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入危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28本章字数:3176字

    时光如水,转眼间,已是两个月过去了。

    晨曦之光伴着些许清新,缓缓升起,一缕阳光恰好照在山顶少年的脸庞,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是于飞却丝毫不敢耽搁,为了进入内山,于飞在影灵走后,便是打开了那有关自己溶解之环的灵技。

    灵技的名字叫做“吞噬法则。”

    当看见这个名字的时候,于飞一度认为影灵给自己的灵技并不适合自己。因为自己的灵环的作用并不是吞噬,而是一点点的溶解掉对手的攻击,这种溶解在自己的理解之中与一口吞掉对手的攻击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于飞很是迟疑要不要修炼这灵技,可是后来想到,自己若是不能够将这灵技修炼到极致,是进入不了内山的,在百般纠结之后,于飞还是选择了修炼。

    但是当看见修炼灵技的要求之后,于飞再一次的犯了迷糊,因为灵技之中明确的写着“修炼此灵技必须要具备吞噬之环和空间之环!”

    于飞很是清楚自己是绝对没有领悟空间之力的,可是如此的话,又该怎么修炼呢?所以于飞决定先耐着性子读完。

    当看到最后的时候,于飞险些吐血,最后的一句写着“若是没有空间之环,风之环也可以!”

    于飞心中虽然感到很无奈,但是还是耐着性子修炼起来,吞噬法则是要将自己的灵环之力集中到双手,利用灵环本身的力量去吞噬对手的任何非空间之力的攻击,再以灵环之力释放。

    一切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很难,因为于飞根本就无法调动灵环,两个月的时间,于飞不断的试图让灵环离开自己头顶的位置,可是不管怎么做,那灵环都是不动分毫。

    按照灵技所说,将灵环之力归于丹田,以风之力或者空间之力引动,当是可以将灵环引出,但是无论于飞怎么做,那灵环就是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头顶,连动都不动。

    影灵自消失之后,便是再也没有出现过,自己的食物倒是每天清晨凭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倒是没有让自己饿肚子,但是这两个月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更不要说有人来教导自己了。但是没有办法,为了进入内山,于飞每日依旧在不断的努力修炼着灵技,提升着修为。

    不得其法只能够靠自己慢慢的钻研,这是于飞心中的想法。

    阳光略显柔和,轻轻的抚摸着于飞的脸庞,似是被阳光弄得有些痒了。于飞竟是可爱的挠了挠自己的脸庞。

    缓缓睁开双眸,迎着太阳望去,于飞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呢喃道“新的一天开始了呢。”

    伸了个拦腰。于飞缓缓起身,头顶蓝色的光环微微闪烁,一汪清泉便是出现在于飞的面前,简单的洗了一下脸,于飞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贪婪的允吸着清晨那略带着清新的空气,于飞显得心满意足。一阵清风拂过,徒带了几分的饭香。

    嘴角微翘,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紫色的饭盒。

    “吃饭咯。”于飞小跑过去,打开饭盒是丰盛的饭菜。于飞似是早已经习惯,手中多了一方长布。铺在地上,将饭菜一个个的拿出,排放好,便是开始大块朵硕。

    一顿早饭,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于飞吃的依旧很香,吃完饭,将碗碟放回锦盒。

    那锦盒便是消失不见。

    于飞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看着已经高高升起的太阳,于飞微微摇了摇头,手中浮现出竹简。

    一点点的打开,放在地上。仔细的阅读着竹简的每一个字。

    “吞噬以其无尽包裹之力,吞食,吞并。

    上古四凶。饕餮之力,贪婪无度,吞噬己身。以贪婪之意为吞噬之力之源。

    灵环之本,吞噬法则,吞噬他物,还于己身。以彼之道还治彼身。此为吞噬之力。”

    于飞呢喃道。

    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于飞再一次的伸了一个懒腰“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完全看不懂呀。”

    于飞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但是继续道“灵环之力,位列天道之中,被天道所束缚,上古四凶,无谓天地法则,以自身之力独辟蹊径,为天道所不容。

    吞噬之力,进化自身,损害他身,故此,应躲避天道之罚。否则自身将受到天道制约。

    故此,吞噬之环吞噬他物,当隐于暗地,不被天道正面探测!故此,若要吞噬之力打成,当转移灵环之位,移至丹田,运用之时,当于手掌之地,避免天道直接的束缚之力,如此,当是吞噬之力最大化!”

    后边则是一些具体的动用灵元的方法。

    于飞眉头微皱,这些话,自己每一次都要细细的读出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读出来,好像只有读出来才会好受一些。

    “吞噬之力的法则怎么如此的晦涩,若是真的需要饕餮的力量的话,以我现在这薄弱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炼,可是假使按照灵技本身所言,这种力量是不被天道所容,那么我为什么还可以无缘无故领悟到极致呢。”

    于飞手掌朝上,自己细细看着自己的手,呢喃道,头顶乌黑的光环再度显现,于飞的手则是随着光环的显现,渐渐的出现一层模糊的灵元层,与当日的气浪不同,那气浪的力量带着几分诡异与无力,甚至有些软绵绵的感觉。

    可是此时于飞手上的灵元层却带着几分的厚实之感。不仅仅如此,看着此时手掌的灵元层,于飞竟是看的有些呆了,头微微偏了偏,自语道“吞噬之力?我本来是认为溶解之法,运用于手,不过是感觉好用一些,如今想来,这种力量应该是我的天赋之力。

    而我之所以运用于手,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感觉,更多的是本能,自己的本能在惧怕天道,所以才要在手掌之上去动用对么?”

    于飞的声音带着几分的茫然无措,不仅仅如此,此时的于飞的双眸之中隐隐有着红芒涌动,这种红芒方才出现,却是让的于飞周遭的空间都是变得压抑了许多。

    其手掌之上的那一团的灵元层则是在此时微微颤抖了些许。

    似是感应到了灵元层的波动,于飞的嘴角竟是勾起一丝极为可爱的弧度。

    “上古天道不容吞噬法则存在,天道之力集合上古诸灵之力齐齐诛伐吞噬之灵,使得吞噬之灵重伤,不存于天道之中,吞噬之灵被天道罚至凡间,坠于黑暗无尽之地。方才让的吞噬法则之力变得异常的薄弱,但是吞噬之力太过恐怖。

    即便是被诸灵排斥,被天道打成重伤,可是降至凡间,凭借着自己强悍的力量,竟是在最短的时间,使得自身恢复了百分之十的力量。

    凭借着这一丝丝的力量,吞噬之灵不断的寻找可以承载他力量的宿体,与宿体同生,直至宿体死亡,吞噬之灵才会再去找其他的宿体,直至近体,吞噬法则之力已经渐渐恢复,可是却依旧被天道所排斥,所以他的灵环是不允许位列天道之中,故此需要隐匿。”于飞竟是呢喃道,声音之中夹杂着无尽的疲惫之感。

    “噗!”但是就在声音落下的同时,于飞的双眸再一次的恢复了清明,可是整个人却是一口鲜血喷出,胸口疼痛异常。双眸一闭,身子便是缓缓的倒下。

    “胡闹!”在于飞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钟,于飞的耳边响起了极为悦耳的声音。

    于飞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想要睁开眼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睁不开。朦胧中,于飞隐隐约约的听到谈话声。

    “影灵,你就是这样照看小家伙的么?小家伙竟是险些被吞噬之灵所伤,你可知道以小家伙现在的身体若是真的被吞噬之灵伤到,可是会留下后患的,甚至很有可能会让小家伙再也不能够进阶。

    吞噬之灵的力量太过霸道。在小家伙没有达到尊者之前,与吞噬之灵融为一体无异于自寻死路。此次若不是我感应到吞噬之灵的觉醒力量,小家伙当是危险,如是让府主知道,我倒是要看看你该怎么向府主交代!”极为清朗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的怒意。

    “我也没有想到吞噬之灵竟是如此的恐怖,在小家伙这个年纪就是可以苏醒过来。是属下一时不查,还请大人责罚。”影灵的声音带着几分的颤抖,似是极为惧怕那清朗声音的主人。

    “哼,小家伙的体质本身就是恐怖到了极点,仅仅十岁的时候便是可以领悟到水之力量并且可以动用水环之力,这一点比之府主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吞噬之灵能够迅速的苏醒也是情理之中,影灵你身为诸魂所结,当是应该可以感知到吞噬之灵觉醒的波动,怎么这一次竟是如此的疏忽大意?”清朗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带着几分的不解。

    “我也不知道,我一直在影晶之内修炼,也将自己的力量扩散到了最大的程度,可是就是如此,依旧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此事属下也觉得怪异的很!”影灵疑惑道。

    “你给他看过匕首了么?”那人道。

    “嗯,但是我没有让他碰到过,我担心他驾驭不了。”影灵沉声道。

    “他醒来的话,就把匕首交给他吧,府主曾说过,世间唯一能够真正克制吞噬之灵的也只有这把匕首了。”那人沉声道。

    “谨遵大人吩咐。待到小家伙醒来,我会把匕首交给他。”影灵恭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