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夜话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3本章字数:1008字

    深夜,孝庄在被窝里面清咳了两声,苏麻忙举灯过来询问,两人说了几句话后,孝庄睡意全消,便由苏麻服侍着坐了起来。

    想到齐齐塔雅娜,孝庄便问:“那丫头怎么样?听说这阵子不大愿意进食?”

    苏麻将床边三盏油灯全都点上,光线明亮了不少,她放下灯台便坐到孝庄床边,隔着被子替孝庄揉腿。

    “也是难为雅公主了,这么小的年纪。”

    孝庄长长叹了一口气,近年来她是感觉自己身子骨越来越不济,夜里时常睡不着,有时睁着眼睛天就亮了。

    这一生也是历经坎坷磨难,得享极致富贵,为爱新觉罗家鞠躬尽瘁了一辈子,看着康熙越来越贤明,这天下也越来越太平,孝庄心里舒坦得很。

    要说唯一的遗憾,怕也就是科尔沁了。

    汉人有句话叫落叶归根,孝庄近来的记忆思绪总飘落在儿时辽阔的草原上,驰骋着烈马,天空还有飞鹰盘旋。

    那是一段多么痛快酣畅的时光。

    “科尔沁的姑娘也不是容易娇气的,我看着丫头身上有种倔强性子,跟我年轻时倒是有些相像。”

    孝庄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她起了谈性,便叫苏麻脱了鞋子偎在被角窝里面陪她说话。

    苏麻陪伴孝庄的时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长,在这宫里早就没人敢拿她当奴才看了。

    饶是这样,苏麻还是斟酌着说道:“奴婢看着也觉得是,只是不知道皇上是怎样觉着的,毕竟这后宫里头也有不少蒙古庶妃在那里摆着,皇上看都不看一眼,咱们可别耽误了雅公主的终身才是。”

    孝庄也沉思起来,康熙对蒙古还是有些忌讳的,轻不得重不得。可打压和安抚并用,是大清对待蒙古诸王的一条根本国策。

    平心而论,康熙待科尔沁也算尽心,科尔沁是恩赏公主和财物最多的部蒙了。

    “你提醒的对,我也是该去问问皇帝的心意了。”

    苏麻笑了笑,孝庄知道苏麻心里想的什么,便笑道:“你也别笑话我,你是知道我的,我对吴克善哥哥一家心中有愧呀!”

    苏麻低头笑道:“都是些陈年老黄历了,您也该释怀了。当年吴克善王爷犯错被顺治爷惩罚的时候,您说后悔没求情,可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情若要去求,可得怎么求呢?”

    孝庄点点头,用被角擦了擦眼睛,颇为惋惜的叹道:“谁叫他当时犯的是谋逆罪呢,虽然事后查清是一场误会,也复了他的爵位,但他死的那样年轻,必定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

    苏麻见孝庄越发伤感,忙哄道:“好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那会子的亏欠,咱们现在全补给吴克善王爷的亲孙女雅公主,咱们尽最大的可能,让她在这里过得快快活活的,不就好了吗?”

    孝庄这才笑了。

    两人又说了些别的,外头的天色渐渐蒙蒙亮了,苏麻问过孝庄后,便吹息了蜡烛,起身出去唤人来伺候孝庄梳头穿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