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狐假虎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3本章字数:1947字

    冰寒彻骨的天儿,还是擦黑的,地上却是一片耀眼的白。乾清宫外头的空地广场上,几个小太监正拖着扫帚在清扫路面。

    一个有些虚胖的圆脸太监拢着手在一旁督着,一面哈着白气一面喝着:“兔崽子们,都给我利索着些,蒙古的贵主们就要到了,还不赶紧着点儿!”

    说着他顺势上前几步,抬脚朝离他最近的小太监屁股就是一脚,嘴里骂骂咧咧的嫌他慢。

    周围的太监只得更加用了蛮力,地上的雪被扫得呼哧呼哧的,飞扬起来差点迷了那圆脸太监的眼。

    他正要再发作,却听见有三两脚步声传了过来,忙睁大眼睛,见两个宫女一前一后慢慢走来,后面那个还撑着伞,便眯着笑迎了过去。

    “给梅香姐姐请安。”他匆匆打了个千,堆笑道:“这么一大早的您怎么就亲自来了呢?也不怕被冻着了。”哈着腰作势要伸手去掸梅香裙角上的落雪,一脸的讨好殷勤。

    谁不知道这梅香是太皇太后宫里的宫女,虽然太皇太后宫里的宫女多了去了,但任何一个稍微能管点事的都是他招惹不起的。

    当今万岁爷对他的祖母敬重到不行,后宫里面最尊贵的不是万岁爷的亲娘,也不是惠妃荣妃等万岁身边的老人,而是这个历经三朝,大名鼎鼎的孝庄太皇太后!

    当然,孝庄太后此刻还不叫孝庄,那是她死后的谥号。

    梅香一脸鄙夷的瞧着,心知他只是做做样子,绝不敢真的把手伸到自己裙子上来,还是厌恶往后挪了挪,面无表情的说:

    “赵三宝,怎么都这会子了,还没把这雪弄明白呢?是不是想叫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亲自来督着,否则你们就不愿使力对么?”

    那赵三宝一听,这脸吓得几乎跟那雪一样白,忙打颤着说:“姐姐快饶了奴才吧,奴才就是死也不敢受住这话。”

    梅香不理会他,放眼去扫了一圈那几个小太监,十分嫌恶地便说:“你的人也太会偷懒了,多打上几板子,人便勤快了。”

    赵三宝一愣,眼角瞥了那五六个小太监,倒不是他赵三宝心疼这几个小的,只是经过了这个寒冬,他手底下的人死的死,病的病,能动能干活的实在不多了,要是再打趴下几个,难道叫他亲自拿扫帚上阵么?

    梅香见他没有立即应下,微怒道:“怎么?难不成你赵公公还舍不得打了?这雪不扫干净,叫蒙古王公怎么顺利走进来?若是耽误了太皇太后的事,你赵公公一个人来担待?”

    “这……”赵三宝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冒出来了,吞了吞口水道:“梅香姑娘要打他们,奴才也不敢护着,只是这大冬天的不好养伤,还求姑娘心疼心疼这些兔崽子,日后奴才一定叫他们先紧着孝敬姑娘您!”

    她眼神一利,提了嗓子喝道:“谁稀罕你们的孝敬!奴才嘛,都是这命贱的种,不听话了,懒怠了的只管打,就是死了也不可惜。”

    说得好像她自己不是奴才一样。

    他们两方正在僵持着,都没留神我就站在汉白玉栏杆上倚着身子冷眼看着这一切。

    紫禁城里面的不平事太多,就算我有圣母玛利亚的心,也没那本事次次路见不平,可眼皮子下面那个叫梅香的丫头字字句句都言及我,我可不想因为她的缘故叫这些小可怜们在心里诅咒我。

    便忍不住大声说道:“姑娘你有这个闲工夫,不如多找几个人过来帮着扫地,蒙古王爷进来不就顺顺当当了吗?”

    我指着面前这一片空地说道:“再说叫这五六个小孩清扫这么大一片地方,也是难为了他们。”

    说话间底下所有人都齐齐仰头看了上来,此刻东方既白,霞光慢慢落在我身上,梅香先是一愣,随即指着我扯着嗓子喊道:“打哪里来的狗奴才,敢在这里指手画脚!”

    我心里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我身上穿着的男装因为星夜兼程已经被我弄得污秽了,而我的亲兵刚刚也都被我支开去找水来给我喝。

    额……

    进京之前,父汗特意停下军队在北京城外安营扎寨,为的就是洗去舟车劳顿,体体面面的过来参拜他的嫡亲堂姑妈,当今太皇太后。

    而我,父汗的小女儿,尊贵的科尔沁公主,任谁都想不到的趁父汗不注意,带上几个亲兵,连夜奔进了这紫禁城。

    有父汗的令牌,加上我的一口流利的北京话,叫守城门的护军轻易信了我随意编造出来的使者身份,进紫禁城竟然比想象中顺利得多。

    那么问题来了,我这土生土长半点不带假冒的纯正的博尔济吉特公主,从来没有走出过科尔沁草原的少女,怎么第一次来北京就能说一片流利京片子呢?

    猜对了,因为我是浩浩荡荡清穿者中的一员!

    我左右望了望,见底下只有着七七八八的太监和宫女,也没放心里去,笑着拱手糊弄道:“姑娘别见怪,我看今天天气好,便出来随意走走,顺便看看有没有要帮忙收衣服的,没曾想就撞到了各位,也实在是对不住啊!”

    我正要糊弄着寻故离开,却见那梅香倒八字眉挑得老高,看样子是恨不得将我身上的肉活活撕咬下来。

    “赵三宝,给我抓住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梅香细长白皙的指尖直指向我,当下我心头一愣,自从穿越过来,敢这么对待我的人,从小到大几乎没遇到几个,反应过来,我不由得好笑,竟站在那里任她来抓。

    赵三宝面上犹豫着,心里虽然犯着顾忌,但终究不敢拂梅香的意思,还是硬着头皮带人小跑过来拿我。

    大约赵三宝心里也奇怪得很,我既不害怕惊慌,也不四处躲藏,就这么站在雪地里,嘿嘿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