的手,下意识的要去拭去少年额头的汗滴。

    “喂。小师姐,你做什么。?”少年惶恐的退了半分。

    谁知道少女的手也是顺势向前伸了几寸,不多不少,恰是在少年停下的瞬间,碰到了少年的额头。

    察觉到额头上的那一丝柔软,少年竟是微叹,任由那雪白的小手拭去自己额头的汗滴。

    “小师弟,又做噩梦了吧。”少女心疼的问道。说话间,少女的动作竟是愈加的轻柔。

    “嗯!”如此近的距离,嗅着少女身体传出的芳香,少年心中竟是有了一丝依赖,缓缓闭上了双眸,任由少女擦拭汗滴。轻声应道。

    “又是那个梦?。”少女轻灵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只是细细听去,却是可以听出一丝无奈!显然对于少年的噩梦早就知晓。

    “嗯!”少年依旧是如此回到,似是对此不愿多说!只是紧闭的双眸却是微微抖了一下。

    少年不愿多说。少女竟是也知趣的不再问,只是细心的擦拭着少年额头的汗滴。

    此情此景,多少有些温馨。

    但是似是天不愿遂人愿,就在这时,一声冷哼打破了难得的静谧!

    “哟,于飞师弟当真好福气,一早起来,衣衫都是没有穿戴整齐,便是有人给你擦汗滴!”声音之中夹杂着三分妒意,七分怒意。

    声音响起的同时,少女也是慌忙的收起了手!转身看向门口,但是当看见来人时,少女的脸上明显多了几分厌恶。

    于飞也是在此时睁开了双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是要抚平什么东西。

    随后缓缓起身,不急不缓的穿好衣服。

    方才站起身,看向门口!

    此时简陋的木门处,却是有一个青衣少年倚门而立。少年也是生得一表人才。

    乌黑的双眸夹杂着些许的妒意,交叉胸前的手点点敲打着胳膊,双颊微红,嘴角带着一丝冷意,略带着急促的呼吸似是疾跑所致。

    一身青衣着身,丝毫不显得俗气,腰间别着一枚玉佩,一副公子的模样。

    看着门口的青衣少年,于飞的嘴角也是泛起一丝苦笑,随后看了看身边的少女!心中不禁暗道“红颜祸水。”

    想到这四个字,于飞的心中竟是多了几分暖意。

    随后笑道“苏师兄说的哪里话,师姐不过是叫我起床,免得耽误了修炼!师弟这不是起来了么!倒是师兄闲的很呢,难道也是来叫师弟起床的么?

    或是师兄某些事情与别人不同,看师弟身子羸弱,多了些许想法,不然的话,干嘛大清早便是来师弟这里呢!”

    于飞淡淡的声音响起,一如先前的清朗润耳。

    闻言,一旁的少女却是忍不住掩嘴而笑,似是也被于飞的话逗乐了。少女本就是美人坯子,一举一动间都是那般的好看。笑声也是轻灵之极,一时间,好似整间破败的小屋都是因为少女的一笑而变得光辉了许多。

    可是那苏师兄听着这笑声,却是一点都没有时间欣赏!好似这笑声也是在和于飞的话一般嘲笑自己一样。

    方要说些什么,却是听的“咚”的一声古钟之音响起。

    苏师兄的脸上却是多了一丝阴厉,随后恶狠狠的道“于飞你等着,今天有你好看。”

    说完,那苏师兄却是不再迟疑,径直离去。

    直至此时,少女好似方才想起了什么。脸色忽变“小师弟,快走,今天可是有着大事呢。”

    说完,也不管于飞同不同意,径直拉着于飞的手,向外跑去。

    “姚师姐,到底什么事这么急。”于飞问道。

    “路上我再与你说。”

    少女的声音隐隐在房间之中响起,可是此时的屋内那还有于飞和那少女的身形。

    影宗的后山是一片宽敞的广场,此时影宗的后山上有着诸多的弟子,皆是神情肃穆的坐在广场的蒲团之上盘膝打坐。

    诸弟子的正前方是一处百米见方石台。石台上有着数十张桌子和椅子,已然是有身份的人方才能够坐的。

    最为怪异是,在那石台的正上方十米处却是有着一座古钟!古钟就那么平平稳稳的浮在半空之中,似乎不受到重力的牵引。

    古钟钟身有着青龙镌刻!道道青龙栩栩如生,更是为那古钟添了几分神秘。

    “咚”一声钟音再一次的自古钟传出,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压,在影宗各地响起,钟音好似涛浪跌宕,绵绵不绝,带着一丝古朴之意,即便是听上一声都是有着安定人心的作用。

    此时的于飞正在少女的牵引下,不断的山峦上奔跑,神情也是极为的焦急。

    “师姐,你如此的着急,究竟是为何呀?”于飞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姚师姐忽然变了性子,竟是如此的急躁。

    “小师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呀,你难道真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少女嗔道!

    “师弟还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于飞打定是要气死人不偿命,但是要生气吧,也不大可能,毕竟于飞那帅气的面庞加上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实在是让少女生不起气来。

    所以虽然依旧在疾奔,但是少女轻灵的声音还是稳稳的传入于飞的耳中“今天乃是我宗的入门弟子一年一度的考核的日子,这么重要的日子你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前几年的考核你是怎么过来的!”

    “这些事情不是都是师姐提醒我的么。”于飞闻言,却是淡淡的笑道。

    “你呀!”少女摇了摇头,却是不再说话,只是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在于飞的声音落下之后,少女竟是微微握紧了于飞的手!

    手上吃痛,但是于飞只是眉头微蹙,并没有出声提醒。

    于飞的小屋距离后山距离并不是太远,在少女的疾奔下,第二声钟音方落,于飞和少女也是来到了后山的广场处。

    二人并没有掩饰行踪的意思,所以来到此地,虽然众多弟子在盘膝冥想打坐,但是显然那不过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

    二人的出现,自是有着诸多弟子投来关注的目光。这诸多弟子自是包括那位苏师兄。

    看着少女竟是紧紧握着于飞的手,眉头紧皱,嘴角却是带着些许冰冷的笑意,双眸冷冷的望着于飞那俊朗的面庞,似是要将于飞刻进自己的双眸之中。

    诸多弟子,自是看见了少女和于飞,只是与那位苏师兄不同的是,众多弟子的眼中,有一半却是带着些许的艳羡,一半则是嫉妒,但是也仅此而已,不像那位苏师兄一般,好似被人抢了什么一般。

    于飞耸耸肩,却是微微靠了靠少女,附耳道“红颜祸水。不外乎如此!小师姐可是为我树了不少敌人呢。唉,无妄之灾,无妄之灾呀!”

    声音很轻,带着些许调戏与轻薄的意味,但纵是如此,听起来却是依旧那么的好听,伴着淡淡温热的鼻息呼在少女的耳畔,少女似是被这动作弄得有些尴尬,娇嗔了一声“你才是红颜祸水呢!”

    说完,却是径直松开了于飞的手,坐在了蒲团之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眸,不再理会于飞,但是红润的双颊,以及起伏的胸口证明着少女并不是像表面那么平静。

    看着少女竟是如此回应,于飞无奈的耸耸肩正欲坐下。

    察觉到了一丝不同,总感觉自己被什么盯上了一样,缓缓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是苏师兄那泛着红芒的双眸。

    显然先前于飞的动作他也是看在眼里,而且气得不轻“今日我必让你在她面前丢尽颜面。”苏师兄上下唇微动,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传出,可是于飞却是读了出来。

    但是似乎于飞已经习惯了这种挑衅一般,同样上下唇微动,回到“我等着!”

    随后不屑的撇了撇苏师兄,径直坐在了少女的身旁。

    不知道为何,似是嗅到了身边熟悉的气息,少女的嘴角竟是泛起了一丝弧度,甚是好看。

    那苏师兄似是被于飞的藐视气的不轻,正欲起身。

    石台上方的古钟却是再一次的响起。

    听闻钟音,苏师兄只能不甘的压下心中的怒气,转头望向石台处。

    于飞自是察觉到苏师兄的动作,心中暗道“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掩饰的人,能够成什么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