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心绪转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29本章字数:3354字

    看着此时医女的状态,卢老与卢灵都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因为自身与医女实力的差距,二人也不敢上前多言。

    在一阵嘶吼之后,医女缓缓的平复了心情,但是却依旧静静的看着浮在半空之中的于飞,泪如雨下。

    一时间,屋子里面静到都是可以听见呼吸的声音,在彼此的沉默之中,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一刻钟左右,医女方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拭去泪滴,沉声道“跟我来!”

    说完,袖袍微挥,于飞便是消失在屋子内,而那医女则是缓步向着外面走去。

    一老一少对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无奈,但是还是跟了出去。

    屋外一处空旷的场地,医女与二人对立,只是此时的医女神情严肃到了极点。

    在医女的身后是一处石台,石台上正是于飞。

    看着二人,医女淡淡的说道“身后的这人你们是从哪里发现的?”

    “师父,你不是说你不追究这件事情了吗?”卢灵颤颤巍巍的说道。毕竟小丫头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竟是说变脸就变脸,连一点点的反应时间都没有。

    “回答我?”医女此刻倒是有些惜字如金,如是道。

    声音之中添了一丝威压。

    卢灵虽然领悟了木属性本源之力,但是并不会运用,如此,连所谓的灵者都是算不上,这一丝威压的浮现,竟是使得卢灵的脸色瞬间变得刷白。

    卢老看着这一幕,慌忙上前一步,挡在了卢灵的面前,头顶十个光环浮现,一道无形的灵元屏障挡在了二人的面前。

    十个光环已经不再是所谓的尊者,而是源者。

    源者,已经再也不是尊者可以比拟的了,十个灵环,已经不再是对于属性的运用了,更多的则是凝结元素的本源之力,去领悟超越本身元素之外的力量。

    达到源者之后,施展一些灵技的时候,已经不需要将灵环展现出来。没有灵环的出现,对于彼此的属性之力便会出现一些错估。

    源者仅仅只有一阶,再往上,便是圣者,圣者分为三阶,圣者最具标志的特点,便是自身有着本源灵物的凝结,每提升一阶,便是证明着自己对于一种属性已经领悟到了极点,已经可以将那种属性的力量达到收发自如的地步。

    但是世间之事,又岂能够一语定论,在这一片大陆还有一种特殊的存在,叫做灵族。

    灵族本身便是属性的本源之物幻化而成的,其自身所展现的实力或高或低,但是不管高低,都是可以召唤属于身体之中所隐藏的本体,也就是所谓的本源灵物。它们对于自身属性的运用已经可以达到收发自如,但是却不是圣者,不如,影宗之中的那个青儿,虽然自身不过是三阶尊者,但是她却能够召唤本源灵物的出现。

    “医女圣者息怒,灵儿并非有意冒犯您。您身后的少年是从空间之中掉出来的,至于他到底是什么人,我们爷孙是真的不知道!”

    “空间之中掉出来的?”本是一脸严肃的医女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毕竟这实在是太扯了些。

    美眸微皱,一时间,医女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转过身,看着此时的于飞那熟睡的面容,医女微微摇了摇头,呢喃道“空间之中掉出来的,都能够掉到我医境之中,倒是有趣的很,既然上天把你送到我身边,那么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到半点的伤害。”

    医女走到石台旁,抚摸于飞的脸庞,泪却再一次无声的划落。

    远处的卢灵看见这一幕,头竟是微微低下,心中暗道“师父这是怎么了?难道说师父看上了他?”

    “咳咳,你个小屁孩,你在想些什么?你是不是找打?”就在卢老心中的想法方才浮现,医女竟是出现在卢灵的身边,揪着卢灵的耳朵,斥道。

    忽然出现在卢老身边的医女着实把卢老吓得够呛,但是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话语,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搭话。因为卢老完全不知道她们二女在卖什么关子。

    “啊啊啊!师父,灵儿错了。灵儿再也不敢了。”灵儿慌忙求饶。

    “哼,刚刚把你收入门下,你便是如此的没大没小,日后岂能了得,今日,我便放过你。今天念你方才入我门下,便是放过你,日后再敢胡言乱语,看我怎么教训你。”医女松开手,冷喝到。

    “师父你下手好重呀,再说灵儿又没有说错。”卢灵双手捂住耳朵,委屈道。

    “你还说?!”

    “不敢了,不敢了!”看着医女那近似杀人的眼神,灵儿再度告饶。

    “日后,他便是你的师兄了。”医女看着灵儿,再度抛出一个让人不解的信息。

    “我的师兄?师父不打算杀了他?”卢灵感觉今天自己的脑子似乎有点不够用,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杀他了?他日后也会拜入我的门下,所以他自然是你的师兄。”医女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可是师父怎么知道他一定会同意呢?”卢灵皱眉道。在卢灵的心里,没有经过别人同意,便是擅自为他人做决定,是一件非常惹人烦的事情。

    “哦?也是呢,那就等我将他救醒,再问问他是不是同意。”谁知道,医女竟是思索半响方才说道。

    一旁的卢老就好像是被忽视了一般,从医女出现,到后来卢灵求饶,卢老便是一头雾水,如今终于可以插上话了、

    “医女,是否需要老朽的帮忙?”卢老恭声道。

    就凭着医女先前那神出鬼没,而自己却没有察觉到分毫,卢老也明白,眼前的这位似乎比传言之中更为可怕。

    “不需要,你先回去吧,灵儿日后便是跟着我了,你也不需要担心,我会好好指导这个调皮的丫头的。每年年底,我会让灵儿回去的。除此之外,你们若是没有什么重要事情的话,就不要来打扰我。”医女淡淡的说道,声音之中多了几分的淡漠。

    “是!老朽告退。”虽然被医女一口回绝,但是卢老却没有丝毫的不敬,反倒是认为这才是强者应该有的风范。声音落下,卢老的身形微抖,便是消失在原地。

    “灵儿。你给我说说,你们是如何遇见他的。”在卢老消失之后,医女缓缓的走到于飞的面前,头也不回的问道。

    灵儿闻言,便是将遇见于飞的事情说给医女。当然,将于飞裸身出现的哪一点,却被灵儿下意识的忽略了。

    “空间褶皱,这种力量是已经超过了我么?利用空间褶皱将人送出来,这一点就是我都做不到呢,那人当是恐怖到了极点呢。若不是领悟了绝对的空间之力是绝对不可能运用空间褶皱的力量的。

    空间属性,如果只是运用它进行挪移或者攻击的话,当是简单许多,可是将空间,层层叠叠的包裹一个人,并且运用空间褶皱的力量,使得被包裹的人受到空间绞杀的力量最低。这一点,当是难道了极点。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帮助这个小家伙呢?”医女皱眉道。

    “师父认识他么?”灵儿问道。

    “不认识。”医女近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啊?师父不认识他,为什么在看见他的时候那么激动呀?”卢灵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竟是极为明目张胆的问道。

    “唉,因为他的先......”说道这里,医女却是微微摇头,顿了顿继续道“因为我认识他的长辈。”

    “长辈?师父是如何确定的呀。”

    “如何确定?因为他身体里面的血脉之力,是师父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一丝微弱的血脉之力,即便是再怎么隐藏,师父也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察觉到的。

    我们很多人,很多人都欠他长辈一条命,他的长辈对很多人都有着恩,生死之恩,”医女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再一次有着晶莹浮现。

    “师父欠他长辈一条命?”卢灵似乎听出了一些其他的味道,不禁问道。

    “嗯。但是这恩,师父却无法回报。”医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是说道,纤细的双手在此时微微的攥紧,呼吸也因为一时的激动而变得有些急促。胸口微微起伏。

    “师父,你不要伤心,是灵儿让你又想起伤心的事情了,都是灵儿的错。”卢灵上前紧紧握住此时医女的双手,抬起头,看着此时的医女。眼中满是歉意。

    医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是要压下什么,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抚摸着卢灵的秀发,“不是你的错,是师父太过沉浸在往事的悲伤之中了,怪不得你。”

    “师父,你真的不怪我么?”

    “真的,你这么可爱,师父怎么舍得对你生气呢。你站在旁边看着,师父要把他救醒,你站在旁边看着,对你日后运用木之力量大有脾益,这种机会,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医女说着,双手瞬间合十。

    头顶则是出现三个褐色的小人,小人一出现,此地的空间骤然间便是被浓郁的木属性气息所包围。

    三个木属性的本源灵物。当真是三阶圣者,还是同一种属性本源之力,这已经意味着将木属性的力量领悟到极限,医女圣者,当真是名不虚传。

    看着此时的医女神情凝重,灵儿则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分,神色专注的看着此时的医女的动作。

    医女的力量,灵儿早就听长辈们说过,医女是医境的主人,而医境则是此处大陆的一处绝地,任何势力对医境都敬上三分,不,准确的说,对于医女都是敬上三分。

    一来,是因为医女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二来,则是因为医女的力量具有起死回生的效果。据传言,只要对方还有着一口气,医女便是可以将其救活。但是传言是否属实还有待查证。

    但是,数百年来。医女一直是这里的主人,从没有变过,而外面的势力也从未曾打过这里的半分注意,由此便是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