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如此方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29本章字数:2506字

    小家伙闻言,竟是又忍不住看了看于飞。

    于飞也是被医女的话,吓到了,一个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伙伴,一个可以托付生命的伙伴。

    于飞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家伙竟是如此。

    想到那同生不共死的契约,于飞的眼中多了一丝晶莹,但是很快,于飞便是将自己心中的情绪尽数的压了下去,看着医女,郑重的问道“师父,难道就没有同生共死的契约么?”

    于飞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小人却是好似听懂了一般,竟是在此时低下了头,可于飞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医女的身上,期待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未曾注意到小人的神情变化。

    医女隐在衣袖之中的双手则是微微握紧,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常,只是笑容变的略暖了一些,微微摇了摇头“有是有,但是同生共死的契约一旦形成,那么你的命便是与小家伙的命连到了一起,要知道,小家伙是极为脆弱的,被人斩杀的可能极大,所以,很少有人会与本源灵物重新缔结契约,因为这样根本就不值得。”

    医女余音未落,小家伙却是猛地转头,看向医女,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但是医女并没有理会此时的小家伙,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于飞,此时的于飞眼中满是坚毅却添了几分执着郑重的道“值得?世间所谓的值得与否,不过是人自己的定义罢了,人类把自己看的太重了一些。

    虽然本源灵物是属性灵元所聚,但是终究有着性命,人怎么可以如此的自私,师父能够告诉我怎么才能够与他缔结同生共死契约么?”

    闻言,医女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眼中更添了几分满意。

    美眸微眨,笑道“缔结同生共死契约其实很简单,就是将你的魂血滴在本源灵物的身上,只要他也愿意送上自己的灵血,那么便是可以缔结契约。”

    “哦!如此简单。”

    “就是如此简单!”医女重复到。

    得到确认,于飞不再迟疑,双手合十,灵元汇集,眉心处凝结出一滴血液,缓缓的向着那小人而去。

    但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那小人竟是到了于飞的手腕处,瞬间进入其中,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

    小人竟是不愿意与于飞缔结同生共死契约。

    “额!”看着如此戏剧性的转变,于飞也是有些不解。

    那血滴则是再度回到了眉心。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是那个小精灵看不上我么?”于飞极为认真的问道。

    “不可能,要知道精灵是极其愿意和人结为同生共死契约的,因为那样的话,他们自身的实力将会大幅度的提升,至于为什么这个小精灵不愿意和你皆为生死契,我也不清楚,或许你与他的契合度并不算太高吧。不过你也不要担心,以后你们配合的多了,契合度高了,你们也就可以缔结契约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回去吧!”医女笑道。

    “是!”于飞得到答案,不疑有他,手中多了一块玉牌,刚刚要离开,医女却喊道“等等。”

    “师父,还有什么事情么?”于飞皱眉道。

    “没什么。走吧。走吧!”医女笑了笑。挥挥手如是道。

    “哦!”于飞眉头微蹙,但是也没有多问,灵元注入到玉牌之中,却是有着淡淡的光芒浮现,将于飞尽数的吞噬。

    待到于飞离开。

    医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水木,为什么那个小家伙不愿意和于飞缔结契约呀,你不是说过,精灵一族若是与人类缔结生死契约,有很大的希望成为精灵么?

    如此的话,那个小家伙应该极为愿意才对,毕竟他现在才是魂灵而已,为什么在真的要缔结契约的时候,他却跑了呢?”

    医女的话说的莫名其妙,因为此地除了医女之外,便是再也没有其他人了,那么这问话又是问谁?

    就在医女声音落下的同时,其身后则是显现出一个小孩的身形,小孩大约有五岁孩子那般高。只是在小孩出现的刹那,此地的木属性之力竟是变得极为的活跃,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小孩的周身而去。

    “我们灵族本身的确希望和人类缔结契约,但是那是在一般的情况下,其实,很多人能够将我们召唤出来,就已经证明了,那人是可以与我们自身缔结契约的,可是,有三种人除外。有三种人我们是不配和其缔结契约的。

    第一种是灵体拥有者,灵体乃是天地间最为纯洁的灵元之体,那种体质的存在,我们灵族是不愿意玷污的,因为灵体的拥有者所能够动用的是世间最为绝对,而纯洁的属性之源的力量。除非达到了精灵巅峰,我们才会和灵体拥有者缔结契约,共同战斗,亦或者灵体拥有者向我们发出了平等战斗的信息,我们才会去缔结同生共死的契约。

    第二种是单一本源拥有者,如果一个人只能够动用一种属性力量,并且将其参悟到最为圆满的地步,我们也不会去与其缔结契约,因为单一本源拥有者所有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最纯粹的力量,我们即便是缔结了契约,也无济于事。既然不能够帮助主人,我们又怎么会与主人缔结契约。

    第三种是我们在精灵巅峰之下,绝对不配与之缔结契约的人,那种人,便是自然之子。

    自然之子是我们精灵一脉的信仰,自然之子本身与我们的亲和度与契合度都是达到了最为圆满的地步。能够与自然之子成为伙伴是最荣幸的事情。

    可是在我们没有达到精灵巅峰的时候,是绝对不配和自然之子缔结生死契的。所以他躲避也是自然。”水木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小孩子,但是说起话来却像一个历经沧海的老者一般。

    “自然之子值得你们如此么?”医女轻声道。

    “你不是知道么?你可是见过那位有什么精灵与之缔结契约?自然之子的体质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那是我们精灵一族信奉的神,不可亵渎的神。当年的那位身负两种体质,我们精灵一组更是没有人配与之缔结契约,就像当年你们口中的世......”

    水木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医女打断了,“我知道了,看来小家伙比我想象的更加的优秀。”

    “你为什么不把那匕首交给他呀,风水之力双双圆满,隐藏其中的吞噬之力现在已经归于平静,现在将匕首交给他,是一个绝好的时机。为什么话到嘴边有吞了回去?”水木看着医女的背影,如是道。

    “因为我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告诉他匕首是如何来的!”医女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其实有一种方法不需要你去准备借口。”水木眼中似有些不忍,又有些心疼。

    “什么办法?”医女似乎并没有对此抱太大的希望,缓缓的闭上眼睛,静待下文。

    “温室里面的花朵永远都长不大,修炼一途,坎坎坷坷,却也满是机遇,不知道这个方法如何?”水木嘴角带着些许的笑意。

    闻言,医女双眸猛地睁开,转身看着水木道“如你所言。当是最好不过,你你若是早一点告诉我,我又何苦如此的纠结,你绝对是有意的,不过就这样定了,我们走,准备一下。”

    说着,医女的身形已然消失在原地。

    水木微微摇头,嘴里呢喃道“你又没有问过我呀!”

    虽是这样说着,但其身形微抖,却也随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