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阿哥们的比赛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4本章字数:1132字

    御花园里头还是一片肃容,所有的精致仿佛都是一个颜色,灰灰的石头,灰灰的树干,连水面上的倒影都是灰灰的。

    这样更显得空地上那群穿戴得花花绿绿的阿哥们越发惹眼了。

    当然这群男孩子中间还夹着个小姑娘。

    也不知道最先是谁出的主意,大概是嫌天气冷,上书房里的炭火把屋子熏得又太闷,就想着到外面活动活动筋骨,于是才有了御花园一景。

    阿哥们的游戏其实也单调的很,概括起来就射箭,骑马,抽陀螺,还有布库。

    起初我还不知道布库是什么,穿越过来之后才晓得这就是摔跤的意思。

    满人和蒙人相对汉人来说,比较爱好勇斗狠,大概是原生长地的缘故,环境太恶劣了,冰天雪地的,又时常有野兽出没,没点狠劲活不下去。

    而汉人就幸福得多,气候环境摆在那里,物产也足够丰富,于是就有了上层建筑:之乎者也and鄙视一切外来蛮夷。

    结果鄙视来鄙视去,把自己的祖产都给鄙视掉了。

    事实证明,光会摇头晃脑的念孔夫子是绝对不够的。于是自清王朝入关以来,从未松懈过培养皇子体力方面的锻炼。

    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身为皇子必须要会摔跤和抽陀螺。

    朝廷上武官说话往往也比文官有分量得多。

    这点结论我是从父汗身上总结出来的。他在京城走了一圈,宴请他的,给他送礼最多的不是跟他关系近的满蒙大臣贵族等,而是汉人文臣。

    平日里他往京城送礼,也大多是给武将的礼物要比文官的厚上三分。

    于是我就知道了,在康熙年间,至少是从现在起往前,文臣混的不如武将。

    其实想想也有道理,现在天下局势是大环境趋于稳定,小范围还处于动乱,比如西北的噶尔丹,是全蒙古民族的噩梦。

    在科尔沁有的阿妈就拿噶尔丹的名字来吓唬不听话的小孩。父汗这次来京城,必定也跟康熙说了噶尔丹的事情。

    三藩也是前两年才刚刚平息,好像现在还在打台湾,还有南明小朝廷,朱三太子什么的。

    总之形势是不那么太平,武将的地位比文臣要高,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目测这几个娃娃中,三阿哥的陀螺抽的最好,抽的陀螺型号也是最大号的,像西瓜那么大的,他挥起马鞭撇撇的抽,抽的小脸红扑扑的汗直流,看他欢快的神情,像是这颗陀螺一会就能给他抽到天上去了,他身边的小太监也是高兴坏了,手握拳头眼睛放光,一脸自豪的。

    大阿哥估计也能抽得好,但更喜欢指导弟弟们抽,他这边停一下,那边留一下的,时不时握着小弟弟的手,替他抽两鞭子,把陀螺抽得转起来了就放手让他自己来抽。

    没见到太子的人,不知道哪里去了,事实上我也没什么机会跟太子来个照面,如果太子不留心的话,说不定还不知道有我这号人。

    本来还以为四阿哥会自持身份,不屑于玩这些小孩子的把戏,哪知道他也玩的起劲,本来远远的在其他地方抽,见三阿哥抽的好,便把陀螺往三阿哥跟前抽过来,也不知道是要故意挤着他还是想要存了心跟他一较高下,总之是三阿哥慌忙护着自己的陀螺避让,这抽得正好呢,万一不留神挥错一鞭子,那可就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