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无奈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30本章字数:3056字

    “于飞,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让你们自己好好修炼么?”医女的眉头紧紧皱起,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于飞竟然会出现,那么岂不是说先前自己等人所言,于飞不是都听见了?

    “师父,我只是为青儿来的。”于飞看着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青儿,眼中多了一丝晶莹,如是道。

    “胡闹,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在门外的?”医女并没有理会小天的话语,冷声问道。

    无论如何,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竟是没有察觉到于飞的存在。

    但是忽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忍不住看了看萧雨,当看见萧雨嘴角的笑容的时候,医女美眸之中似是闪过一丝光亮,随后看向于飞道,“你过来吧。”

    随后,医女缓缓坐下,看着萧雨道“你知道他的存在对不对。”

    萧雨微微点头,算是承认。

    “呼”医女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终于再度恢复到那种古井无波的表情。

    得到医女的许可,在场的众人在此时都是散去了自己的威压。于飞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得轻快了许多,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走到桌子旁边。看着这么多人,于飞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师父,我......”于飞想要解释些什么,但是却被医女挥挥手制止了。

    “不用多说。在这里,我算不得主事,问对面的那位。”医女沉声道,但是能够清楚的听得出,此时的医女心情并不是很好,夹杂着些许的怒气。

    “哦。”但是于飞只是应了一声,看了看萧雨,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相反,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青儿。

    此时的青儿就那么漂浮在半空之中,双眸紧闭,嘴角还带着几分笑容,只是乍一看,只会以为眼前的青儿正在熟睡之中。

    但是于飞知道,青儿确实如同他们所言,本源已经碎裂,那一天,于飞清楚的听见那略带着几分稚嫩之音的“爆”字。

    本源碎裂的原因,自己一清二楚,那是为了救自己,方才让的青儿的本源碎裂。

    想到这里,于飞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于飞的脑海之中竟是浮现出自己的梦境。

    不知不觉,于飞的双手已然紧紧握起,眼中也是被晶莹所填满。

    “咳咳!”但是,就在此时,萧雨却微微咳嗽一声。

    于飞也是瞬间自回忆的状态之中出来,看着萧雨,于飞微微吐出一口气。

    “你来到这里,是为了这个女孩?”萧雨的声音不带有一丝丝的情感波动,好似只是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于飞眉头微蹙,随即释然,舒展开来,恭声道“正是。”

    “那么先前的谈话你可是听见了?”

    “听见了。”

    “此女的本源碎裂,灵魂之海尚在,只要你有本源碎片,你身旁的三人将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将这个女孩救活,但是需要你的鲜血为引。不知道,你可是能够满足着两个条件。”萧雨扭头看向于飞,淡淡的说道。

    但是未待于飞回答。

    离、殇、季三人的身子都是微不可查的后退了些许。

    医女眼睛微眯,隐在衣袖之中的手也是微微攥紧,而三人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就是因为,萧雨所说的没错,精灵一族本源碎裂,但是只要有着本源碎片,那么三人便是可以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将人救活。

    可是对于所谓的鲜血为引却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萧雨这样说的原因何在呢?

    而医女之所以双手紧握,则是因为她知道萧雨想要做什么。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困扰自己的难题竟是迎刃而解。

    萧雨身后的幻魔吕逸则是自于飞进来之后,便一直在观察着于飞,他想要在于飞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毕竟,自己的宗门被灭,说到底都是应该有一些异样的情绪,二幻魔吕逸也知道青儿是因为于飞方才自爆了本源,如此来说,于飞当是应该有着一些异样吧,但是让的吕逸吃惊的是,在于飞的脸上,除了方才的那一丝异样之外,于飞一直好像是一个无事人一般。

    这让吕逸如何能够不吃惊,要知道,于飞的年纪不过是十六岁呀,如此小的年纪,便是可以将自己的情绪隐藏道如此么?

    这一点让吕逸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接受。

    但是就在吕逸思索着于飞到底为何能够将自己情绪隐藏的如此之好的时候,于飞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我有着青儿的本源碎片,而且我愿意以自己的鲜血为引。”于飞的声音极为坚定。

    “哦?你有着她的本源碎片?”萧雨似乎被勾起了一丝好奇心。

    但是于飞并没有回答,只是自怀中掏出了一棵小草,小草的周围还有着淡淡的灵元层。

    “喏,这是她的本源碎片。”于飞神情郑重,双手捧着那棵小草,走到萧雨的身边。

    自掏出那小草之后,于飞好似丢了魂一般,所有的目光都在小草的身上,再也未曾移过半分。

    走到萧雨身边的时候,萧雨一挥手,那小草便是到了萧雨的手里。

    看着空荡荡的手心,于飞只觉得缺了什么一般,双眸略显呆滞,抬起头,看着萧雨正在看着起手中的小草的时候,于飞的双眸方才缓缓地聚光。直至恢复到了正常。

    双手并在两侧。

    于飞缓缓退后。

    大约过了一分钟。

    “本源精华,魔心,你看看可是这个女娃娃的本源?”萧雨手一抛,那小草便是向着其身后的魔心飞去,在小草飞起的那一瞬间,于飞整个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

    直到魔心安稳的接住那小草的时候,于飞的心方才再度收了回去。

    “正是!”小草到手,魔心眉头微蹙,看了看于飞,毫不犹豫的答道。

    “放一些血到这个杯子里,不用太多!”得到魔心的回答,萧雨手里多了一个杯子,对着于飞抛了过去。

    于飞手忙脚乱的接住杯子,看了看浮在自己面前的青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灵元微微散出一些,那杯子便是静静的飘在他的面前。

    没有半分的迟疑,右手瞬间凝聚出一把灵元匕首,对着左手的手心一割。

    鲜血便是开始向着杯中滴落。

    近乎两分钟。

    萧雨方才道“好了。”

    声音落下,医女身形微闪,便是出现在于飞的身边,手上涌出灵元按在于飞的伤口处、

    只见那寸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愈合。

    空着的手微微碰了一下那杯子,那杯子便是向着萧雨而去。萧雨手一扬。那杯子便是到了他的手中,放在桌子上,对着于飞道“你可以回去了,这个女娃娃我们会救的。”

    萧雨的声音不轻不重,但是听在耳中,却带着一种让人感到安定的感觉。

    “师父。”于飞并没有直接离去,反倒是眼中泛着泪光看向此刻的医女。

    “回去吧,这个女娃娃既然他说救了。就一定会保证她可以活过来。”医女似乎有些不忍,柔声道。

    “是!”于飞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哽咽。

    “弟子告退。”于飞对着医女微微作揖道。

    随后缓步向着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于飞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青儿,微微叹了一声,眼中多了一丝坚定,随后扭头而去,只是在转过头的那一瞬间,泪如泉涌。从头至尾,于飞都是没有看幻魔吕逸一眼。似乎已经将他遗忘了一般。

    不管怎么说,于飞不过是一个小娃娃而已,梦中的事情发生在现实之中,彼此双重的叠加,对一个孩子,终究是残忍了一点。

    无奈现实就是如此的残忍,他的实力终究还是低了一些,如今这般,已然是他承受的极限。

    待到医女察觉到于飞已经真的离开了,方才看着萧雨道“你怎么知道假使有本源碎片的话,可以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救活此女。”

    “猜的!”萧雨自己斟了一杯茶,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闻言,殇三人险些晕过去。

    “好吧,你厉害。”医女咬牙切齿的道,“那么于飞到了门外,你可是有所察觉?”

    “恩。”

    “什么时候?”

    “从你的三个弟子回来的那一瞬间,他便是到了门外。”

    得到萧雨的回答,医女的心方才静了些许。

    “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察觉到分毫?”医女问出了一个在场的众人都想要问的问题,要知道,于飞不过是二阶灵者的修为,是绝对没有可能躲过在场这么多强者的感知的。

    “我若是让你们知道。你们还会无所顾忌的说出那些么?如此的话,我的计划岂不是就报废了?笨蛋。”萧雨是真的打算气死人不偿命。

    “你......好!”医女着实被气的不轻,双拳紧握,随时都有爆发的冲动。

    “好了,多大的人,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呢?该干嘛干嘛,本源碎片有了。这个女娃娃就交给你们了,鲜血有了。匕首是时候需要喂了。不要太多,不然的话,封印被触发,就不是你所能够控制的了。幻魔。魔心,你们都在这里辅助医女,我先走了。”说着,萧雨肩头微抖,便是消失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