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锦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31本章字数:3175字

    “师尊还说,若是此次沈正军师在这里的话,必然要将这个东西交给军师,师尊说日后你会明白的。但是务必要等我们离去之后,老军师才可以打开!”殇说着,便是拿出一个锦囊,交到了沈正的手里。

    锦囊通体白色,隐隐间,泛着些许淡淡的金光。

    不仅仅如此,在接触到锦囊的那一瞬间,沈正竟然感觉到自己的灵元有些抑制不住,似乎要被锦囊吸入其中。

    但是沈正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否则的话,也不会被殇如此看重了。

    也就那么一瞬间,沈正灵元微微波动了一下,那种奇怪的感觉便是尽数的消散。

    “雷公,电母,你们不需要如此,在一定程度上,我一直在关注你们,如今无幻之境即将开启,你们若是留在这里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切记,如果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万万不可以乱了方寸,你们明白么?

    无幻之境所存,是绝对强悍的幻境力量,若是心智不坚,那么很有可能会让你们的信心受到绝对的打击,心智不坚,那么将会永远陷入无幻之境,我之所以让电母在此时顿悟,并非是无意为之。

    只是因为我不确定你们的决定,你们若是真的打算留在此地,那么电母此次的顿悟就是必须的,这不是什么虚话,而是因为你们必须要这样做,有些事情,不是我说说就可以的。

    顿悟的力量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抵制无幻之境,你们一定要小心,若是不留下,就赶紧离开,免得陷入其中!”小天沉声道。

    “我们留下!”二人齐声道。

    “那好,那么藏在后面的人一定要小心了,此次的事情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必要时,你们要撤出去,否则后果自负!”小天皱眉道。声音之中带了几分的冷意!

    小天的这句话说的极为的突兀,一时间,雷公的神情变得极为的凝重,毕竟自己二人在这里已经这么久了,却一点点都是没有发现别人,如此的话,说明什么?对方的修为是要比自己要高上一个档次么?

    这样的话,目的又是为何?

    尤其小天的语气不善,证明来者不一定就是自己的阵营的,但是要不是自己阵营的话,那么所谓的究竟是什么?

    似乎能够猜出雷公的心思一般,小天嘴角带着笑,如是道“对方也不是什么邪恶之辈,但是也不是我们阵营的,只能够说中立的存在。你不需要担心。”

    “是!”现在的雷公算是对眼前的小天佩服的五体投地,对方隐藏的那么久,自己还是没有发现,即便是小天点出了有人,可是自己呢?依旧是一无所获。

    如此的话,自己与之相比,差距是何等的巨大。想到这里,雷公的神情更加的恭敬,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这一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极为有效的。

    “那么不知道,二位是不是打算出来呢?”小天皱眉道。

    “世子既然都发话了,我们若是不出来,岂不是有些太不给世子面子了。当今世界上,敢不卖世子面子的,少之又少,但是绝对不包括,我们兄弟二人。”就在小天的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

    雷公的身后,则是显现出两个少年,其中一人身着红衣,嘴角含笑,乌黑的头发无风自动,一身红衣着身,却丝毫不显得妖艳。肩头有着一只红色的狐狸!

    一人一身白衣,只是不知道为何,衣袖格外的长,将手臂完全的藏起,包括手指,说话的就是白衣人。

    二人出现的那一瞬间,雷公的神情瞬间变得无比的难看,因为在这二人的身上,雷公感知到的是根本就不弱于小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位来此,定是为了无幻之境了?”小天耸肩道。

    “世子所言极是。我们二人若不是为了无幻之境的话,那么怎么可能会出关呢?传言,世子利用无幻之境竟是将上官继龙给降服了,如此的话,可是有些门道了。

    而世子更是派手下将信息传达给我们,我们若是再不出关,岂不是太不识抬举了。”红衣人道。

    “凌罚兄言重了。凌罚兄,沈铎兄,让二位出关也是迫不得已,毕竟,身为幻境的存在,实在是太恐怖了。

    无幻之境,小天纵然可以施展,但是终究也不完善,今日让二位出来,所谓的只有一件事,帮助我救人,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些困难,但是有一点。希望二位明白。

    今日你们所做的事情,是对你们有绝对的益处的,这一点,小天绝对不会骗二位,至于二位是不是要赌,那么就看二位了。”小天笑道。

    “老军师,你说我是赌还是不赌?”凌罚忽然摇头道。

    “喂喂,凌罚,老军师是我的人,好不好?老军师,你说我赌还是不赌?”沈铎皱眉道。

    二人声音落下,在二人的身后出现一个灰衣老者。

    老者方才出现,二人竟是同时微微弯腰。

    这还不算,小天见到老者的那一瞬间,眼中满是诧异,看着老者,竟是行九十度的鞠躬礼随后方才起身,“见过前辈。”

    “孺子可教,赌!”老者淡淡的说道。

    “多谢前辈!”小天再度恭声道。

    “老军师?”沈铎明显不相信老者竟是答应的如此的痛快,别人不知道,沈铎可是对这位的脾气一清二楚,他若是不想做的的事情,即便是你磨破了嘴皮子也不可能让的这位松口。

    但是现在呢?这是什么情况,一向是被誉为铁公鸡的存在,今日是抽风了么?怎么可以答应的如此的爽快。

    本来沈铎还打算敲诈小天一笔的呢!

    “以你们后辈的福气开玩笑,我不敢,我也不能,身为沈家的军师,凌家的客卿长老,我不敢,真的不敢,所以,只能够赌!我甚至不能够有一丝丝的迟疑对么?”老者如是道。

    “不知道前辈名号?”自老者出现之后,小天的目光就未曾转移过,一直在老者的身上,甚至忽略了其余二人的存在。

    “君谋者沈柏!”老者淡淡的笑道。

    “原来如此,难怪在前辈的身上察觉到了翎羽的味道,如此,倒是正常了。”小天沉声道。

    “世子倒是厉害,我今日未曾佩戴翎羽,世子竟是可以嗅到,当真是厉害。”老者如是道。

    “那么就拜托了!”小天微微作揖道。

    “放心就是了,假使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我会亲自出手,这两个小家伙不及世子,怕是会给世子徒添麻烦。”老者微微笑到。

    “那就有劳了。”小天再度作揖道。

    “嗯,世子放心去吧!”沈柏手中多了一把羽扇。

    小天眉头微皱,但是社么都没有说,身形微抖,便是直接消失在原地。

    “老军师,什么叫我们不及他,他既然把我们兄弟二人叫来,就证明他需要我们。”凌罚沉声道。言语之中满是不服气。

    “若是一开始,我也以为他需要你们二人,但是当他说出翎羽二字的时候,我便是知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沈柏看着下方的小天,双眸微眯,拳头微微握紧。

    “老军师的意思是说?”沈铎眉头微蹙。

    “没错,此子的心机深沉到如此地步,已经远远不是你们可以比拟的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沈家,凌家之外,知晓翎羽的存在,寥寥无几,敢如此明目张胆讨论翎羽的,更是少之又少,此子的身份远远比你们想象的复杂。”沈柏皱眉道。

    同一时间,手指白玉剑的小天,周身的闪电已经几乎把他尽数的包围了,不仅仅如此。此时天上的乌云也是达到了一种极限,随时都有要沉下去的架势。

    “无幻所在,乃是幻术的至高点,所存在之地,天地色变,法则更改,时间变换,空间掌握,彼此相互纠缠,但是却相互辅助,所为乃为施法者利益最大化。

    今日吾以世子之名,施展无幻之境,只求空间所变,时间所限,皆为救人一命!”小天神情严肃,一字一顿的说道。

    而随着每一个字的落下,此地的空间之力都是会浓郁到一种极限的地步。

    闪电的愈发密集,并没有让的小天心生胆怯,与之相反,此时此刻的小天嘴角带着一丝丝的笑意。

    只是脸上的笑容,丝毫不能够掩饰小天的紧张,胸口的剧烈起伏。呼吸的越发急促,无一不在证明着小天的心情。

    “碎白玉,呈无幻!”小天低喝一声。

    随着声音的落下,小天手中的白玉剑顿时碎裂成无数光华!

    白玉剑碎裂的那一瞬间,周遭的空间瞬间变化。

    围绕着小天周身的所有的闪电,尽数的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一处简陋的茅屋。茅屋所在,是一片竹林。

    整片空间只剩下漂浮在半空中的晶木。

    茅屋的门应声而开,走出一位绝色美女,女子身着白衣,步伐轻盈至极。

    身形几个斗折,便是到了晶木的面前。

    眉头微蹙,轻声呢喃道“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这不应该呀,就算是灵魂之力到底极限的冲击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这其中为何还夹杂着属于黑暗之力的气息,这种气息好纯净,实在是恐怖呀,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能够达到这种地步,只希望不是那位才好,不然的话,我可就救不了他了,不过小家伙也是笨的不行,自己的力量那么纯净,压制就好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