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论成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28本章字数:5002字

    在黑衣人消失的同时,影灵的头再一次的抬起,望向黑衣人消失的山顶眉头微皱,呢喃道“我绝对没有感应错误,就是那个人的手下,看来那人真的安排了人在这个小家伙的身边呢,只是为什么又消失了呢,按理说,若是真的想要隐藏自己的气息的话,是绝对不会被我察觉到的,可是这两次一次比一次明显,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可不会傻到认为仅仅只是路过。”

    影灵摇摇头,自嘲道“罢了,既然那个人让我照看小家伙,我就做好我的本职就好了,至于其他人我管你们死活。”

    若是黑衣人听到这番话,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你用的是什么力量,能不能够告诉我?”下方的杨宇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看着此时的于飞,不禁问道。

    “我的力量若是都告诉了师兄,那么我岂不是没有了秘密,如此的话,我的底牌都是被师兄知晓了,那么这一局比试我岂不是输定了?如果师兄答应我告诉你这是什么力量,你可以放弃比赛的话,我或许还可以考虑考虑。”于飞喘息已经略微的平稳,不似先前那么急促。

    此时闻言,笑声道。

    “唉,果真呢,底牌么?只是不知道你这底牌还能够为你迎来多少的喘息之机!”杨宇沉声道。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此次我是受命于人的,不管你告不告诉我那是什么,最后的结果都是已经注定了。而你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根本不能够在承受我以此的攻击,你若是识相的话,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投降,免得最后......”

    “师兄想打就打,何必如此的啰嗦,我都说了,虽然师弟的修为尚浅,但是师兄终究没有摆脱灵者的桎梏,如此的话,仅仅比我高出两个阶别,师弟尚有一战之力。”于飞直接打断了杨宇的话,起身,咽了一口吐沫,沉声道。

    而此时的于飞眼中已然战意盎然。却不知道这自信是从何而来。

    远处的杨宇双拳紧握,自己不能够脱离灵者的桎梏是自己心中的痛,在得到苏戚的药之后,这种后果自己自是知晓的一清二楚,但是一直被自己掩埋在心里,但是如今被于飞提起,心中不自觉的多了一丝的懊恼。

    杨宇眼中不知不觉的多了一丝丝的杀气。于飞自是察觉到杨宇的变化,暗道自己失言,但是自己如今既然已经放出了狠话,那么不管如何,自己都是要接下。

    想到这里,于飞努力的使自己的呼吸变得正常,拍了拍自己的脸,耸耸肩,对着杨宇微微作揖,眼中竟是多了一丝愧疚。

    毕竟,于飞不是有意的,能够做到如此,已然是不易。

    “哼!”杨宇冷哼一声,却是没有理会此时的于飞,语音落下,杨宇的身子竟是变得僵硬了些许。

    就那么一瞬间,于飞暗呼不好,脚底微微用力,整个人便是倒飞出去。

    同一时间,于飞先前所站的地方,那一个树竟是诡异的散开枝蔓,向着倒飞的于飞追来。

    “自己不能够动用风属性,是要依靠枝蔓的延伸来增加速度么?风之力,动!”于飞低喝一声,头顶的出现耀眼的白色光环,而于飞的脚底陡然多了一丝助力,倒飞的速度也是快了不少。

    于飞的速度方才不过增加那么一丝丝,忽然间,这片空间陡然响起刺耳的声音,“嘶嘶”之音不绝于耳。

    而那枝蔓的速度则是以更快的速度向着于飞卷来。

    “雷之属性!不好!”于飞的眼中终于多了一丝慌乱,因为于飞深深的明白,作为灵者之中有着闪电豹之称的雷属性的恐怖。

    雷属性,自然之力的一种,却是灵者之中已知的排名最为考前属性之一,雷属性,不仅仅有着能够媲美风之属性的速度,还有着不弱于火属性的攻击之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因为雷属性是锻体属性的一种,所以一般的情况下是没有会领悟这种属性的,毕竟谁也不想还没有成为灵者呢,便是被雷劈个半死不是。

    此时看着那枝蔓之上隐隐约约闪现的银色,于飞的表情第一次变得极为的镇定。

    “风属性的速度与雷属性不相上下,这样跑下去是没有用的,动用水属性隐藏其中的话,不亚于自寻死路,如此看来只能够动用那种溶解之力了,只是再动用一次的话,恐怕我自己也会受创!这可如何是好!”看着马上追上自己的枝蔓,于飞脑子疯狂的运转。

    眼看着枝蔓就要碰到自己的身子,于飞咬了咬牙,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脚底再度用力,头顶的白色光芒大胜。低喝一声“风之力,定位转移!”

    一声低喝,于飞只留下一道残影,便是消失不见,那枝蔓穿过于飞的残影,枝蔓上显现出杨宇的脸庞,眉头紧蹙。

    “唰!”只听得头顶一声破风之音。多年的磨练使得杨宇的反应比之他人还要快上几分,声音方落,杨宇本能的并起双手,木色的双手并在一起,朗声喝道“大地厚土。土之衣。防护!”

    余音未落,杨宇化作枝蔓的身体已经被泥土包裹的严严实实。

    也就那么一瞬间,其背后猛然受到重击。杨宇的喉头一甜,整个人便是向着地面落去,落下的同时,其耳边响起于飞极为清朗却略带着严肃的声音“风水之力,寒冰之矛!刺!”

    半空之中的于飞将那冰矛狠狠的刺进杨宇的身体,自己则是一个空翻,稳稳的落在地上,看着此时被泥土包裹的杨宇,于飞暗呼可惜“还是晚了那么一点吗?”

    “呼呼!”于飞喘着粗气,隐在衣袖之中的双手已然紧握,却不断的颤抖。

    “咳咳!”地上的杨宇双臂支地,缓缓的起身,只是一阵咳嗽,却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待到站稳,杨宇抖了抖身子。身上的泥土尽数的落下,拾起那根冰刺,看着此时的于飞,嘴角略微抽搐“师弟倒是真的下的去手!”

    杨宇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之中满是嘲讽,即便自己受人之托,但是终究没有想过要了于飞的命,可是看着这根冰刺,杨宇发现,自己的妇人之仁险些让的自己丢了性命。

    “师兄可是还记得影灵大人的话么?真正的强者在温室里面是永远也成长不起来的,既然师兄受人之托,又想打败我进入到那内山之中,当是不可留手。

    内山之中只有强者才可以活着,师兄当是明白什么叫做弱肉强食,既然如此,当是应该全力以赴。师弟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如此,也是因为师弟坚信,师兄的厚土之力,可以将我的攻击拦下!

    不然的话,师弟先前用的当是那化解你树矛的招数,而不是这冰刺。”于飞笑道,只是这笑容在那略显苍白的脸上显得有些怪异。

    “鬼才信你,雷暴降临!”杨宇哪里肯信此时于飞的话,头顶银色的光环大胜,低喝道。

    “轰隆隆。”杨宇声音落下的瞬间,天空都是暗了下来。阵阵雷声带着些许的牙龈在此片空间响起。

    看着低垂的云彩,于飞的嘴角微抽,看着杨宇满脸的怒意,心中也是多了一丝郑重。“雷电之力,也是极致么?似乎真的有些难以对付,只要那么一点点的时间,我便是发动第二次溶解之术,二段的溶解之术可以反弹给对方,也只有这样,才真的能够对付五阶灵者。

    可是似乎我把师兄激怒的过早了一点点,要不是我太过慌乱,也不至于现在这么被动,只要那么一点点的时间便是可以了。”

    于飞神情严肃看着远处的杨宇,二人就在这无尽雷音的映衬下彼此对视。

    大约十秒之后,杨宇忽然手指指向此时的于飞。低喝一声“疾。”

    随着杨宇的动作,天空好似被撕裂了一道口子,数百道闪电自无尽之地而来,轰向此时的于飞。

    于飞一直在关注着此时的杨宇,在杨宇手抬起的那一瞬间,于飞头顶的白色光环也是再一次的浮现,只是这一次的光环的耀眼程度远远超过先前“风驰电掣。”

    声音方落,原地只剩下一道残影,再一次的出现则是百米之外。

    “轰!”三道闪电直接轰碎了于飞的残影,在地上留下一个大坑。剩下的闪电好似有着灵智一般,以更快的速度再一次的追向此时的于飞。

    “动!”于飞再一次的低喝一声。

    身形再度消失,又是三道轰碎残影。

    如此往复数十次,剩下的闪电不过二十多道。而杨宇的手指则是渐渐的沁出鲜血。

    而于飞早已经面无血色,头顶的光环也是渐渐的失去了光泽。

    “只够我再攻击一次了,灵元所剩无几了,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你逃脱!去!”杨宇双手合十,随后猛地推出,二十多道闪电以同样的速度以不同的方向向着此时的于飞扑去。

    张牙舞爪的雷电,带着刺耳的声音,以无法言语的速度,拖出一道道银带,狠狠的向着此时的于飞而去。

    但是此时的于飞却是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头顶乌黑的光环再一次的出现,双手缓缓的向前推出,吐出几个字“溶解,反弹!”

    一道无形的气浪自于飞的双手缓慢的涌出,与那无与伦比的雷电之速恰好相反,那一道气浪缓慢到了极点,如同蜗牛一般,待到气浪离手,于飞整个人好似虚脱了一般,如同一滩烂泥。爬在了地上,只是嘴角依旧带着些许弧度。看着那气浪缓缓的将那二十多道闪电渐渐的溶解,随后以更快的速度喷薄而出,向着杨宇而去。

    而杨宇已然不知所措,看着扑面而来的雷电,杨宇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自己的极限攻击已经将自己的灵元之力尽数的耗尽,此时的自己只是比于飞略好一丝丝,以杨宇现在的状态是绝对不能够扛下这一道攻击的。

    就在那二十多道闪电即将碰到自己的时候,杨宇的面前显现出影灵的身形,影灵眉头微皱,袖袍一挥,那二十多道闪电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杨宇化险为夷,却因为没有了担心,而灵元耗尽,也缓缓的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远处于飞则是缓缓闭上了双眸,呢喃道“好可惜!”

    看着此时都是倒下的二人,影灵微微摇了摇头道“这二人都进入内山了,权小子你有异议么?”

    外面的权冰拓此时还沉浸在二人的对战之中,此时听到影灵喊话,慌忙起身应到“全凭影灵大人做主!”

    “嗯!”影灵应了一声,袖袍再挥,于飞二人便是纷纷消失在原地。

    影灵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喊道“第三组!”

    “没有想到,今天的比试当真是精彩到了极点呢,吞噬之力竟是也能够现世,掌门,这一点你应该早就知晓了吧!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如此淡定呢!”外面的枫叶对着权冰拓传音道。

    吞噬之力乃是上古之力,在一般的灵者之中是很难出现体悟的,更为关键的是,吞噬之力涉及的是上古血脉!

    这种力量是被世人所不能够接受的,毕竟这种力量实在是太过霸道了一些,也只有一些宗派的内部高层才知道这种力量的存在,一般的灵者是很难获取关于吞噬之力的信息的。

    “吞噬之力?那是一种什么东西?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此时的权冰拓似乎是真的不知道,看着枫叶脸上多了一丝无辜的表情,让人有一种想要揍他的冲动。

    枫叶闻言,自是知晓,此时的权冰拓并不愿对此多说,也明白自己的问话有些唐突了,因为吞噬之力所代表的力量与血脉涉及的实在是太多了一些,想到这里,枫叶暗道自己失言,不应该如此的冲动。

    姚卿在蒲团之上看着空荡荡的影之空间,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毕竟于飞的安全才是她最担心的,如今影灵大人亲自发话,那么一切也就不用自己担心了。

    想起事情的起因,姚卿不禁看向此时的苏戚,眼中更是添了一丝厌恶与恨意。于飞的几次生死徘徊都是让的姚卿担心到了极点。

    苏戚此时则是好似事不关己一般,只是默默的骂着那个杨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内山的择徒一事在影灵的主持下,进展极快,也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便是结束了。姚卿和苏戚自是成功过了挑选。

    只是值得一提的是,与姚卿对战的那个弟子被虐的半死。

    距离内山挑选弟子结束又过了三天。

    影宗,内山。一个石洞之中。

    没错,就是石洞,石洞之内干净到了极点,不仅仅如此,石洞内的家具还蛮齐全的。

    石桌,石凳,石床,一眼望去皆是石头所做。更为怪异的是。在一旁还有一个石头做的书架。但是无论是什么做工都是极为精美的。

    说是石洞,不如说是一个石头做的房子更加的确切。

    石床之上,有一个少年,少年双眸紧闭,头顶有着三个不同颜色的光环闪闪发光,分别是蓝色,白色和黑色。

    三个光环自下而上整齐的排列着。在黑色之上则是有着一个模糊的红色的光环,只是那个红色光环仅仅只是有着一个轮廓。极为的模糊。忽然,少年面前的空间略微波动了些许,显现出姚卿的身形,只是此时的姚卿头顶有着一个银色的光环,闪闪发光。

    但是就在姚卿的身形显现出来的那一瞬间,少年却是猛地睁开了眼睛,“水之力!”

    少年低喝一声,手一推,一道水柱直接喷向此时的姚卿。

    “哗啦!”姚卿直接被淋了一个落汤鸡。

    “于飞!看我不收拾你。金之力,挤压。”姚卿朗声喝道。

    声音落下,姚卿的头顶则是出现一个金色的光环,而于飞的四周,则是出现四面金色的墙,牢牢的将于飞控在里面。

    看着忽然出现的四面金墙。于飞慌忙求饶,“师姐,是你呀,我以为是坏人呢。”

    “坏人,坏人能够进入到我们影宗的内山之中,坏人能够没有被你外面的水珠探测而不发出警告,你明明就知道是我,还...还...”外面的姚卿看着自己被淋透的衣服。不禁嗔道。

    “师姐,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哪里知道你竟然不防呀。”被金墙困住于飞委屈道,只是嘴角的笑意却丝毫不加掩饰!

    正如姚卿所言,在石洞的外面有着自己设置的水珠警戒,来到这内山之中,每一个人都是有着自己的房间,房间便是这石洞。

    看着这石洞虽然简单,但是其内部却另有乾坤。这石床可以让人加速吸收空气之中的灵元。但是据影灵所说,每个人都只有半年的时间,半年之后,无论是谁都要真正的进入到内山之中,接受残酷的历练,这历练到底是什么,影灵却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