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怎么回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0:32本章字数:3007字

    离的声音尚且带着几分气馁。

    “我和你探查到的基本上不相上下,但是那位的出现,绝对是师父都不愿意提起的事情。

    但是无奈,这气息实在是太明显了,即便是我不说,那些老家伙也一定知道,只是不知道那位现在怎么样了。

    听师父曾经说起那位的事情,并且在师父的记忆之中获得了一些的图像和一些模糊的声音片段。

    今日重新组织起来,我是不相信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任何人的质疑。不过这样也好,那位出现了,或许可以在短时间内震慑一些宵小的存在,也免得师尊那么费神。

    不过,总的来说,今日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了。这样就足够了,只是不知道现在师父怎么样了,一定伤心死了。做出了如此大的让步。”殇说完,还下意识的向着远处的虚无之地看了看,嘴角泛起一丝弧度,却看不出这到底是为何!

    “我们走吧,沈正老军师,今日的事情,希望不要告诉这两个小娃娃,先前,你的小少主本来已经好了的,只是你看见的那位强行进入他的识海,控制了他的身体,对此造成的破坏,可不是我们能够管的了的了。

    这是你们的事情,希望你自己可以处理好!姚家的那位,虽然我知道你不愿意搀和到这世俗之争之中。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愿意就可以避免的了。所以,我奉劝你一句,既然已经进入了这不可避免的世俗之战之中,那么就不要再试图躲避,那样对你,对我,对大家都不好。

    你心中既然愿意守护这个小丫头,那么日后,你绝对会因为世俗之力,命运之力而再度搀和其中,既然如此,不如放下心中的一些不必要的杂念,好生的感受这世俗不一样的力量吧!

    离,我们走!”殇淡淡的说道,看着姚清,美眸中掺杂了一丝其他的意味。

    说着,便是与离消失在这一片空间。

    但是三秒之后,二人又重新出现了,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在二人的身后多出了一个虚幻的人形。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季!

    季出现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到沈枪的身边,手缓缓按在沈枪的胸口。

    浓郁的灵元缓缓的注入其中。

    “咳咳!”沈枪剧烈的咳嗽起来。

    季对着姚清和沈正微微点头,便是与之再度消失在这里。

    “这三位果真一位比一位恐怖呀!”沈正淡淡的说道,声音之中可谓是五味陈杂!

    先前自己还为自己知道自己的家主来到这里感到沾沾自喜呢,接下来,便是被这二人将自己心中所有的喜悦尽数的冲开,留给自己的是无尽的震惊。

    相比于沈正的失态,此时的姚清倒是淡定到了极点,双眸微眯,走到姚卿的身边,扶起姚卿,手按在了姚卿的背上,眉头微蹙,带着几分的漠然。

    灵元缓缓注入到其中。

    沈正见状,也是急忙扶起沈枪。

    不多时,二人便是都清醒了过来。

    “姚清伯伯,先前是怎么了?我怎么?沈枪,沈枪没事吧?”姚卿慌忙的问道,目光环视,见沈枪也是清醒了过来,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眼中多了一些什么,也少了一些什么。

    “小姐,接下来不管你们遇见什么事情,我们都不会出手相助,你们需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去解决遇到的麻烦,若非生死危机,我们绝对不会出现。

    只是属下还是想问一下,你们接下来走的方向是要追着那两位小主么?”姚清的声音之中不带有一丝丝的情感。

    就好像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沈枪,我们是要追着他们走,还是走另外的道路呀!”姚卿没有立即回答姚清的问题,反倒是对着沈枪喊道。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欣喜之意。

    “我们自是要跟着他们了!不然的话,我们去哪里!?此次我们的目标和他们一样,都是为了寻找那个所谓的天才少年。

    既然情报说他会出现在这里,那么我们自然是要跟着了。这种事情你也要问我,你是猪么?”沈枪毫不客气的说道。

    姚清闻言,欲要发作,但是却被姚卿制止了。

    “姚清伯伯,沈枪没有恶意的,你扶我起来!”

    姚清眉头微蹙,但是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表示了,缓缓的将姚卿搀扶起来。

    姚卿走到沈枪的面前,本想说些什么,可当看见沈枪那沁出血的手指的时候,眼中多了几分的晶莹。

    缓缓的抓住沈枪的手。

    “喂,你做什么?”沈枪斥道。

    说着,便是要将手抽回,但是无奈姚卿抓的很死,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任由眼前的这个本应与自己有很大仇恨,或者说很大敌视的少女抓住。

    只是虽然抽不了手,可是沈枪的眉头还是仅仅的皱起。

    姚卿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块手帕。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沈枪手指上的鲜血。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险些让沈正松开沈枪,会因为作为沈家人,沈正很清楚,自家的小少主,对自己修长的手指是多么的重视。

    那是属于他的力量的源泉。

    在沈家,即便是沈家家主也是不能够碰他的手指的,可是如今,这是怎么回事?

    让自己家族敌对的存在触碰。

    沈正不由的暗呼:这个时代的娃娃实在是那个啥啥了。

    “沈枪,你一个男孩子,怎么手和女孩子一样,这么细,手指甲还这么长?”姚卿说这句话绝对是无意的,因为从始至终她一直在细心的擦拭着沈枪的手指。

    却没有看见,此时沈枪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可是看见姚卿那么专注的神情,沈枪到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什么都没有说。

    阴沉的表情渐渐散去,沈枪的眼中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柔软。

    任何人在专注的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都是极美的一幕。此情此景也就应了这样的一句话吧。

    而沈枪似乎也是被姚卿的专注所带动,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似乎心底的某一处被触动了一般。

    沈枪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么看似极为朴素的一幕,却成为了他日后心中最重要的东西。

    也在日后他遇见心魔之誓的时候,成功的救了他,当然这都是后话,权且不提。

    似乎不愿意在破坏眼前的这一幕,姚清和沈正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笑意,近乎在同一时间,二人的身形同时消失在原地。

    二人似乎太专注了,即便是沈正他们消失,沈枪二人都是没有察觉到。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流过。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姚卿终于擦拭完了,抬起头,却看见沈枪那极为专注的眼神。

    那泛着泪光的眼中所传出的是极度的伤感。就是那么一瞬间,姚卿便是沉浸其中。

    不知不觉,姚卿竟是进入了沈枪的识海之中。

    而这也成为了姚卿一辈子都不愿意释怀的存在,也是因为此,她看见了属于沈枪自己的秘密。

    只是这机缘巧合,让的姚卿付出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当然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迷茫中,姚卿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便是到了一处山清水秀之地。

    姚卿走在那羊肠小道之上,环视四周,只觉得一切真的好陌生,陌生到,此时的姚卿心中多了一丝惧怕。

    但是当着一丝惧怕浮现出的那一瞬间,姚卿的脑海里面却浮现出沈枪的身形。

    “呸呸,我怎么可能会想起他,那个苦瓜脸,都不如我小师弟长得好看,我怎么会想起他呀。

    小师弟呀,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真是的,也不知道给我传个信,你难道不知道你世界我为了找到你,现在来到了一个连地名都不知道的一个破地方么?”姚卿碎碎念。

    脚下也不闲着,四处提着那小石头,似乎这样能够发泄一下她心中的怒气一般。

    “你们做什么呀?不要动我的儿子,你们让开呀。”就在姚卿胡思乱想的时候。却隐隐约约听到女子的哭泣。

    “娘亲,娘亲。”而接下来的声音则是让的此时让的姚卿的身体微微颤抖。

    因为这个声音姚卿很熟悉,正是沈枪。

    再没有半分的迟疑,姚卿小碎步立即向着声音的源头而去,就是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紧张沈枪,只是这个时候,姚卿的内心已经很是焦急,脚下的速度也是越发的快了起来!

    寻因而去,在转过了一条小路之后,姚卿终于看见了声音的来源地。

    那是一处破旧的茅草屋,周围也仅仅只有那么一个小小的茅草屋罢了。

    篱笆边上,是一个身着麻衣的女子,紧紧的抓着一个小男孩,而在二人的面前,是三个青年壮丁。正在拉着小孩要脱离女子的怀抱。

    “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你家的孩子若是到了我们主人那里,日后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你知道么?你现在就是在断送你儿子的前途。”为首的一个青年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