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无赖师兄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29本章字数:3152字

    忽然出现的蓝衣少年,嘴角尚且带着几分的笑意。

    因为蓝衣少年出现的实在是让人有些措手不及,所以在蓝衣人出现的同时,于飞和灵儿竟是在同一时间,脚底灵元迸发,向后退了近乎十步左右。

    同一时间,于飞的双手都是被灵元所包裹,眼神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蓝衣少年。

    “呵呵!我竟是被当成敌人了么?倒是有趣,你们两个小娃娃这是要做什么?要和我打一场么?

    要是你们有这个想法,我倒是不介意,毕竟,我已经好就都没有出手了,师父也不陪我练习,既然你们这么的有兴趣,师兄就陪你们练练手好了。”蓝衣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急切。

    “师兄?你也是师父的弟子?”灵儿美眸微蹙,如是道,顿了顿继续道“可是师父的弟子不是都在外面么?怎么在这医境之中还有师父的亲传弟子?”

    “切,师父的弟子也有很多的,只是师父真正的亲传弟子都是出外闯荡了。只有我们这些不成器的弟子还在赖着师父罢了,不过,即便师父不经常教导我们,但是我想,师兄与你们过过招还是绰绰有余的。”蓝衣人道。

    “不要。师父说让你带我们休息的,师兄还是带路吧。”于飞手上的灵元尽数的散去,淡淡的说道。

    既然不是敌人,于飞才没有那个时间去和别人切磋呢,现在的于飞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只想找一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

    “不行!是你们先摆出一副要战斗的架势,怎么现在想要赖皮?绝对不可以,小师弟,告诉你一声,你若是不陪我打上一场,那么今天你就不要想休息了。圣地之中的休息之地,若是没有专人带路,你是绝对不会找到的,你还是乖乖从了我吧。”蓝衣人神情严肃,只是配上这话语怎么看,怎么显得有些滑稽。

    “噗哧。”灵儿掩嘴轻笑。

    而于飞听到这番话,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微微抽搐。

    “说了不打就是不打!”于飞再度强调道。

    “你不和我打架,我就不让你睡觉。”

    “你这不是耍赖皮么?”于飞无奈的说道。

    “那你就是同意和我打了?欧阳夙,师弟请多多指教。”蓝衣人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对着于飞作揖道。

    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蓝衣人头顶顿时浮现出五个灵环。

    只是灵环的颜色,却是蓝色,蓝色,蓝色,褐色,褐色。

    “三水二木属性,倒是有些难缠,单一力量的叠加,会让自身的属性变得极为的恐怖,倒是有些难以对付呢。”于飞呢喃道,看着欧阳夙那郑重的表情,于飞也明白,今日的这一场比试是在所难免了。

    转头对着灵儿道“师妹,你先退后。”

    于飞也不知道卢灵的名字,只好以师妹相称。

    看着于飞忽然间变得郑重的神情,卢灵也没时间在乎称呼了,所以轻声应了一声道“师兄小心。”

    说着,卢灵便是向着远处走去。

    “嗯!”于飞见卢灵渐渐走远,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双手合十,一蓝一白的灵环浮现。

    “于飞。请师兄赐教。”硬着头皮接下这比试,于飞心中也是很无奈,但是无法,这欧阳夙着实赖皮,可是当于飞发现自己不过仅仅只有两个灵环的时候,心中更是多了几分的慌乱。

    自己最为重要的底牌没了,这让自己如何面对这五阶灵者,自己以前有底牌的时候,以三阶的力量或许还能够与五阶灵者有着一拼之力,可是现在自己不过是剩下这水风之力,又该怎么办。

    可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希望,这赖皮的师兄可以看见自己修为不足,可以手下留情。

    于飞心中暗道,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

    欧阳夙自是看见了此时于飞头顶那两个灵环。

    “二阶灵者?师父是疯了么?要我与二阶灵者比?这不是纯属胡闹么?一旦误伤了师弟,我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欧阳夙眉头紧蹙,似乎对于于飞的修为有些好奇。

    “不要小瞧任何一个对手,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况且对方还不是兔子,是与你同一个界别的狮子,若是小瞧对手,最后吃亏的是你自己,给我打起百分百的精神来。

    不要因为对方看着修为比你低,就掉以轻心,给我全力以赴,试出他的底线。我要看到他的极限在哪里。”就在欧阳夙方才浮现出想法的时候。

    医女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冷在欧阳夙的脑海之中响起。

    “是!”欧阳夙心中暗自应了一声,看着于飞的眼中多了一些什么,也少了一些什么。

    只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此时的欧阳夙真的认真起来了,双眸微眯,带着几分危险的感觉。

    原来,在欧阳夙被召出来之前,医女便是下达了一个命令,那便是不惜一切的试出于飞的底线在哪里。

    可是当看见于飞的修为的时候,欧阳夙迟疑了,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乃是五阶灵者,已经达到了灵者的巅峰之位。

    可是眼前的这小师弟修为实在是太低了,所以,才有了先前医女与欧阳夙的对话。

    而就在于飞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欧阳夙可以手下留情的时候,却看见了欧阳夙越发郑重的神情。

    于飞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喉结微动,似乎有些紧张,紧握的双手,已经满是汗滴,看着远处的欧阳夙,第一次于飞感觉到了紧张。

    的的确确的紧张,这种感觉,即便是在杨宇的身上都是未曾感觉到,只是不知道原因何在。

    “师弟对不起了,木之力,束缚。”欧阳夙忽然间双手合十,低声喝道。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欧阳夙周身的威压顿时狂涨,属于五阶灵者的威压,以最快的速度向着此时的于飞涌去,速度之快让人咂舌,值得一提的是,在这灵元之中所夹杂的是属于木属性本源的气息。

    于飞暗呼不好,双手合十,低喝一声“风之力,涌动。”

    随着声音落下,却见于飞周身却是有着风卷环绕,浓郁的风属性的气息,在于飞的身边,以最快的速度集聚。

    不多时,已然可以清楚的看见,龙卷的形成。

    “疾!”于飞手指向着远处的欧阳夙一点,那风之力便是好似有了灵智一般,迎面撞上那浓郁的木属性。

    “切割!”在风之力与木之力碰触的那一瞬间,于飞双眸微眯,双手猛地平展开来。

    却可以清楚的看见,那无尽的风之力在此时竟是幻化成爪,将那木之力撕裂。

    “愚蠢。”谁知道,在自己的攻击被撕碎的时候,远处的欧阳夙却是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束缚!”再次低喝一声,于飞的周身竟是瞬间被无尽的木之力包裹,一时间,成了一个树人。

    “散!”于飞在木之力包裹的瞬间,一个散字。于飞竟是化作了一滩水,径直自那无数的树木包裹之中,渗透了出来。

    “倒是有着几分的手段,但是仅仅只有这些,可是绝对不够的,水之力,冰冻。”欧阳夙再度低喝。

    同一时间,于飞所幻化成的水,竟是在那一瞬间,结成了冰,骤然间的改变,是的于飞所幻化的水再也不能够动弹分毫。

    “怎么会这样,单一的水之力,在没有风之力的加成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成冰,这不现实。”于飞隐在水中,思索道。

    “三层水之力,难道是三种属性的变换,如此的话,当是有些棘手,希望不要出现什么差错。但愿我没有猜错,风之力,绞杀。”隐在水滴之中的于飞低喝一声。

    余音未落,于飞被冰冻的那冰层竟是陡然间被无数的风所包裹在内,同一时间,狂暴的风之力,在第一时间,将那冰层尽数的吹散。

    在冰层碎裂的瞬间,那一滩水迹则是在那风之力的包裹之下,向着远处而去,在不远处,那滩水落下的同时,却再一次的演化成于飞的模样。

    只是此时的于飞瑟瑟发抖的看着远处的欧阳夙,心中多了一丝戒惧。

    “单一属性的质的变化,不需要任何外力的加成,倒是有些诡异呢,只是不知道另外的一种力量是什么?水之力的不同演化,倒是有些难办呢,只是希望,另外的一种属性不会是什么干扰到我感知的就好。”于飞暗道。

    但是天不遂人愿,就在于飞心中想法方才浮现的同时,远处的欧阳夙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双眸竟是缓缓的闭上,双臂平展。上下唇微碰。淡淡的吐出几个字“雾隐术,藏匿。”

    随着欧阳夙的动作,只见此地的空间竟是瞬间被浓雾所覆盖。

    一时间能见度不过一米。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怎么就那么嘴欠呢。”于飞双手越握越紧,手心满是汗滴。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

    忽然间,于飞的双手猛然结印,双手如蝶飞花,一个个不同的印记以最快的速度凝结而成。

    两秒,仅仅只有两秒,数十印记已经结成。

    在最后一个印记凝结的那一瞬间,于飞的双手猛地向前一推,低喝道“风刃,风吹波。”

    声音落下,于飞眼中寒芒涌动,双手之上被浓郁的灵元所包裹,身子猛地后转,脚底灵元迸发,向着身后虚无的空间狠狠的砸去。

    “嘭!”只听一声巨响,欧阳夙的身形应声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