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言语含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31本章字数:3014字

    但是谁知道,离闻言,嘴角的那一丝弧度更显,笑道“你知道我?”

    “医境之中的人,沈正可不敢忘记任何一人。医境一向与世无争。无论男女,都擅长医术,修者之界,凡见其人,统称为先生。不知道晚辈可是说错了?”

    沈正的声音不轻不重,却温润入耳。

    “是么?但是我在你话语之中所听出的,可不仅仅是这些呢,你似乎很是笃定我的身份,先前我虽然说了我的身份,但是另外的那位很明显不相信,是你传音的,他方才退下,不是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离淡淡的问道,声音之中不带有一丝丝的情感,而且虽然说着话,但是手已经放在了沈枪的手上,绿色的灵元涌动,开始修复着沈枪手上的伤势。

    “离先生,其实我......”沈正闻言,话语中竟是有些结巴,自己与医境的的确确有些关系,但是自己医境竭力克制自己话语之中的情绪了,怎么这位还是能够察觉出来呢。

    “你不说我也不强人所难,毕竟这是你的秘密。但是我想知道,你是奉谁的命令来保护这个孩子的。”离问道。

    “奉老家主之命。我乃图境沈家军师,此次奉老家主的命令,保护少主进行历练。”沈正恭声道。

    先前的事情,沈正知道,自己的任何一丝谎话根本就不能够起到任何的作用,甚至还会出现反作用,与其如此,还不如光明正大一点,所以此次倒是回答的极为的爽快。

    但是谁知道离却还是摇了摇头“你还是不诚实呀,你的背景绝对不止如此,我的意思是说,你在这个小家伙出生之前,是奉谁的命令来到他身边的,跟我这样打太极没有用,不过你若是不回答我这个问题,这个小家伙我就带走了,毕竟交给一个目的不纯的看着这个小家伙,我相信即便是大师兄都不会愿意的,那样太危险了。”

    离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但是却不带有一丝丝的情感,声音之中所掺杂的只有最为单纯的威压之力。

    而虽然此时的离在与沈正说话,可是手上却一点都不慢依旧在为沈枪治疗。

    “离先生,我可以不说么?毕竟,这个事情牵扯的有些多,若是真的说了出去,即便是离先生都未见可以脱了关系呢。”沈正谨慎的措辞,如是说道。

    “若是在以前的话,或许我医境秉承着些许的原则,也就不去理会世俗的这些事情,但是现在很明显不是呀,因为我医境要插手这些事情,而且是绝对的插手。所以沈正军师也可以选择,让我带走他。

    我知道你的实力也是圣者级别,但是要知道,我医境之中但凡走出的人,都有着超级的越阶的能力,倒不是说我们的实力多么的强横,而是因为我们自身的治愈能力。

    所以,你可以选择一些我比较适合的方式,来解决这一件事情。毕竟,以老军师的绝对幻境,我未见能够脱离。只是希望沈正老军师记住一点,我先前之所以那么晚才出来,并不是我的自身实力不足,而是因为,我要为他寻找幻境之中的缺点。

    只是不知道老军师的幻境能力是什么?要是老军师愿意的话,小子我愿意领教一番。”离淡淡的说道。

    “唉,离先生,我必须说么?”沈正叹了叹气,如是道。

    “必须,大师兄让我来这里探查四个小家伙的实力,我必须要知道保护他们的人是谁,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大师兄会不会拿我撒气。

    既然沈正老军师认识我,自是应该知晓我口中的大师兄是谁吧。”离笑道。

    “季先生吗?好吧,既然离先生和季先生执意要知道我的身份,那么我也只能够告诉两位了,不然的话,我恐怕真的难以自处呢。我是遵......”

    但是沈正的声音未曾完全的落下,却被打断了“既然沈老先生,不愿意说的话,我们若是强人所难的话,也不是我医境的作风。不说就不说是了。”

    打断沈正的,不是别人,正是殇。

    殇依旧是那么的动人,人已到,声音也随之响起。

    可见殇的速度是何等的快。

    “殇先生!”沈正见到来人,似乎极为的惊讶,慌忙作揖道。

    “无须多礼。离,怎么样,这两个小家伙,你可是探查好了?”殇问道。

    “这个娃娃比那个女娃娃好多了,上古幻境指尖上的舞蹈,大师兄一定喜欢。”离耸耸肩道。

    从殇出现到现在,离从没有问过,为什么不再问沈正的背景。只是好似再说意见极为寻常的事情,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先前的咄咄逼人。

    一时间,沈正也是有些摸不到头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对方不问,自己也就顺着台阶而下。

    “唉,幻境,都是幻境呢,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幻境的力量竟是如此的普遍了,当年的幻境之力那是需要极强的机缘,才能够侥幸得到一二,现在这怎么都是幻境呢?”殇皱眉道。

    “怎么?你探查的那两位也是幻境?”离吃惊的道。

    “不,准确的说,同样是男娃娃的幻境厉害,还是传说之中的九尾狐的力量呢,比这个指尖上的舞蹈更为的可怕,而且,即便我挣脱了之后,他都没有受到一丝丝的伤害,如此的话,你可明白了,是何等天赋?”殇旁若无人的说道。

    “九尾狐,我去,你是不是不让我活了?我傻呀?怎么可能相信你,要知道,九尾狐幻境,即便是师父都是难以对付,你能够逃脱?师姐。不是师弟我嘲笑你,你根本就做不到好么?那时何等恐怖的力量你,应该知道,不要瞎说好么?”离沉声道。

    “灵元波动过于剧烈了,这对治疗没有好处,你好好的治疗,那个九尾狐还没有完全的成长起来,但是却真的极为恐怖,要不是那个小家伙察觉出我没有恶意。我真的没有办法出来呢,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殇沉声道。

    “魅狐?”离医境不知道该如何自己的心情,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殇,眼中闪过一丝戒惧。

    “这种事情是随便就可以说的么?你个笨蛋?这还有别人呢?”殇恼道。

    这个时候,似乎两个人才想起这位的存在。

    “沈正什么都没有听见!”

    “姚某人也什么都没有听见。”这个时候,隐藏的姚家那位也自知不能够躲下去了,这都到了这个份上,自己若是再不出来表态,那么自己的性命危已。

    眼前的这两位可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一个个那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尤其他们身后的那位,那才叫实力,那才叫势力呢,整个大陆上敢单独叫板医境的存在,基本没有。

    虽然不知道这一次的两人到底是为何而来,但是看这架势,也是知晓此次二人所来,所求绝对不低,想到这里,沈正二人的神情都是微变,毕竟未知的才是最为恐怖的,不管如何,今日之事,绝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彼此对视一眼,都有着一种忐忑的感觉。

    “上古的力量么?没有想到隐藏的实力竟是如此的恐怖。”这就是此刻沈正二人心中最为确切的想法。

    “两位,我们今日所言,皆是一些秘密,而且,我也要明确的告诉两位,我医境之人将会以最快的速度,覆盖此大陆大部分密境。

    天机将变。两位都是聪明人,沈老军师,你也应该知道,这其中到底掺杂着多少的秘辛,所以,今日所言,你二人切不可妄传。

    而我们之所以要让你们知晓,是奉师尊之命。

    师尊说,守护着三个小家伙的存在都是一些绝对的强者,虽然我们也不能够看出两位的深浅,但是师尊之命,决不可违。

    灵迹将现,我们不能够随时守护在天之骄子的身边。

    而你们将一直守护着彼此的小家伙,所以,一切就交给你们了。

    一旦灵迹开启,那么我们医境之人将放开一切限制。

    至于他和他们将会遇见什么。便不是我们所能够知晓的了,所以,一切的一切就拜托两位了!”殇沉声道!

    “这一点,请殇先生放心,我二人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这一点,还是能够分得清的,只是不管日后如何,希望殇先生不要将我的信息泄漏出去,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沈正沉声道。

    “嗯!师尊也是方才传音,对于离先前所做之事,还望沈正老军师,不要介意!”殇恭声道。

    “那就好,此地必将再度掀起波澜,如今,你们医境之人出现,也让的此地的事情会出现些许的正轨,此次的事情,我们会保密!”沈正郑重道!

    “老军师,师尊让我告诉你,此次事情若是能够完美解决的话,那么最后的时候,师尊老人家会前往前辈所在之地,亲自拜访,也算是一尽感激之情!”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