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吞噬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28本章字数:3864字

    “没有想到世间竟是还有着如此属性的存在,想当年,衍生属性一出世便是被世人所凯觑,会衍生属性的人基本都是各大宗门的首席弟子,在这小小的影宗竟是还有如此少年,倒是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呢!”影灵心中暗道,而看向于飞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戏谑。

    “不知道他的儿子会有什么样的手段呢?衍生属性可是最为让人忌惮的属性呢,突破了配合属性的界限,全新的属性之力,倒是有趣的很呢!”影灵自语道。

    此时下方的那小树苗已然成长成了参天大树,浓郁的木属性气息伴着些许的清新弥漫整片空间。

    而那枝蔓则是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半空之中的于飞卷去,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无数的枝蔓包裹着那水柱,眨眼间距离于飞已然不足一米。此时的于飞神情略显慌乱,看着即将临身的枝蔓,一时间竟是松开了合十的双手。

    “额?”杨宇眉头微蹙,似是不知道于飞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咦?是慌张了么?”影灵双眸微眯,呢喃道。

    下方看台之中的姚卿则是紧张的攥起双手,心中暗自祈祷“小师弟,你可不要败了呀!”

    但是似乎上天并没有听见此时的姚卿的祈祷,那无数的枝蔓转眼间已然将此时的于飞尽数的包裹在内,那水柱则是纷纷溃散,再无任何的支柱。洒落满地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尚还带着几分的晶莹。

    “师弟!”姚卿的双眸之中多了些许的晶莹,看着那无数枝蔓所包裹成的圆柱。姚卿脸上更是多了几分的慌张。

    远处的苏戚看着此时姚卿那紧张的脸庞,心中妒意更深,随即转身看着那影晶空间之中的那无数枝蔓所形成的包裹,心中恶狠狠的道“最后死在里面才好!”

    杨宇虽然不知晓,于飞为什么忽然间放弃了抵抗,但是还是没有迟疑。转身看样远处的影灵,作揖道“影灵大人,是不是可以宣判结果了。”

    但是此时的影灵却是嘴角噙着笑意,轻声道“胜负尚未可知,你如此问,可是自愿投降?”

    影灵的话莫名其妙,但是杨宇不敢忤逆,只是再度恭声道“影灵大人请明示。于飞师弟已经被我丝丝的困在那枝蔓之中,为何要算我输?”

    “看你脚下!”影灵指了指杨宇的脚下,轻笑道。

    杨宇低头,却发现,自己的脚竟是浸在了水中。回想影灵的话,杨宇暗呼不好,低喝一声,“遁地!”

    杨宇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只见其头顶的黄色的光环骤然间光芒大胜,脚下被水浸没的土地竟是有着翻滚的迹象。

    但是就在此时,其身后竟是响起了于飞的声音“没有用的,我的水属性之力的禁锢之术是具有隔离效果的,虽然师兄你的实力比我强,但是面对我的柔水隔离,你有什么办法呢!

    水之力,风之力,冰冻天下!”于飞的声音带着几分的严肃,沉声喝道。

    此时杨宇的身后,正是于飞,只是此时的于飞的身形也是略带着几分狼狈,此时的于飞身上已经湿透了,脸色也是带着几分的苍白。

    双手合十,那晶莹的水滴还在不断的滴落。

    随着于飞的声音的落下,浸没着杨宇的水晶石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杨宇的身上缠绕而去,阵阵冷风也是忽然间吹向杨宇,因为杨宇被禁锢,所以不能够看见身后的于飞。

    只是看着即将将自己尽数缠绕的水,杨宇的眼中多了一丝郑重,随后整个人竟是缓缓的闭上眼睛,双手在那水覆盖之前,再一次的并在了胸前。

    心中低喝一声“万物声!”

    也就是那么一瞬间,杨宇的身体完全的被冻在了那里。好似一个冰塑。

    “风水的配合属性,倒也看得过去,不过相比之下,还是那衍生属性更为厉害一些。而且到现在,那杨宇不过才展现出两种属性之力,还有三种属性之力是什么还没有看出分毫呢!倒是值得期待。输赢尚未可知!”影灵看着此时的于飞,暗自腹诽。

    而此时看着被冰冻的杨宇。于飞没有一丝获胜的欣喜,与之相反,看着杨宇紧并着的双手,于飞的眼中多了一丝郑重,呢喃道“还是晚了么?遁。”

    余音未落,于飞整个人的身子竟是化作了一滩水,融入此时地上的水里面,加上第一场比试的那水之力与先前于飞弄出来的水,地上的水已经达到了一拳之深。

    于飞化作水后,融入其中,竟是在也寻不到一丝一毫的痕迹。

    “竟是将自己化作了水么?这是水之本源的根本力量,可是我记得那位有着的不是风之力么?怎么此子可以运用的本源竟是水了呢?”影灵呢喃道。

    就在于飞消失的同时,此片空间之中竟是凭空多出了不同的动物的声音,鸟鸣,虎啸,风声,......诸此种种。

    此地的空间陡然间变得极为的嘈杂。让的上方的影灵眉头紧皱“这是什么力量能够干扰到我的影之空间?”

    影灵说着,袖袍便欲有所动作。

    可是忽然间,影灵便是发现了不同,因为以影灵的实力,竟是发现,一道道音波竟是好似受到控制一般,向着此时的杨宇而去。

    “这是音波之力?此子果真非同凡人。不仅仅参悟了衍生之力,竟是还领悟了音波之力,若是他在,此子定入他的门下!”影灵的声音之中多了一丝欣喜。

    随着无数的音波向着杨宇卷去,那冰块竟是有着裂纹出现。

    这一片空间内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刺耳。

    影灵不得已袖袍微挥,给自己添了一个隔音罩。

    不多时,那裂纹竟是一点点的放大,直至全部的碎裂。

    冰块碎裂的那一刹那,杨宇终是可以脱身,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杨宇身形一跃,便是跳上了半空。

    靠着自己的灵元使得自己不至于再一次的落在水面上,杨宇神情严肃,看着此时地面的汪洋,在抬起头看着不远处还保持着圆柱状的藤蔓,杨宇暗道“到底是什么力量,为什么我竟是根本察觉不到他逃脱了呢,三阶灵者的实力应该没有这么的离谱吧,怎么感觉这么难以对付。

    我没有领悟风属性,不能够让自身在半空之中漂浮太久,那样的话,灵元的耗费实在是太恐怖了,可是我若是落下去,就更加的被动,我该怎么样才能够将这满地的汪洋对我的限制解除呢?”

    杨宇环视四周,忽然目光再一次的落在了那枝蔓上。

    “有了!木之力,衍生之术!长!”杨宇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双手合十,朗声喝道。

    “唰唰!”忽然间,只见那地上,本是汪洋一片的里面,不断的长出一个个小树苗。

    没多出一棵小树苗,杨宇的脸色便是多一分苍白。近乎百棵小树陡然间自那水中长出,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不多时已然五米多高。

    “呼呼!”杨宇喘着粗气,落在一棵树的枝干上,缓缓的坐下,渐渐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果真呢!没有风之力的辅助,在半空之中仅仅只是靠着那微弱的灵元根本就不能够撑的太久。就连这衍生之力都是不能够实用太多呢,不过这百棵小树够了。最起码要比我在半空之中强了许多。

    只是这于飞师弟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我竟是寻不到呢?这汪洋之力我倒是也可以借用,只是师弟会藏在这里面么!咦,借用,我也会水之力,我倒是看看你还怎么藏!”杨宇冷声道。

    “遥遥无界,漫漫无涂。黄河之水,天际而来,吾悟水道,还原水力,水散!”杨宇双手合十,口中振振有词。

    语落,只见地面的水竟开始一点点的蒸发,好似被加热了一般。

    “不好!”隐在水中的于飞暗呼一声,身子一个翻滚,便是自水中一跃而出,身形略显狼狈的于飞,方才跃出,便是觉得自己的身子冷到了极致。

    但是此刻的于飞已然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了,因为映入眼帘的是此时杨宇那戏谑的神情。

    “疾!”杨宇手指指向此时的于飞,却听得嗖嗖的风声。于飞的眼前竟是出现无数的树矛。

    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此时的于飞飞去。

    “溶解!”于飞自是知晓此时的情况的严肃,下方的水已经不允许自己再一次的融入其中了,毕竟水在不断的蒸发,自己化作水,再度融进,不过是自寻死路。

    现在已经不允许自己再留手了,想到这里,于飞再也没有半分的迟疑。双手猛地上前推出。

    头顶则是出现一个乌黑的光环。

    乌黑光环出现的那一瞬间,这一片空间都是变得压抑了许多,随着于飞一掌的推出,却是可以清晰的看见,一道气浪向着那无数的树矛而去。

    在那气浪的面前,每当那树矛接触到那气浪的时候,便是纷纷诡异的消失殆尽。

    于飞则是一直保持着那手掌前推的姿势,直到最后一根树矛也是消失,于飞身形一个急掠,也是找了一个树落了下来。剧烈的喘息着,红唇也因为先前的大量的消耗而少了几分的红润,多了几分的苍白。

    远处的杨宇眉头已经拧在了一起,看着依靠着树休息的于飞,杨宇的神情比之先前更是多了几分的凝重。

    “那乌黑的光环到底代表的是什么力量,为什么那么的诡异,竟是将我的攻击完全的.......”杨宇说到这里,却不再说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话来形容先前所发生的事情。

    在杨宇看来,于飞的头顶出现乌黑的光环之后,只是一推手,便是将自己的攻击以一种自己看不见的方式,诡异的化解了。

    “这是吞噬之力么?上古黑暗力量,与他的力量同出一辙呢,都是作为压轴的力量呢,只是不知道这吞噬之力,这小家伙领悟了多少,看那光环的颜色似乎已经领悟到了极致,可是看表现,似乎动用这种力量很吃力呢!

    有意思,当年的家主只是凭着这力量便是名震四方,没想到这小家伙也不弱,似乎比之家主都是要厉害那么几分呢,当年的家主这个年纪可是没有达到如此深的颜色呢。

    只是似乎领悟的程度和小家伙使用的程度不成正比呢,很明显,小家伙的灵元已经透支了,不能够在继续使用这种力量呢,可惜,本以为还能够多看见几次小家伙实用这种力量呢!”此时,在远处的高山上,一个黑衣人自语道。

    就在黑衣人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影晶内的影灵却猛地抬起头,看向黑衣人所在之地,可是此时先前黑衣人所在的地方已然空无一人。

    影灵的眉头微蹙,呢喃道“是那个人的手下么?为什么这气息如此的熟悉。当真是奇怪,为什么没有人呢?难道是我的感知出错了么?”

    影灵摇了摇头,嘴角扯出一丝苦笑“若是那个人的手下在看着他的话,那么为什么那人还要我照顾,看来是我想多了。罢了不想也罢,不过这个小家伙倒是真的有意思,吞噬之力竟是被当作溶解来用,若是那人知道,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山顶之上,空间略微波动了些许,随后显现出黑夜人的身形,看着影晶内的影灵,暗道“不愧是影灵,竟是被察觉到了么?罢了,有他在这里话,我也不用管了,还是去做任务吧!”

    说完,耸耸肩,便是消失在原地,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