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因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30本章字数:3426字

    “青儿,你......”此时于飞的房间里,有一个青衣少女与其相对而立。少女一头乌瀑稳稳的铺在后背。美眸微眨,好似星星闪烁,显得更加的可爱,看着于飞那吃惊的样子。少女嘴角浮现出迷人的笑容。

    声音响起,带着几分空灵之意“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什么。”于飞说完,直接将青儿拥入怀中。眼泪好似不值钱一般不断的涌出。

    “公子。”青儿也不过是十六岁而已,此时被于飞这样紧紧抱住,一时间也是有些慌张。

    “咳咳,对不起哦。”于飞闻言,慌忙松开青儿,拭去眼角的泪水,看着青儿,于飞的脸上还是有些激动,双眸紧紧盯着此时的青儿,似乎要把青儿刻进眼睛里一样。

    “公子,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青儿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问道。

    “没什么。青儿你真的没事了么?”于飞试探的问道。只是细细听去,声音之中还带着几分颤抖。

    “当然没事了,我这不是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么?”青儿闻言,轻笑道,看着于飞那略带着疑惑的表情,青儿继续解释道“我们精灵一脉,只要本源恢复就相当于性命无忧,公子你不要担心我了。”

    “哦,青儿,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于飞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公子但说无妨。”青儿笑道。

    “看我这笨的,看着你,一时间有些激动,青儿进来坐。”于飞闪身让开一条道。

    说来也是,青儿死而复生,确实让于飞激动异常,毕竟当初青儿自爆,对于飞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如今看着青儿再一次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于飞已然失去了几分方寸,方才如此。

    “嗯。”青儿进入屋子,入目的却是极为简单的摆设。

    一张单人床,床被叠的异常的整齐。屋子的左右还有着两排书架,徒添了几分书香之意。

    剩下的就是摆在中央的桌椅了。

    “青儿你坐。”于飞似乎有些拘谨。

    “噗”青儿看着此时于飞的样子,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公子.......”

    “不要叫我公子,你我的年龄相差不多,叫我于飞就是了。”于飞极为不满的道、

    “这怎么可以......”青儿还要说些什么。

    “喂喂。你若是这样的话,我真的生气了。”于飞皱眉道。

    “那好吧,于......飞。”青儿似乎还是有些不大适应。

    “这就对了,青儿,我想问的是,我们的宗门现在怎么样了?还有你为什么也会来到这里呀?还有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连师父都有一些怕她呢?”

    于飞好似连珠炮一般问道。

    “于飞,你这样让我怎么回答呀?一个个来。首先,不得不告诉你的是,影宗在那一次外敌侵袭之下,近乎全军覆灭,就连掌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只有影灵大人和幻魔大人逃了出去,我则是被萧雨大人所救!”青儿说道这里的时候,神色有些黯淡,毕竟青儿也算是影宗的一份子。

    “全军覆没么?果真呢!”虽然于飞早就猜到了结果,可是真的听见这个结果的时候,于飞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毕竟,那里有着属于自己的记忆。

    “好了,你也不要太过感伤,过去的也就过去了。我之所以来到这里,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我是被大人带过来的,此次医境之中前来的这些都是。额!”就在青儿想继续说的时候,却发出一声呻吟。径直向后倒去。

    而其身后则是显现出医女的身形。

    “师父!”于飞慌忙起身,对着医女作揖道。

    “无妨,青儿方才恢复,现在还不宜多走动,还需要多多休息。飞儿,你也好生休息吧,我知道你这几天因为担心青儿,所以也好久没有好好睡觉了。如今,你也看见了青儿,怎么也可以放下心了吧。”医女笑道,声音之中不带有一丝丝的情感。

    于飞隐在衣袖之中的双手微微握紧,恭声道。“多谢师父关心。”

    “嗯!那我先离去了。”医女说完,身形微抖,径直消失在屋内。

    看着忽然变得空荡荡的屋子,于飞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师父有事情不想让我知道?”于飞暗道。“不过青儿活过来就可以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想到这里,于飞走到了床上,开始陷入了冥想之中。

    一时间,只听得茅屋之内惨叫连连!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医女倒是好雅兴。”医境之内,在其最深处,是一处依山傍水之地,山顶之上,医女等人聚在一起,围着一处石台。

    说话的是魔心,此时的魔心手中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灵元团,口齿不清的说道。

    石台之上,正是青儿。

    离殇等人则分站在医女的左右。

    神色凝重。

    “你快吃你的灵元吧,吃完之后,我们好赶紧一点。救人如救火。再说,早一点救活她,我们也好早一点喂养匕灵。”医女沉声道。

    闻言,魔心慌忙低下头吃自己的灵元团。不再言语,只是可以看见的是,此刻的魔心的眼底隐隐有着戒惧神情。

    三下五除二,那灵元团便是被魔心吃掉了。

    擦了擦嘴角,魔心抬起头,委屈的看了看医女道“好了,我吃完了。可以开始了!”

    “这就对了嘛!诸位准备,这本源碎片被保存的很好,救活她应该不难。”医女手中多了那一根小草,正是当日于飞交给萧雨的那颗。

    手一扬,那小草便是向着青儿的眉心飞去。

    小草在医女的控制下,距离青儿的眉心不过寸许的剧烈。

    “本源碎片所包含的是此女的大部分的生命力,只要我们将本源碎片恢复,那么其自身的生命力应该也会随之恢复。精灵一族的力量很恐怖,只要本源恢复,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如今就靠诸位了。”医女道。

    “是!”众人齐声应道。

    “恢复本源碎片是一件极为细致的活,若是我们除了一点点差错,都很有可能让我们功亏一篑。稍后,恢复本源碎片的时候,我和水木会为你们探测出最佳的位置点,而你们则需要一点点的将本源修补起来。

    而这个工作,只能够交给魔心了,记住我和水木能够为你探测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刻钟,若是一刻钟之后,你依旧未曾将本源恢复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便是失败。你明白么?”医女看着魔心,郑重道。

    “这一点,我想我比你更加的清楚。”魔心也收起了那一丝散漫,沉声道。

    “季。你的力量乃是生命恢复,一旦我们把本源修复,你必须要第一时间将此女的生命力恢复,为其保证最佳的生命状态,以去报本源之物的融合。”医女道。

    “是。弟子必将竭尽全力。”季恭声道。

    “殇,你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控制天地之中的死气。本源之物一旦与此女融合,生命之力的注入,会让的天地之中死气变得异常的活跃,而我需要的是,在那个时候,你将此地的全部死气,尽数的隔离,以确保生命之力的洁净。明白么?”医女扭头看向殇。

    “弟子明白。”殇看着青儿,眼中多了一丝凝重,显然这个事情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容易。

    “离,本源之力的修补过程之中,需要你模拟本源的形态,你能够看清此女的真正的本源么?”医女看着此刻双拳紧握的离,如是道。

    “没有问题,只要师父你们在控制的那一瞬间,我便是可以保证,此女的本源之物的模拟状态的出现,但是我仅仅不过能够维持十分钟,这是我的极限,一刻钟的话,恐怕我自身的承受力不够。毕竟,透视的力量需要的是精神力。”离沉声道。

    “十分钟?”医女皱眉道。

    “没错,我只能够维持十分钟,如果强行维持本源之物的模拟形态的话,我恐怕会昏迷一段时间。”离看着医女,郑重的说道。

    “十分钟足够了,医女,你放心好了,其余的交给我,十分钟对于我来说绰绰有余。况且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和水木控制探测的时间,一刻钟也是极限了,我不能够让你们冒险。所以相信我。十分钟足够了。”就在离声音落下的时候,魔心略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将医女已经说出的话压了回去。

    “这不是玩笑,我们现在要救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不慎,便是足以前功尽弃。魔心,你确信你不是在开玩笑。”医女斥道。

    “这是我的族人,我还不至于到可以随意放弃我们族内一名尊者的地步。我知道我能够做到哪一步,请相信我。”魔心沉声道。

    隐在衣袖之中的双手也是紧紧的攥起。

    虽然表面上,魔心表现的很平静,或者说是镇定更加的确切一点,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此刻的他紧张到什么地步。

    此时的青儿不过仅仅只是有着一点点的本源碎片,修补成完整的本源,所需要的是极为磅礴的灵元之力,以自己目前的修为,的的确确能够做到,但是所需要的时间,最少也是要达到一刻钟,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可是魔心也明白,眼前的这几人所能够做到,不可能达到自己的时间限制,而所救的又是自己的人,若是自己不付出一些什么,而是让这几人付出的话,魔心的心境绝对会出现漏洞,所以没有办法,他需要把自己逼入极限,而不是自己面前的这几人,自己不能够做,绝对不能够。

    所以他要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只有如此,才能够让自己将潜能逼出来。

    吕逸闻言,眉头微蹙,看了看魔心,又看了看医女,笑道“何必如此的紧张,你们是把我当成死人了么?我可是承了父亲幻魔的称号,不就是时间的问题么?你们慢慢来,不用担心,时间交给我。我可是能够控制时间的流速的!”

    此时的吕逸嘴角带着几分自信的笑容。

    “是呢,我怎么把你个臭小子给忘记了。既然如此,还在等什么,救人要紧,赶紧开始吧!”医女似乎想起了什么。松了一口气,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