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离别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3本章字数:1067字

    父汗眼中显现一丝薄怒,让我立即冷静下来,暗暗后悔此刻竟生出不该起的奢望,若被父汗看出来,沙尔斯今后会有怎样的遭遇,我不敢想象……

    片刻,父汗笑着再次摸摸我的头,这回我呆呆站着感受到他雄厚的手掌拂过我头上的珠翠,听他笑道:“我的傻姑娘,你怎么会是一个人。”

    他开始提步朝前,“至于沙尔斯,他的身份也不适合继续留在你身边了,这里是大清后宫,不是咱们的科尔沁王宫,你若实在想要侍卫,待找机会我去为你跟皇上求来就是。”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我急忙跟上,大殿的侧门被吱呀一声的打开了,外头的冷风强灌而入,让我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我看着这空荡荡的屋子,想起自从进京之后父汗的种种变化,终于明白从现在开始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只做无忧无虑的小孩了,我的幸运时光开始也一去不返。

    父汗离京的这一天,我获准盛装送他,我站在太和殿汉白玉砖雕刻的五爪金龙前,我的身后站立着肃容的八旗将士军官,彩旗蔽空。这几乎叫我有种错觉,这场面并不像是送别,而像示威。

    父汗大约也同我的感觉一样,说起来自我入宫之后,康熙还没有正式召见过我,尽管他此刻就站在我身后的人群中央,正默默的看着我。

    父汗再次抬手摸摸我的额头,我强制忍耐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滑落,父汗的眼中终于现出以往我熟悉的宠溺和怜爱。

    他放开手,转身走到康熙面前,握拳单手弗胸,郑重行礼道:“皇上,现在冰寒彻骨,小雅体弱不堪长途跋涉,臣将她留下,待来年春暖花开再来接回,还望皇上恩准。”

    康熙体格健硕,目光如炬,听完很自然的看了我一眼。

    只这一眼,便叫我生出惧意,只听他心领神会的笑道:“雅公主深得皇祖母欢心,朕也盼着她能留下,爱卿尽管放心。”

    父汗的腰弯得更低了,康熙还伸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父汗跪别康熙,经过我身边时,只深意的看了一眼,脚步并未做停留,很坚决的踏下台阶,跨马而去,独留我一人在原地痴痴望着。

    我看见沙尔斯在父汗的亲兵中间,他胯下的白马仿佛能读懂主人的心意,也迟迟不愿决然离去。

    我知道我眼中已含满热泪,却不愿意眨眼,我要把沙尔斯这英俊多情的模样深深印在脑子里,永不抹去。

    我继续住在太皇太后寝宫,没有了父汗的保护,我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这位并不熟悉的姑奶奶。

    好在,她对我的确很好。

    最艰难的这几天,苏麻拉姑看出我心事重重,宽声安慰我,“公主别想太多,长生天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公主生来尊贵,只要好好的把心放宽,长生天一定不会让公主受委屈的。”

    我原打算深呼吸几次,将这些委屈暂时从心头摆开,可她一说话,我心底强压的委屈像大河开闸一样倾泻而出,心里压抑不住泪水夺眶,像个孩子一样抱着苏麻的肩头大哭起来:“姑姑,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