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孝庄病逝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4本章字数:3012字

    一屋子嫔妃里里外外的跪着,我跪在佟佳氏的身后,神情有些恍惚。这场景是如此惊人的熟悉,连同这极端的空洞感都无比熟悉。

    我害怕的蜷缩起来,我看了看周围,想找到一个可以依靠并给我支撑的人,比如康泽木的肩膀,但她是没有资格进入寝殿里来的。

    连那些小阿哥们也要回避到珠帘以外,里面除了近身女眷之外,只有康熙一个男人。

    也许只有在危难无助的时候,才显得出男人的重要,我知道要不是康熙在这里镇着,这些女人心里都有个忌讳,或许早哭乱成一团了。

    现在她们只敢小声的抽搐,或许真情,又或许自身。

    康熙开口了,“皇祖母,你的手这么冰冷,孙儿让人给你再加一床被子吧。”

    如今已经是五月的天气,孝庄身上盖了三层薄被子,几乎要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还要加?

    我不等孝庄做出反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站起来走到床榻前对康熙说道:“皇上,姑奶奶并不觉得冷,她现在只是不堪重负。”

    说着不理会康熙眼里的惊诧,很迅速的抽出了最外面的那一层桑蚕丝被。

    就像是遥远而又模糊的那一幕,我有多么想掀开我身上负重的被子,却无能为力那样。

    康熙怒道:“你在做什么!”

    我不抬眼看她,依旧整理被子,还说:“皇上放心,姑奶奶不会冷的。”

    康熙伸手死死抓住我的手腕,双眼暴红,神情逼人,对我此刻的大不敬行为十分恼怒。我看见佟佳氏原本要上前来求情,见到康熙这样,也不敢开口了。

    我并不是一时冲动,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便康熙要对我治罪我也要这么做。

    很快,听见孝庄似乎仰着帐子长叹一声,“现在舒服多了。”

    她感觉变得迟钝,人世间的一切都成了包袱,当然不会感到寒冷。

    康熙眼中的惊诧变成了不可思议,他放开我的手腕,转而去看孝庄,孝庄脸上的笑容似乎比刚刚更加畅快了些,这才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但眼中仍有薄怒。

    我刚想府身退下,孝庄却转动眼珠子望着我,康熙连忙道:“你等等,皇祖母似乎有话要对你说。”

    我赶紧转过身去跪在榻前,伸出已经背康熙抓得发红的手腕,握住了孝庄的手,泪珠又狠狠滚落下来。

    我真的很舍不得她,老天可不可以不要取走她的性命?或者,像对我的优待一样,也给她第二次生命可不可以?

    她现在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只是直愣愣的望着我,我无法参透她眼神里面的含义,只知道那里面肯定有怜惜,不舍,宠爱,还有担忧。

    她吃力的伸出另外一只手朝康熙,康熙立刻双手接过握住,她紧紧握着我们两个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康熙,紧接着,她脸上出现无比轻松的神情,像最最单纯可爱的孩子那样,充满童真。

    她最后吃力的说:“……要好好的,好好的……”

    突然,她双手同时从我们手中滑落,重重摔在床榻上,我失色惊呼了一声,随即晕倒过去,我耳边立刻嘈杂起来,哭声震天,我好想感觉到我被人抬了起来,接着便没有了知觉。

    等我从昏迷中惊醒过来,一时恍惚又以为回到了深冬,因为窗外是一片缟素。

    慈宁宫几乎乱作一团,佟佳氏带着四妃里里外外张罗布置着,还是显得有些慌乱。

    孝庄是得急病病逝的,虽说在此前内务府也预备过孝庄的身后事,但突然之间还是有些措手不及的。

    内务府在本朝也办过几场丧事,如孝康章皇太后,孝诚仁皇后和孝昭仁皇后。但此次去世的是历经三朝的孝庄文太皇太后,葬仪规格的程度在后宫绝对应该是空前绝后,光照搬先例肯定是不行的。

    好在灵堂梓宫很快就布置好了,礼官奏请康熙,康熙下旨辍朝二十七日以视哀悼,且全国一年之内不可婚假娉娶,男子百日不得剃头等。

    我披麻戴孝,面不施粉在跪在灵堂,手几乎是机械性的烧纸钱。殿里还有好多同我一样装扮的嫔妃,她们个个哭的梨花带雨,看得我见犹怜。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哭也能哭得这么楚楚可怜,一个两个是这样,那也算天生丽质了,但所有的人几乎无一例外的全哭得这么美丽动人,这叫我不得不怀疑她们是发自内心的想哭,还是只想哭给别人看的。

    或许,只是为了哭给他一个人看的。

    一天都没有吃过东西,我的胃有些不舒服,在这么一群矫揉造作的脂粉堆里更加叫我反胃不舒服。

    突然我的身子猛的朝前一倾,连忙用手捂住了嘴,手中纸钱的余香稍稍止住了我内心的恶心感,但这样下去非得失态不可。

    我站起来朝旁殿走去,康泽木刚刚也已经赶了过来,端了一晚姜茶让我喝下。

    还是康泽木了解我的心思,灵堂里面森冷森冷的,我们又全都跪在地上,虽然垫了软垫,还是抵挡不住体内的寒气。我原也是想不到这些的,闻着咸辣味的姜茶香,感激的看了康泽木一眼,她略笑了笑,忙蹲身下来替我揉膝盖。

    我左右看了一眼,把杯子递给她,说:“别揉了,叫人见到不大好。”这里毕竟是大庭广众,而且人人都在力图表现,我不去跟风也就罢了,再不避讳的做些这个,只怕会叫人抓住小题大做一番。

    再者,我也实在没有心情顾忌到自己的状态。回想入宫这大半年时光,孝庄对我的种种疼爱于偏袒,此刻都浮现在眼前,而她骤然离世,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在她身边侍奉一碗汤药,心中实在有愧。

    我的眼泪又泛了出来,未免叫人见到笑话,便快速用袖脚拂去。

    “别人都在灵堂哭,偏你一个人只躲在这里,可别太伤心了。”

    也许太过沉浸于悲伤,我竟然没有觉察到身后不知道何时已经有了人,康泽木也应声而起,连忙扶起我,朝来人行礼。

    “给太子……”膝盖还没有弯下去,手臂已经被太子扶起,此刻他距离我已经很近,温和道:“别拘着,现在是非常时期,能免就免了吧。”

    我只好谢过太子重新坐下,顺带抽回手臂,诧异着为什么太子能够进来这内眷的地方。

    他似乎看出我的疑惑,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下,说道:“皇阿玛担心皇贵妃太过劳累,叫我过来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我“哦”了一声,找不到其他的话题,空荡荡的殿堂,十分肃静,我的思绪又被悲伤笼罩,只想要如无旁人。

    父汗把我丢在这里,如今姑奶奶也离开我了,今后在这空空的皇宫里面,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康泽木给太子上了茶之后便退在我身后站立着,太子似乎有心想要打开话匣,也许是我太冷若冰霜始终未得。

    他终究还是小孩子心态,即便伪装的再像一个大人。我想他此刻内心也十分难受,他的亲奶奶离世。别的小阿哥可以躲在额娘的怀里撒娇求安慰,他不能。

    我望了望他,清俊的脸上果然愁容布满,下颚已经隐约有些胡渣了。

    正准备开口说话,却见一行人挑帘子进来,待看清楚来人,我连忙扶椅子站起行礼道:“皇贵妃娘娘。”

    佟佳氏快步走过来亲手扶起我,“原来你在这里,可叫我好找。”说完,她才注意到方才越过的太子,笑道:“原来太子也在。”

    太子说明来意,佟佳氏便垂眼做出抹泪状,说:“有劳皇上费心了,这是我应尽的本分,目前一切礼仪有条不紊,还请太子转告皇上,别叫皇上担忧才是。”

    太子尊了声是,便看看我们两人,告退了。

    佟佳氏扶着我一同坐下,先是好言宽慰了一番,然后才说了来意,“皇上开了金口,让你一同去天坛为大行太皇太后祈祷,三日之后便要出发,你且准备一下吧。”

    “去天坛?”我有些吃惊。虽然我初来乍到不大了解这里的规矩,但却是知道一般后宫女眷无法自由出入宫廷,除非奉旨。而天坛这样神圣的祭祀场地,女眷绝难涉足,康熙却叫我同行,究竟是什么用意?

    我注意到佟佳氏眼中难得一现的酸味,再想到她这些日子以来也算竭力操持,难道她不去天坛吗?

    我没有傻到要问出口来,只是点头称是,佟佳氏便笑着握了我的手,叮嘱道:“这两日你一日来灵堂两次就够了,别太劳累,听皇上说这次祭天祈祷,他决意步行过去,你可要仔细些自己的身子。”

    说着她还满腹同情的伸手摸摸我的脸颊,心疼道:“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已经瘦了,可怜的人儿。”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佟佳氏说话做事都这么滴水不漏,我却很难真心的喜欢上她了。

    她太渴望好名声了,然而假的总归是假,即便伪装得再真也徒劳。